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7章 天空战记九十八

第七百二十七章 天空战记九十八

我们大队来到前线这一个月来,牺牲了好几位飞行员,损失了10架飞机。

5月中旬,大队长委托我往斯塔夫罗波尔飞一趟,那里有一个后备飞行训练团,叫我去挑选飞行员补充部队,我很乐意接受这项任务,一方面可以到城里去看一看,另一方面,可以由我亲自挑选优秀飞行员。

“明天早晨开始挑选吧。”后备飞行训练团参谋长一边把出差命令退还给我,一边说道,“我把后备飞行员都召集起来,我带你去跟他们见见面。我们这里后备飞行员可多的是呢。”

“后备飞行员多的是。”,这太好了!这就是说,我可以从好的里头挑选更好的了。

第二天早晨,当我来到这个后备飞行训练团的驻地时,后备飞行员早已列好队,这里既有很年轻的,也有年岁稍大些的,有的人穿着飞行服,有的人穿着一身军服,还有一些人胸前佩带着勋章和奖章。

这些后备飞行员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这个从前线来的人,他们早就知道我来到此地的目的了,每一个人都希望博得我的好感而被选中。

我在队列前面顺着队列走过去,想要挑选一批像阿什凯上尉、吉科中尉、米洛诺上尉、尼基京上尉、瑙闪亮上尉、宪金中尉、法捷上尉、奥洛中尉……那样的好飞行员,哪怕只是或眼神、或气质、或姿态有些相象也好,我多么想挑选一批配得上英雄称号的靠得住的战士去顶替那些牺牲战友的岗位啊。

当我走到队尾时,一名身穿战士制服的中尉迈步走出队列,最先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他那被伤疤毁坏的面容,眼皮红红的,象是刚被烧伤不久,甚至嘴唇的颜色也不象自然生成的,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副活生生的战争本身的形象。

在前线我最怕的是见到有残疾的人,比起重伤来,死亡是算不得什么的,不是有这样一段歌词吗:“要是死,那就痛痛快快地死去,要是受伤,那可只能是轻伤。”如今,站在我面前的这位中尉恰好扮演了一出真正悲剧的主角。

“长官,带上我吧。”中尉轻声地说道。他的眼眶里充盈着泪水,“我必须去战斗!我不能闲呆在这里呀!”

我一时无话可答。

“你飞过什么飞机?”我终于不得不问一句,但愿他没有飞过战斗机。

“我飞的是a-10。我打过仗,我的飞机被敌人给打起火了。”中尉答道。

“可是,我们需要的是战斗机飞行员哪。”

我终于找到了拒绝接收的借口,尽管我内心十分同情他。

“我一定能很快学会的。”他急切地向我保证说,“您知道,我对敌人是怀着刻骨仇恨的呀,我多么想去跟敌人拼一场啊。我是能够学会驾驶战斗机的,那一群恶棍把我弄成这一副模样,我必须去跟他们彻底算账。”

泪珠在中尉的眼眶里滚动着。

“那好吧,我把你的姓名记下来好了。”我勉强地答应了他的热切要求。

接着,我就同其他飞行员谈话,问他们在什么地方打过仗,为什么来到后备飞行训练团等等。

我耳朵听着他们的答话,脑子里却一直在盘算着要不要带上这位中尉,不行啊,我不能把这样一副模样的人带回飞行大队去,这会给新飞行员造成精神压力,更何况岂止对新飞行员而已呢?

要知道,在空战中,必要时,就得勇闯枪林弹雨,甚至要用自己的飞机连同自己的肉体一起去撞毁敌机,在这种时候,只要一想到这位中尉被烈火烧毁的面容,就会联想到--我的脸也可能会被烧成这副模样吧?

于是,他就可能畏缩不前,我终于最后下定决心:最好一个也不要,以免伤了这位中尉的心。

傍晚,我来到后备飞行团司令部,签妥了出差回执,随后就请他们派车把我尽快送到机场去,他们不给派车,我表示不满,说:如果现在不把我送到机场去,那我就得在这里白白地呆一夜。

这时,一个肥胖的高个子中校走进房间来,他仔细端详我两眼,随后就粗鲁地说道:“啊——,原来是你在这里吵吵嚷嚷。怎么,你还想要蹲禁闭吗?”

我也辨认出他是什么人来了,他就是这个后备飞行训练团的最高长官古明祥中校,以前在乌兰巴托训练基地时,我曾经跟他发生过冲突。

“这里没有谁吵嚷,中校。”我尽量克制着,“只不过是我需要一辆汽车到机场去罢了,不然,今天我就来不及起飞了,我不是到这里来闲逛的!”

“你可以步行嘛。早点离开这里对你有好处,否则……你走吧!”

古明祥中校接下去又唠叨了不少,可是,我没有去听它,我气愤已极。他为什么要提起我惨遭迫害那些日子的往事呢?也许是因为我又获得了几枚勋章他忌妒了吧?

在人们都极需要互相关心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如此粗暴地对待别人呢?难道连如此残酷的战争也改变不了这号人的狭隘心胸吗?战争啊!……也许他在这个后备飞行训练团里悠闲自在惯了,还不知道前线正在打仗吧?

我回到飞行大队以后,向科拉夫大队长和波格列布诺伊参谋长报告了我没有从后备飞行训练团里挑选到飞行员的全部原因,他们同意我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