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3章 天空战记九十四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空战记九十四

在空军前线总司令部这里我们得知,我们的轰炸机和攻击机,都将采取大规模行动,这样,他们就能组织起来有效地进行自卫,我们战斗机也就无须还象以前那样去保护他们了。

现在的空军前线总司令部掌握着足够数量的战斗机,不仅有能力派出大批护航战斗机,而且能使前沿上空始终保持一定数量的飞机,能把战斗机派到前线接近地上空去截击敌轰炸机机群。

“从前是敌人强迫我们接受他们的意志,而现在呢,他们不得不被我们的战术牵着鼻子走。”伍思想将军强调说,“难道敌轰炸机在尚未飞抵目标以前就把炸弹胡乱丢下了事是因为他们的炸弹太多了吗?不是的!这是由于他们丧失了数量方面的优势,对自己的力量越来越丧失信心的结果。我们的任务是,把主动权彻底夺回到我们手中来。”

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脱口而出--对!来。当总司令谈到飞行技能在空战中的作用时,我很想在这个会议上说一说我个人的想法,谈一谈战术问题,以及我们战斗机飞行员所忧虑的事情。

让我发言了,我在发言中,顺便说到我不同意规定战斗机在我军部队上空巡逻时必须严格保持规定飞行速度的命令。规定的飞行速度太小了,束缚使了自己的手脚,在发生空战时,难以迅速爬升,抢占有利高度。这样的巡逻条件不符合现代要求,我列举空战实例来证明我的结论。

接着,我又谈到我们关注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被战斗机飞行员击落而坠毁于敌占区的敌机不能算作战果?这必然会引出一条荒谬的结论:下达的任务是深入到敌防御纵深去寻敌并歼灭之,但又不承认这种空战的战果。看来,很多飞行员都不愿意离开我军控制地区去作战不是没有原因的。

随后,其他飞行员也发了言,伍思想将军聚精会神地听着,有时还往自己的记事本上写一些什么。

会议开到下午结束,我们都预感到,近日内,前线将会突发重大事件,我们都相信,从今以后,将会更重视飞行员们的作战经验,上级司令机关将会重新审查关系到作战成败的各项命令。

我在向空军总司令告别的时候,向他转达了奥菲上尉的请求。

“他能当得了战斗机飞行员吗?”伍思想将军犹疑不定,问道。

“请把他交给我们飞行大队可以吗?我可以帮助他改学战斗机。他极想当一名空中战士。有志者,事竟成。他一定能学出来。”

“那好吧,我不反对。不过,你要记住,少校,在他尚未学成以前,可不能急于同意他参加空战。”

我回到机场时,见奥菲上尉正在地下掩蔽部跟前走来走去,不住地吸着纸烟。

当他迎上前来时,我说道:“你为什么心神不定呢?快准备把你那个工作交出去吧。”

“是真的吗?”只乐得他眉开眼笑。

“总司令同意放你。”

“谢谢您,太感激您了……”奥菲上尉高兴得不知说啥是好。

他亲自驾着教练机把我送到飞行大队,在飞行中,我一边观察他的动作,一边心里暗想:这个人真够刚强的,这是多么可贵的品质啊,当我由此联想到我军内部人与人之间真正兄弟般的良好关系时,心中顿觉春天般的豁亮。

自从在空军前线总司令部开过那次会议以后,常有各报社的记者到我们飞行团来采访,从前这些人到我们这里来主要是采写战绩,而现在呢,他们对战斗机的作战经验,尤其对新战术,更感兴趣。

有一次,在同一位记者交谈中,我详细阐述了我对现代空战战术的看法,还讲到前不久在哈萨克大平原上空与敌战斗机格斗的经过。

没过多久,《纪事报》就刊出一篇大块文章。文章作者把--高度-速度-机动能力-火力这个战斗机克敌制胜的公式明确地提出来了,后来,这个公式迅速传开。

不断有关于空战技能方面的小册子、传单和宣传画发送到我们飞行大队来,我们总是细心地研究各个战场上优秀飞行员的经验,使之成为我们的武器。

4月28日,我接到一道命令,叫我立即率领两个飞行中队转场到某轰炸机部队驻扎的机场去。

“你去协助他们作战。”大队长向我交代了任务。

我朝着飞行员那里走去,我养的那条小牧羊犬,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它是一位当地居民送给我的,我们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小眼镜蛇,它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我,成了我的忠实朋友。

现在,我不得不把它留在波波维切斯卡亚机场上,大概我的小眼镜蛇,从我那急匆匆的脚步上,从我那紧张的表情上,感觉到我现在已经无暇顾及它了吧,它总是寸步不离地跟定我。

它跟着我跑到飞机跟前。直到我爬上机翼时,它才突然从比它高得多的飞机跟前跑开,我驾着飞机向起飞线滑行而去,它却一动不动地蹲在我原来停放飞机的地方,直到我上上升到很高的空中以前,我见它始终蹲在原地不动。

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我们才飞到轰炸机部队的驻扎基地,这里显得异常平静,轰炸机顺着跑道整齐地排列着,也许是轰炸机的严整队形和如此平静的气氛,促使我要在轰炸机面前显示显示我们战斗机的优越性吧,我命令机群着陆,而我自己却向高处飞去,准备随后以最大飞行速度从指挥所所在地的地下掩蔽部顶盖上掠过。

我一边疾起俯冲,一边暗想:要想显示战斗机的优越性,只是飞得低,那还不够味儿,于是,我就在紧贴着地皮飞行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肚皮朝天的极惊险动作。

我的飞机肚皮朝天从机场上空轰鸣掠过,当我把飞机改出来时,突然闻到一股烧焦了东西的气味儿,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是油管起火了,烟已经钻进座舱里来,怎么办?我急忙转弯,切线加入起落航线,准备着陆,飞机终于及时落地,一大群人急忙赶来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