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6章 天空战记九十七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空战记九十七

记得,那是在马纳斯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时,每当我和玛雅丽之间发生误会的时候,法捷上尉总都能在说说笑笑之间,很自然地把我和玛雅丽揉合在一起,促使我俩推心置腹地谈心,迅速消除误会。

他还亲自把我和玛丽亚拖到当地照相馆去,把我俩安置在椅子上以后,就对照相师说: “请给他们俩照一张合影吧。他们俩!你懂吗……就是说,他们俩是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请快点给他们俩照吧!……”

每一个战友的心情,他都能体察入微,而且总都能找到恰当的话语来安慰战友。

当我得知法捷上尉也同尼基京上尉一样,连同身负重伤的飞机一起,掉在低岸地带再也找不见踪影的时候,我更感到我们共同经历的一切都更珍贵;不过,我有一个喜欢剖析自己的一切言谈举止的习惯,对别人也是如此。

所以,从法捷上尉牺牲那一天起,我就反复回忆他在空中和在地面的一切举动,寻找导致他牺牲的原因,因为任何事情的发生总都是有前因的。

法捷上尉的职务同我以前的一样,也是飞行中队长,不过,我比他年岁大些,飞得多些,击落的敌机也多,看待残酷的战争比他更严肃些,这,我是从生活经验和战斗经验中悟出来的。

作为他的战友和好朋友我总是尽力提醒他,劝导他,他在机场上空耍把戏之后是如此,遇到其他事情时也是这样。他总是愿意接受我对他的提醒和规劝的,并且表示再也不于这种蠢事了。

我们谈的那是重要的正经事情——战术问题,不可盲目低估敌人问题,生活方式问题等,可是,由于他年轻,他没有完全按照我的规劝和提醒去做,有时只凭着他那天生的血性硬汉所特有的品格行事。

在这战斗频繁的时日里,柳霞希望和她的丈夫法捷上尉多亲近一些,这无疑使他和我们这个和睦大家庭中的飞行员们接触得少了,平时,我们不仅总是在一起并肩战斗,而且在晚餐桌上也推心置腹地谈心,在宿舍里临睡前也总是在一起探讨每一次空战的得与失,谈敌机的作战特点等。

可是,这些日子以来,战斗的一天结束了,我们身边却少了法捷上尉。这不能不影响到我们的战斗作风。

法捷上尉最后那一次出动时,机群由我带领,我们是16机编队朝着前线方向飞的,当时,由于云层高度低,我就把法捷上尉的四机编队,也编到我们这个配合默契的队伍里来。我仍象往常那样,向敌后飞去,以便把敌轰炸机消灭在敌占区。当我们即将飞临库班河上空时,法捷耶夫开始向东离去。我叫他向我靠拢,他答应了。

可是,答应归答应,他却向更远处离我而去。他是一个有经验的飞行员,应当懂得双机不可脱离机群的道理,也许他觉得,他也是飞行中队长,为什么一定要服从我呢?也许因此他才力图完全独立活动,以表明他也会作战,无须我来指挥他。

在瓦列尼科夫斯卡亚镇上空,我们向敌轰炸机机群扑去,敌机利用云层掩护,正朝着前线方向运动,我们这14架飞机与敌机接了火。此时,法捷上尉早已远远地离开了我们,向东,朝着克雷姆斯卡亚方向飞去。

在那里,他的双机组与敌战斗机机群遭遇,他和鲁德特上尉个人必须对付12架敌战斗机,处境异常凶险,就在这一次空战中,法捷上尉的飞机被敌人击中。

此时,特鲁德上尉已经被敌机缠住,无法脱身去援救法捷上尉,而我们这14架飞机呢,也正在西边与敌轰炸机和战斗机鏖战,而且离法捷上尉那里又很远,无从知道他们的处境。

残忍的敌人,对身负重伤的法捷上尉的飞机,又补射了一阵炮弹,过了一些时候,法捷上尉的僚机飞行员特鲁德上尉才飞来和我们编上队。

在这最后一次空战中,法捷上尉异常勇猛,空战技能也发挥得不错,但是,他低估敌人的力量和忽视现实危险的不以为然态度,却是一个值得吸取的教训。

这些想法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因为我不愿意给法捷上尉的光辉形象抹上哪怕是一点灰尘,但是,这件不幸事件却使我更加坚信,一个飞行员,无论是在地面还是在空中,都必须按照一定的准则严格约束自己的行动,如果违反这些准则,那就无可避免地要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这些日子,我总是茫然若失地在机场上徘徊,有一次,一个素不相识的飞行员走到我的跟前向我报告说,他是到我这里来报到的,我一看他的面貌,这才辨认出来他是谁。不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到我这里来报到呢?他是空军总司令部的通讯参谋呀!说实在的,我脑子里一时还转不过这个弯来,站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奥菲上尉!

“他们放你了?”我问道。

“放了,长官。”

“那就是说,一切你都得从头学起了?”

“是的,得从飞起落航线开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啊,他可不是一个新飞行员,他一个上尉军衔的人就是空军总司令部通信参谋啊。可是,现在一切还不得不从头学起。

“住处安排好了吗?”

“谢谢,都安顿妥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干呢?”

“现在就开始吧,长官。”

“那就请上飞机吧。”

精力充沛意志坚定的奥菲上尉的战斗豪情感动了我,我多么希望尽快和他一起升空并肩作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