紫色战旗

第719章 天空战记九十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空战记九十

我们一起朝着指挥所走去,路过瑙闪亮上尉那个编队的停机坪时,我们只见到3架飞机而不是4架。

“瑙闪亮呢?”

“被击落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在想:该向科拉夫大队长说些什么呢?我实在无法再沉默下去了,往后依旧这样打下去是不行的呀。

我来到指挥所跟前,只见集群副司令瑙科将军,他与我们那位飞行员同姓氏,正同科拉耶夫团长并排站在一起,我报告过此次战斗出动的结果以后,就退到了一旁。

我只说了我们这个16机编队都干了些什么,其余的事情我全未涉及,这倒并不是因为我胆怯,我想,既然瑙科将军知道我们是以小机群去对付敌人的大规模空袭的,那我再去说它不是多此一举吗?

显然,目前这种战术是受我方空军兵力不足这个因素制约着的,既然我们的飞机数量不如苏联的多,那我们就应当哪怕是用连续巡逻的方式给我军地面部队以鼓舞,使他们感到他们并不是孤立无援的也好啊。

“雷金少校,你为什么气乎乎的呀?”瑙科将军问道,关心人总是能够打动人心的,尤其当这种关心来自高级长官的时候,他离开科拉夫中校朝我走过来,等待着我的回答。

“再也不能这样打下去了,将军!”

“你对什么事情不满意,就说吧!”

这样,我就把想了好久一直憋在心里的那些问题,以及那些长期压在心头使我苦恼不堪的事情,全都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我不满意的是,我们至今还在试图叉开五指伸出巴掌去打敌人,现在不是单打独斗时期了,而是1950年,将军,那个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你认为这个仗应该怎样打呢?”

“握紧拳头打!只能用拳头!而且要对准敌人的颧骨狠狠地打。难道我们就不能派出大机群飞越前线去截击敌轰炸机机群吗?我们何必非要死死地钉在战场上空,象一群蜜蜂一样,兜着圈子嗡嗡叫呢?再说,四机编队能顶什么用呢?”

“你别激动,你详细说一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瑙科将军一边心平气和地说着,一边叫我走近些。

我把压在心头的一切,全都抖搂出来了,也说到了我对带队长机飞行员瑙闪亮上尉不幸牺牲这件痛心事的看法,随后,又说到战术问题和最有利的射击距离问题上来。

事实上,在敌轰炸机大机群到来之前,苏军派到前沿上空来为轰炸机机群扫清道路的每一个战斗机机群,都拥有至少40,50架飞机,护送轰炸机大机群的大批敌战斗机随后也都赶到战场上来。

我们采取的是什么样的对策呢?出动四机编队!随后再派上一个16机编队——所谓加强兵力!这样的力量对比与其说是未免太可笑,真莫如说是未免太可悲更恰当些,既然我们知道敌人在这一带前线投入了那么多架飞机,那我们就不应该允许他们在任何一次出动中得以炫耀他们的数量优势,一次也不能允许!如果我们认为应当这样做,那我们就必须派出大机群投入战斗。

我无从知道瑙科将军当时对我有何看法,可是,我却知道,瑙科将军在同我这个飞行大队领队参谋谈话时是和善的,我们谈得投机。

我在这清静的绿色林带边缘的小路上对瑙科将军说的那些话,对他来说,显然都不是什么新鲜东西,最多只能是在某种程度上补充了他原有的想法,他始终没有说什么,他会把我们谈到的那些东西带回集群司令部去吗?这我是不得而知的。

第二天早晨,最先派出去执行战斗任务的是我这个机群——依旧是一个总共只给4架飞机的小机群。

科拉夫大队长对被召集到指挥所里来的所有人高声说道:“要一直呆在克雷姆斯卡亚上空!绝不能让一枚炸弹落到我们自己人的头顶上。都听懂了吗?”

我们都异口同声地答道:“听懂了!”

在我们朝着飞机走去的路上,我对僚机组的长机飞行员列奇洛上尉说:“咱们不要在克雷姆斯卡亚上空等待敌人的轰炸机,咱们飞得远一点到前面上迎它们去!”

列奇洛上尉惊异地望着我,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完全明白深入敌区去作战意味着什么,然而,他更懂得这样做能取得更大的战果。

在云层这个背景上显现出一批飞机来,我根据这些飞机的外形断定,这是敌人的轰炸机,这一批敌机显然是朝着克雷姆斯卡亚飞的,因为我军从这里突破了敌军的防线。

我们太走运了,敌轰炸机完全没有战斗机掩护,敌人的战斗机显然先走了一步,现在他们正在前线上空寻找我们呢,在前线上空与我机遭遇,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遗憾的是,这一次他们可失算了,那好吧,我们就是要钻你们的空子,干净利索地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敌轰炸机的九机编队,一队接着一队地飞来,真象是在参加检阅,大概这些家伙以为他们离目标还远着呢,谁会到这里来找他们的麻烦呢?

好吧!我下令攻击,随即推机头俯冲下去,我选定了非常有利的进入角向敌机群逼近,预计,当我从敌机群上方掠过时,我能够连续击中好几架敌机,照我的想法,机关炮的长连射,准会象一串利剑,剑尖必定依次刺中几架敌机,这种经过多次空战检验的攻击方法,我现在刚好用得上。

我按下射击手柄。只见一架无法马上改变飞行方向的敌机,一头撞在我射出去的一串炮弹上,猛一翻身,就坠下去了,另一架敌机,也正拖着一条长长的烟带,走它的最后一段路程,这架敌机也吃了我的炮弹!我只赏给它几发,它就支持不住,太不禁打了。

又有一架敌机从我的瞄准具里一闪而过,算它走运,随后,敌机一架接着一架地从我的瞄准具里疾速超过,我怀着对敌人的无比仇恨和全部消灭敌人的强烈渴望,一次又一次地发动攻击,开炮。又一架敌机起火了……我朝后看了一眼,只见这架敌机也掉下去了,我继续在这一群妄图在几分钟后稳稳当当地有步骤地向库班大地投弹的敌机上空飞行,继续寻找战机。

敌机群的队形混乱了,在后头跟进的轰炸机,见前头的9架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地起火下坠,全都慌作一团。真是慌中出错,他们竟把炸弹全都甩在他们自己地面部队的头上了!这一群胆小鬼,慌忙掉转机头,降低高度,利用低空做掩护,狂奔而逃,敌机近半百,却被我们这4架飞机打得七零八落!

我转弯以后,见那几架我军战机正在扫射从我下面飞过的敌机呢,敌机已经被我们揍下去5架了,对那些尚未飞到这里的敌机来说,前景也不妙,他们定然会掉转机头缩回去的,我们一边追击敌机,一边注意观察空中情况,敌战斗机可能会赶来,果然,他们从东方飞来了。

敌战斗机在数量上比我们多好几倍。他们分成两个机群,从左右两侧向我们扑来,这时,列奇洛上尉和他的僚机抢占了优势高度,随即对敌机群发动强烈攻击,粉碎了敌人两面夹击的企图,有列奇洛上尉如此默契的配合,我们就不怕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

我们一边勇猛地对敌机群发动迎头攻击,猛烈地做急跃升动作,一边朝着我方地区撤退,在我方地区的前沿上空,大概会有我们的友邻飞行大队的机群,他们会支援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