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0章 天空战记九十一

第七百二十章 天空战记九十一

天气突然变色,乌云满天,雨季到了,看来,我军地面部队也不得不因此而中断进攻,克雷姆斯卡亚依旧在敌军手里。

在讨论战斗总结时,飞行员们都异口同声地说:实践证明,小机群作战是行不通的,必须出动大机群到前线的远接近地上空去截击、消灭敌轰炸机。

没过多久,令人异常高兴的事情终于降临,我军高级司令机关把两个战斗机大部队派到我们这一带前线来了,而且他们装备的还都是崭新的F-10B式高速战斗机呢。

在增援的大部队到达以后的那些天里,塔曼上空一直平静无事,我们飞行大队的任务,主要是掩护夜间完成侦察任务后一清早就返航的老式侦察机,不过,说实话,掩护这种任务可真不过瘾。

在这一段不很长的平静时日里,我记得,只有一次出动是不寻常的。

当时,科拉夫大队长把我叫到一旁,打开地图,说道:“你带领八机出动,在这个机场上停着一架我们的F-10B式飞机,无论如何要把它摧毁。一个四机编队压制敌人的高射炮火力,另一个四机编队去完成摧毁这架飞机的任务。”

“是,消灭它!”虽然我对这项任务异常迷惑不解,我还是接受下来了,我们的新式飞机怎么会落到敌人的机场上去呢?大队长对此未做任何说明。

我们这个八机编队利用云层做掩护,隐蔽地飞临指定地区以后,立即朝着敌人的机场飞去。使我不解的是,在这个机场上,竟连一架飞机也没有。

当我返航后向科拉夫大队长报告时,他愁眉苦脸地说道:“魔鬼藏起来了,现在我们可不能只顾一头了,苏联人想用我们的飞机来偷袭我们呢。”

他说的这个情况,我认为必须认真对待,我不是也飞过敌人的米格战斗机吗?敌人显然不会把那架F-10B上的紫色睡莲花涂掉。

当天吃晚饭时,我终于听说我们这架崭新的F-10B战斗机是如何落到敌人的手里去的,说起来,这件事可实在荒唐可悲。

我们的F-10B战斗机大机群,从远东往库班这边飞,每一个小机群都由一名熟悉前线各机场情况的飞行员引导,当机群快要飞到罗斯托时,一个小机群遇上浓密的低云,迷航了。

这个小机群的飞行员发现下面有一个很大的机场,他们就以为这必定是罗斯托机场,于是,准备着陆,在两架飞机已经落地以后,不知是谁,从空中一眼看见机场上停着一辆涂有红十字标志的苏军汽车,还有苏联士兵,其余飞机达才停止着陆,掉头朝着我方控制地区飞去。

落了地的那两个飞行员,也很快意识到自己落入敌人的魔掌,一个立即起飞了,另一个却没有来得及……

我能想象到这位误投罗网的飞行员的心情,他兴冲冲地奔赴前线来,却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

这架神秘的F-10B式战斗机,会不会在我们这一带前线露面呢?

有一次,在指挥所跟前,我见到一位高大挺拔身穿毛皮飞行服头戴飞行帽的素不相识的飞行员。看样子,他是在等什么人,从外貌和气概上看,我猜想,这准是一位很大的长官,于是,我尽量避开他,走进了地下掩蔽部。

可是,当我从地下掩蔽部里出来的时候,他却发问道:“你是雷金少校吧?”

“是的。”我一边敬礼,一边答道。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裤子上有将级军官镶条。

“仗打得怎么样?”他一边向我伸过手来,一边问道。

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位将军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而且,仗打得似乎不怎么顺利。

“我叫萨未江。”他自我介绍说。

原来,他就是到我们这里来的那个战斗机大部队的长官啊!刚一来到前线,就亲自出战,这怎能不使人由衷敬佩呢!

他开始向我打听敌人的动态,我们的战术,以及我们这个飞行大队的作战情况,很快,在我们四周就围满了飞行员,有我们大队的,也有随同萨维未江将军一起来的,谈话越来越活跃,多少只手在舞动着,比划着飞机的各种动作。

萨未江将军细心地听着我们这些前线战士讲的话,后来,他说:“这太重要了。我们一定要召开一次会议,专门研究现代空战的战术,到时候,我们还要请你们各位勇士给我们介绍经验呢。你们不会拒绝吧?”

我们飞行大队的飞行员,都对萨未江将军产生了好感,我不由地暗想:这才是真正的指挥员呢,他多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而又头脑清醒啊!他识人,他善于倾听别人出于战胜敌人的愿望而提出来的任何建议。

近期内,萨未江将军无暇召集全体飞行员来研究我们的战斗经验了,敌人为了夺回他们在梅斯哈科角地区丢失的阵地,已经插入进攻,双方在地面和空中同时展开了激战。

在我们的飞行地图上,小地这个地方是用细细的红铅笔道标示着的,我们飞行员都知道,这个地处叶尼塞河河边,从空中看上去很不显眼的泥沙地段,曾经染满了我军战士的鲜血。

库尼科中校率领的部队--第406机步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才把它从敌人手中夺回,至今仍然牢牢地掌握在我军手里,这个登陆场谈不上具有多么重大的战略意义,但对敌人的精神威胁却极大,敌人总觉得这是抵在脊梁骨上的一把刺刀。

敌人转入进攻,我们飞行员肩上的担子既重大又艰巨,一方面,我们必须从空中妥靠地掩护坚守小地的部队,另一方面,还必须保证我方轰炸机集群和攻击机机群顺利地对敌军进攻部队发动突击。

大清早,我们出动28架战斗机为两个轰炸机机群护航,他们是去突击集结于梅斯哈科山谷的敌步兵和坦克的。

我带着我的僚机组掩护一个轰炸机机群,林卡格少校率领着他那个中队掩护另一个轰炸机机群。

在接近地的上空,我们与敌米格战斗机遭遇,林卡格少校立即带领他那个中队投入战斗,我觉得无此必要,只须把敌战斗机赶跑就够了,绝不能丢下轰炸机机群不管,因为我们另有专门收拾这些家伙的战斗机机群。

我们的轰炸机顺利完成投弹任务以后,就要从这里转弯返航了,我加强了对空监视,因为敌游猎战斗机最喜欢在我机转弯时发动偷袭,正在这关键时刻,轰炸机机群却反而显得有些松散,有的轰炸机甚至落在后头了。

我朝着从空中一眼就能看得见的阿纳帕机场方向望去,只见机场上空烟尘滚滚——敌战斗机正在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