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4章 天空战记九十五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天空战记九十五

第二天清晨,在这大举进攻的庄严时刻,我们的轰炸机机群已经飞向目标上空,对准了战斗航向,我朝上方一看,只见列奇洛上尉已经跟4架敌米格战斗机干上了,我只怕敌人的增援机群赶到,不过,今天,空中有那么多我们的飞机,德苏联看来是无力顾及我们这个机群的。

我们的轰炸机对准苏军司令部投弹以后,就转弯返航,我们正对着太阳出来的方向飞去,太阳刚刚露出地平线,显得又红又大,看上去也不觉得刺眼,只是不能看得过久罢了。

这时,空中突然出现一架单机,我迅速向轰炸机机群靠拢,我一眼就认出这是一架F-10B战斗机。

起初,我挺可怜它,心想:你这个可怜的孤儿啊,你是掉队了呢,还是被自己的战友甩掉了呢?可是,这架飞机不愿意过来跟我编队,却向轰炸机扑去,这使我立刻警觉起来。

我降低飞行高度,斜刺里朝着它飞去,这架古怪的F-10B依旧不改变航向,当我与这架飞机都离我们最后一架轰炸机一样近时,F-10B对我们的轰炸机开火了,随即拉起来逃去……

“敌人的F-10B!也许这正是原来曾经在塔甘罗格机场上停留过的那架飞机吧?”一想到这里,气得我火冒三丈,可是,已经来不及截击它了!

“列奇洛上尉,揍掉那架F-10B!揍掉它!”我对着送话器大喊。

列奇洛上尉听我这一喊,一时摸不着头脑,没有反应过来,这架F-10B乘机溜掉了,我们那架遭到攻击的轰炸机,依然正常地紧跟着机群飞行,我飞到那架轰炸机的上方,心里还在想着那架F-10B。

几天前,这架神秘的F-10B就曾经在空中出现过,当时,我们正在与掩护轰炸机的敌战斗机格斗,我们都紧贴云底飞行,原在法捷上尉8机编队中作战的特鲁德上尉,找不见自己的飞机,就奔我飞来,紧接着又来了一架单机,待它飞得近了,我才辨认出这是一架F-10B式战斗机。它径直地对着我飞来。

“我是自己人,我是自己人。”我急忙提醒驾驶这架战斗机的飞行员。

它离得越来越近了,我急忙掉转机头,好让它从有标志的那一面看清紫睡莲标志,可是,这架飞机对此竟毫无反应,这时,我不得不猛向一旁闪开。

当它从我身边掠过时,只见炮弹壳从它的机身下连连坠落——这个家伙向我开炮了!在离我们不太远的地方,有一群敌米格战斗机,这架F-10B就朝着苏联飞机所在的方向逸去。

直到这时我才断定,这架向我们进攻的F-10B,正是我们打算消灭在塔甘罗格机场上的那一架,如今,我又遇上它了……

我们落地以后才知道,敌的这架F-10B打伤了我们那架轰炸机上的空中射击员,由谁去消灭这个飞贼呢?如何消灭它呢?

我们返回自己飞行大队的驻地,全大队的战斗机,全都在天上跟敌人拼呢,战斗一直也没有停歇过,我向科拉夫大队长报告了我那架飞机正在轰炸机部队驻扎的那个机场上修理,报告了关于那架神秘的F-10B的情况,随后,我请求科拉夫大队长把他那架闲得发慌的飞机借给我用。

“那你就用吧,让它也上天去散散心好了。”他也许没有想到吧,这一句戏言是多么辛辣的自我讽刺啊!

科拉夫大队长这架飞机差一点把我的命送掉,这架飞机与我那架不是同一批出厂的,这架飞机上的无线电接收机电门与我那架上的装得不一样。

我在返航途中遭到一架敌战斗机的暗算,我原以为飞机上的无线电接收机是接通着的,如果有危险,地面或空中其他飞机一定会通知我,因此,我才无忧无虑地飞着。

我的确收到了关于敌战斗机向我逼近的通知,不过,那通知是敌机用炮弹向我发出的,而且是直到炮弹向我飞来的最后一瞬间我才收到的,我发现敌机已经逼近,急向一旁闪去,这才得以幸免于难。

从我来到前线的那一天起,我用的一直是第13号飞机,我在前面提到过。这架飞机在此次进攻战役的头一天就损坏了,可是,第二天傍晚,我就驾着它出动了。

当时,敌我双方都投入大量战斗机,于是,空中发生了一场大混战,不知是我的那个不大的机群找不见我了呢,还是我自己在混战中迷失了方向,反正我们这几架飞机都是单机返场着陆的。

“你们为什么都掉队了?”我问道。

“这一场大混战,简直乱得象一锅粥,分辨不清哪一架是你的飞机呀。”

“是不是因为飞机上的号码太不显眼呢?”

“的确不怎么显眼。”

我叫机械师丘金把--13描得大大的,让它跟机身一般大小,13在西方是一个不吉祥的数字,可是,我不在乎这个,我硬是驾着这架13号战机参加了解放克雷姆斯卡亚的战斗,而且揍掉了不止一架敌机。

从进攻战役的第一天起,我们就牢牢地掌握了战区上空的制空权,那时,敌人开始采用空中伏击手段,敌战斗机在高空游荡,伺机以突然攻击的方式偷袭我方掉队的飞机,两个优秀的飞行员奥特洛上尉和韦基上尉就是这样被敌人夺去生命的,在本场上空,法捷上尉也险遭毒手。

从此以后,我们不得不采取相应对策,也专门派出带着高空氧气设备的游猎飞机,我们的空中狙击手,很快就地使敌人放弃这种阴险的战术。

但是,在那些天里,夺取制空权的斗争明显地表现为十分残酷的大规模空战,而不是一对一地空中格斗,这样的大规模空战,从早到晚,一刻不停,而且逐步升级,恰如强劲的大风不断发展而形成狂暴的十二级台风一般,我们满怀信心,一步一步地夺得了制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