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5章 天空战记九十六

第七百二十五章 天空战记九十六

有一次,我带领一个八机编队出动去掩护我军地面部队,我们在罗西斯克以西,与敌人的3个大机群遭遇。

81架敌轰炸机,在10多架战斗机的掩护下、浩浩荡荡迎面飞来,我命令费奥多上尉率领四机编队去缠住敌战斗机,我这个双机组和列奇格上尉那个双机组攻击敌轰炸机机群。

我们居高临下向敌机群发动猛攻,我在首次攻击中就把敌先头机群的带队长机击落,使敌机编队立即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在第二次攻击中,我又揍下去一架,这架敌机裹着一团烈火向地面坠去,列奇洛上尉的双机组打得也很漂亮。

敌人失魂落魄,胡乱丢了炸弹,慌忙俯冲到超低空,四散逃命,我们又朝着第二个敌机群扑去,经过情形跟刚才大体相同,打敌**机群的场面十分壮观,干得十分过瘾,越干越起劲。

这时,耳机里突然传来上级命令:“雷金!雷金!我是老虎,敌机就在我们头顶上,你迅速赶来攻击!”

这是引导站在呼叫,我们必须立即赶到前沿上空去,我把8架飞机集合起来,立即朝南飞去,在我们身后,那些被我们击落的敌轰炸机,象一团团篝火,在地面上燃烧着。

在克雷姆斯卡亚上空,我们与12架敌战斗机遭遇,他们飞到这里来,显然是为他们的轰炸机大机群扫清道路的,可是,很遗憾,这些清道夫等待的那个大机群早就被我们揍散了。

我率领八机编队上升,随即以急风暴雨之势,向敌战斗机机群扑去,可是,敌机不接战,却慌忙向阿纳帕机场方向逃去,我们也不去追赶,因为我们的弹药和汽油全都快用光了。

此时,在我们右侧,又出现了两个敌容轰炸机机群,还有8架战斗机掩护。怎么办?我又率队发动攻击。

我准确地打出一个连射,就把敌先头机群的带队长机击落,我的炮弹全用光了,别人的弹药箱也空了,而敌机却在继续朝着前线方向运动。

于是,我下令:“靠拢!模拟撞击!”

我的所有飞行员当即理解了我的意图。是啊,从前,我们从未以机群规模对敌发动过心理攻击,可是现在,除此以外,别无办法。

苏军被我们齐心协力的猛攻吓破了胆,胡乱丢下炸弹,就俯冲下去,随即掉头逃跑,此时,我方另一个战斗机机群刚好赶到,我们可以返航了,我们完成了任务,8架飞机全都安然无恙。

5月5日,我军夺回克雷姆斯卡亚镇,可是,这一天,法捷上尉却没有回到机场上来!

苏联空军最终失去了在前线地区的空中地位,现在,我方的轰炸机机群和攻击机机群,开始对苏军的所谓蓝色防线发动大规模突击,战斗机也以大机群出动,到前线的远接近地上空去打击敌人。

敌军的增援部队正源源不断地向乌拉尔山脉这一地区开来,以加强他们的防御力量,看来,这里将要发生一场决定性的大会战。

5月8日这一天,我们的大炮全都沉默着,各个机场也都寂然无声。

第二大清晨,全大队人员都集合在指挥所跟前,腮边留着象法捷上尉那样大胡子的波格列布诺伊新任参谋长发表讲话,他谈到前线地面部队取得的胜利,谈到我们大队的飞行员的战绩。

我们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他讲法捷上尉的情况,派到法捷上尉飞机坠毁地点去的人,昨天夜里回来了,从他讲到的片断中,能够清楚地想象得出法捷上尉参加的那次空战的全部情形,能够把他牺牲前最后时刻的全部细节串连起来。从中我们了解到,法捷上尉驾着他那架受了重伤的飞机,在低岸地带,在芦苇丛上空,艰难地飘了一段路,随即消逝得无影无踪,低岸地带和芦苇丛,将永远不会吐露法捷耶夫牺牲之谜的谜底。

波格列布诺伊中校用洪亮的声音逐个宣布此次克雷姆斯卡亚争夺战中的英雄人物的名字,可是,他那洪亮的声音突然消逝,他的喉咙仿佛突然被什么东西梗住了,他低下了头,再也说不出话来。我们都知道是谁的名字堵住了他的喉咙!他的名字依旧在清新的空气中,在明媚的阳光里,回荡着。可是,人却不见了!

眼泪不住地从波格列布诺伊参谋长的眼角往下淌,我们也都默默地垂下了头,全体默哀——这是战士们在同自己的战友、弟兄诀别呀!

波格列布诺伊参谋长强抑着内心的悲痛,继续说下去。他讲到我们的不朽功绩,讲到乌拉尔联邦人民的悲惨遭遇,也讲到我们已经夺得了库班地区的制空权。

所有这一切,都是与法捷上尉的形象分不开的,他为人襟怀坦荡,开朗乐观,他坚信我们必胜,波格列布诺伊参谋长号召我们振奋精神,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为法捷上尉报仇,我无限怀念我那逝去的战友法捷上尉!

我总觉得,仿佛他依旧站在我的面前,他是一个魁伟的猛士,他秉性善良,待人真诚,心地纯洁,天真无邪,头脑机敏,精力充沛,他来到我们飞行大队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却在每一个人的心里留下不可泯灭的深刻印象。

我和他不仅一起从同一个机场上起飞去执行战斗任务,不仅同住在一个宿舍里、同桌进餐、共同探讨作战经验,而且,他是我最知心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