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29章 天空战记一百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天空战记一百

不久,卢博少尉、罗菲莫中尉、苏霍上士、热尔杰少尉和克托中尉的学习成绩,都达到可以执行战斗任务的标准,只有别金少尉的成绩最差,他预感到会把他退回到后备飞行训练团去,心里难过。

有一次,他来到我跟前,几乎是哭着恳求我:“长官,请您允许我随同别的战友一起去执行战斗任务吧。”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我不愿意说出足以使这个小伙子寒心的评语,我答应他准备单独教他一个人,可是,战斗任务繁重,使我难以抽出身来单独教他,这不能不使我着急:要等到哪一天才能放他出去执行战斗任务呢?

有一次,中华复兴联盟组织在第三飞行集群的负责人罗特间也带着这个问题来找我,他说,他是代表复兴联盟组织来委托我办一件要紧事的,还说,在第三集群的复兴联盟委员会办公室里和在会议上,我们都和盟员别金少尉谈过关于他坚持要随同战友们一起出战的问题。

别金少尉在这些场合都表示:当战友们都在与敌人拼一死活的时候,他作为一个中华复兴联盟的盟员,无权呆在机场上观望。

从那时起,我就格外关照别金少尉了,但是,让一个训练不足的新飞行员随队出征,那我是从来连想也没有想过的,我最怕的是新飞行员在首次空战中就遇上生命危险,万一别金少尉遇上这种危险而又侥幸死里逃生,那以后他就会长期受自卫本能的控制而在关键时刻畏首畏尾,不敢勇猛果敢地与敌人拼命,以致不知如何摆脱本来能够轻易摆脱的危险处境,白白地送了性命。

“从明天开始训练。”我对中华复兴联盟组织的负责人和别金少尉说道。

可是,第二天,以至后来整整一周,我都没有机会训练别金少尉,我带领新飞行员第一次出动时,在一场很艰苦的空战中,新飞行员当中飞得最好的卢博中尉——他是我的希望所在,连同他的僚机飞行员热尔杰少尉一起掉了队,而且没有返回本场落地。

一直等到晚上我们才得知,他们两个人到底揍掉了一架敌机,随后在克拉斯诺达机场落了地,他们两个人掉队使我很伤心,我决定同新飞行员一起演练协同动作,必须教会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掉队的方法,因掉队而牺牲的弟兄何止一两个而已呢?

5月底,我终于收到了我日夜盼望的——玛雅丽的信,她在信中写道,她还活着,身体也很好,非常想念我,每当她从报纸上看到空战消息时,她总是为我的安全担惊受怕。

她的信使我非常激动,我想趁着眼下前线平静的时机,去跟她会个面,于是,我立即去找科拉夫大队长。

“大队长,请准我一天假去看看玛雅丽,她现在正在米列罗沃呢。”

“就是那个淡黄色头发的姑娘吗?”

“就是她。”我努力抑制着激动的心情答道。

“噢,爱情的力量啊,多么伟大!”他一边踱着步,一边象朗诵诗歌一般,韵味十足地高声念诵着。“那好吧,你去。”他在我面前停下来说道。

“我驾驶教练机去行吗?”我硬着头皮又提出一项要求。

“好,好——,看样子,可真把我们的雷金少校苦闷死了!”科拉夫中校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要记住,后天一定要回到大队里来。”

“是!”我兴高采烈地敬了个礼,就朝着教练机跑去。

玛雅丽在信里不便写明部队地址。可是,信里却有这样一行字:“泰西娅住在米列罗沃城外。”,泰西娅是玛丽亚的女友。

快要飞到米列罗沃时,我开始仔细搜索空域,要找到机场并不难,因为机场上空总会有飞机飞行的。

落地以后,我见一个停机坪旁停着一辆一吨半载重汽车,我决定向这位司机打听玛雅丽那个部队的地址,待我走到近前一看,原来这位蓄着大胡子的中年人,是我早在马纳斯时就认识的。

“您好,雷金少校!”他老远就向我打起招呼来。

我答了礼,我高兴的是,一下飞机,最先见到的竟是老相识……玛雅丽是不是把我忘掉了呢?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加之,我们过的那是前线生活,变幻莫测,一切出乎意料的事情,都是可能发生的。如果她变了心,那我就立刻返回部队去。

司机打听起我们那一带前线的形势,问我的个人成绩如何。我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心里老是琢磨着怎样设法把话题引到我需要的方面来。

最终,还是我的谈话对手救了我,是他先把话题转到马纳斯那个地方的熟人身上去的,是他先提起了医疗卫生营那些温文尔雅的姑娘的。

“你还记得有一个名叫玛雅丽的护士吗?”

“我怎么会不记得她呢?”司机活跃起来,“前几天我这只胳膊就是她给我包扎的。那可真是一位好姑娘啊!我们都很敬重她。您等一等,等一等……”

他俏皮地一笑,接下去说道:“您,准是来找她的吧?没错儿,准是来找她的!医疗连的人都说您是她的丈夫呢。”

唉,我真不该怀疑玛雅丽!

“对了,我正是来找她的。”我高兴地答道,“你能用车送我去一趟吗?”

“这是哪里的话呢,不成问题!”他坐进驾驶室以后,又补上一句:“这回您心里可乐开花了吧!”

“这就是医疗所,少校。”司机把汽车停在一栋白房子跟前说道。

我谢过司机,就跳出驾驶室。就在这时,我一眼望见从土坯房子的窗口里闪出好几个好奇的面孔来,随后,就听见其中有人喊了一声。

只见,她,玛雅丽,急匆匆地跑了出来,身后还跟来一大群护士,她们欢快地喊着,叫着。

这一大群吵吵嚷嚷的姑娘,一直把我拥进她们的宿舍里,随后,她们就都张罗开了,玛雅丽这样招待小伙子还是第一遭呢。

“我怎么招待您这位爱挑剔的贵客才好呢?”

“有啥就吃啥不是挺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