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1章 天空战记九十二

第七百二十一章 天空战记九十二

此时,空中出现了好几个敌轰炸机机群,他们正朝着我们这个方向飞来,飞得和我们一般高,这个机群可太大了!这么多轰炸机带的炸弹数量是够惊人的,要是全都投在坚守小地的我军战士头上,那……我的心都揪起来了。

你们这一群野兽休生妄想,那是办不到的!我不顾一切地率队发动攻击,我们如同狂风一般,直扑敌先头机群,对准敌机猛烈开火。

我们的一个攻击机机群在与敌轰炸机机群遭遇以后,也投入战斗。霎时间,敌我双方的飞机在空中搅作一团,空中不断出现烟火与金属碎片搅和在一起的烟团,敌机终于顶不住了,胡乱丢下炸弹,掉头逃去。

我们的攻击机也停止射击,收拢在一起,编好队,准备返航,我数了数,一架也没有少!要是能够这样安然无恙地返回机场去,那就太好了!但是,敌人的战斗机就在附近,真正的考验刚刚开始。

转弯时,我们的两架轰炸机掉队了,怎么能丢下他们不管呢?他们比不得编队严整的机群,他们是无法招架敌战斗机的攻击的。

我注意观察着空中情况的变化,果然,两架敌战斗机,正从下方向我们这两架掉队的轰炸机逼近。看来,敌人是瞅准这个可乘之机了。

我立即迅猛半滚倒转俯冲下去,咬住一架敌机,我的僚机也对另一架敌机发动了攻击,死死盯住我轰炸机的敌战斗机没有察觉我们飞来,现在,敌我双方谁死谁活,那就看各自的飞行速度和空战技能了。

这架敌机已被我的瞄准具光环套住,但是,它已经向我们的轰炸机开火了,我愤怒已极。“来吧,你这个混蛋,也吃我一串炮弹!”炮弹对准敌机飞去。

看来,我打的比敌人打的更猛烈,更准确,我们的轰炸机若无其事地继续飞着,而这架敌机却立即下沉,不那么情愿地翻了个身,就栽下去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架敌机,敌人的飞行员也许会跳伞吧?不,来不及了,眼看着就要掉进大河里去了,河面上腾起浓烟,水面上的大圆圈越来越大,敌机完蛋了!

我赶上自己的轰炸机机群,他们已经飞到陆地上空。尽管敌我双方共几十架战斗机正在附近激战,可是,我们的轰炸机却都象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那样安然自在。

总得小心在意才是啊,当然,现在敌机无暇顾及我们。他们全都被我们的战斗机缠住了,再过几秒钟,敌人的处境就会更糟,我们的战斗机大机群已经在不远处露面了。

返场落地以后,我狠狠地批评了林卡格上尉一顿,他不是新手,他完全懂得轰炸机是不能没有战斗机掩护的,尽管我方所有的飞机全都安然无恙,而且林卡格本人还击落了一架敌米格战斗机,但是,我仍然无法容忍他的错误做法。

当天晚上,科拉夫大队长把全体飞行员召集到一起,按照集群司令部通报的情况,布置了新的任务,我们的任务依旧是掩护轰炸机去突击集结于梅斯哈科山谷附近的敌军。

只要侦察机一发现敌有生力量和军事技术装备的集结地区,我们的上级司令部就立即派出飞机去,这样高的行动效率和如此紧密的配合,是令人高兴的。

我们这个16机编队负责护送由两个九机编队组成的重型轰炸机机群。

刚离开机场上空,我的僚机飞行员奥特少尉不知为什么落在后头了,新式飞机的发动机时常出故障,它的怪毛病,我是清楚的,出了故障如不及时落地,发动机就会停止转动,甚至起火。

奥特少尉是新飞行员,我叫他立即返场落地,可是,他决意不肯回去,叫我相信他的飞机没有出问题,年轻人血气方刚,理智往往驾驭不了行为,他很少执行这种任务,机会难得,他死活不肯返航,当然,他一定想到了,如果他返航,只剩下我一个人那该有多么困难哪。

快要接近前线时,奥特少尉的飞机冒烟了,这时,我严厉命令他停止执行任务,说实在的,从人道方面考虑,我是很同情他的,他是多么积极地投入到战斗中来的呀,他多么渴望着替亲人们向敌人讨还血债呀!可是,我不得不严令他返航……

在采梅斯上空,飞机,黑压压的一大片,铺天盖地而来,我方的轰炸机大机群和攻击机大机群,也都在那个高度上飞行,我第一次见到我方出动这么多飞机。

我们的轰炸机把队形收紧,继续朝着目标前进,我不再去想奥特少尉了,我想,他早就该到家了。

当我们的轰炸机机群飞临指定地区上空时,敌战斗机试图破坏我机对准山谷投弹的行动,但是,敌机发动的进攻,都被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击退。

轰炸机投弹以后,依旧朝着河上飞去,准备在那里转弯,敌战斗机又从高处向他们扑去,克科上尉带着他的僚机反击敌机的进攻,我则截击正在朝着落在后头的轰炸机猛扑的两架敌战斗机。

我没有僚机了,一个人对付两个狡猾的苏联飞贼是相当不易的,敌机射来的炮弹不止一次地擦着我的飞机座舱掠过,不过,我终究比我的两个对手略胜一筹。

我一通齐射。一架米格-15-2型敌战斗机当即起火,向大河坠去。

我在返航途中心想:要是带上奥特少尉一起来参加这一次空战,那该有多好啊!以后一定要带上他,让他也在向敌人讨还血债的战斗中立战功。

我落地以后,见停机坪上没有奥特少尉的飞机,机械师说他还没有回来,他,我的弟兄,现在在什么地方呢?他出了什么事?我打电话到处询问,可是,毫无结果。

我心焦得彻夜无眠,我从来也没有象现在这样焦急不安过,昨天他向我说的话,尤其那些感动得我不得不带他参加此次艰苦战斗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耳边回响。我记得,当他再也找不出一条象样的理由来说服我带他出战时,他终于既委屈又激动地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的身世不容我呆在机场上啊!”

第二天早晨,电话铃响了,关于奥特少尉的下落终于报来了,不知是谁,只听得声音低沉,悲切地通知我们说--中华军第16飞行大队的飞行员奥特少尉的遗体,已经埋葬在库班镇外,他在返航途中被敌游猎战斗机击落,他从起火的飞机里爬出来乘伞降落时,被敌人射杀在半空中!

我悲愤已极,气得发疯,我甚至连想象也没有想象过,敌人竟然会如此残忍地对待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敌机被我击落的不少,我多次眼见他们的飞行员跳伞降落,可是,我却从来没有产生过要把他们射杀在半空中的念头。

敌人对待我们的弟兄实在太残忍了!我下定决心,从今以后,他们休想得到我的怜悯,我也绝不宽饶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