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3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四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四

1950年10月,梅利托波尔地区的战斗升级,处于这一带前线右翼的大托克马克附近的战斗尤为炽烈,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飞行大队数次转场。

有时与突击梅利托波尔的地面部队配合作战,有时掩护向普里希布镇方向进攻的装甲部队,此时的列奇洛上尉和卢博上尉各自带领自己的小机群强击敌军地面部队,我和卢别中尉则常常出动去执行空中游猎任务。

有一次,在向一个野战机场转场时,科拉夫大队长驾驶的高级教练机在着陆时发生了事故,机务参谋科佩洛少校也在这架飞机上。

当我赶到出事现场时,科拉夫大队长已经被人送进医院,机务参谋这一次又很侥幸,只擦破了一点皮而已,我之所以说他“这一次又……”,是因为在此以前,我们曾经从飞机的残骸堆里把他救出来过一次,在那一次飞行事故中,我们的好飞行员苏普子中尉牺牲了。

“看来,这一次你的造化又不小啊。”我友善地对科佩洛少校说道。

“或许这是最后一次造化了,我可再也不想坐飞机了。”他闷闷不乐地答道。

听科佩洛少校讲述科拉夫大队长着陆时机轮如何撞击地面,紧接着飞机就翻扣过去的情形,使我不由地联想到:科拉夫中校为什么会在落地时出了这样不该发生的事故呢?科拉夫大队长由于从不执行战斗任务,对飞机早已生疏,飞行技能早已丧失殆尽。

据说,从前他飞得还不错呢,可是,现在呢,科拉夫中校已经不配当飞行员了,他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战争,他不知道紧张的战斗是什么滋味儿,他没有亲身感受过什么是危险,他不知道流血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能指望这种人指挥好一个飞行大队作战吗?

祖索将军很快就赶到出事现场,他听过我的报告以后,知道科拉夫中校只受了一点轻伤,心情也就平静下来。

“上次咱们谈的关于掩护地面部队的问题,你没有生我的气吧?”集群副参谋长问道。

“跟长官怄气是不应该的,将军。”无论如何我也得大声回答呀。

“这就对了。”副参谋长笑着说,“这不是,这一次战斗,陆军战友都由衷地感谢你们。好样的,你们打得挺漂亮!”

他略微沉思一下,接着说道:“科拉夫中校已经住进医院,看来,住院时间不会很短。这样吧,现在你把这个飞行大队的担子挑起来,这个飞行大队由你负责指挥。”

飞行员们一听说副参谋长命令我来指挥这个飞行大队,就都自动来到大队部的地下掩蔽部,使我高兴的是,他们都紧紧地和我握手或者只用一句话来表达他们对我真心实意的全面支持。

此时此刻,我深刻地感到,哪怕是暂时地把这一副担子交给我,我的责任终究是重大的。

我没有工夫过多地去想这些,必须立即派出一个机群赶往梅利托波尔地区去执行战斗任务,我军地面部队终于突破了敌人的防御地带,进攻又开始了。

再见了,中亚大地!

这是我们的飞机发动机发出的向中亚大地亲切告别的声音,这响亮的声音在收割过的农田上空回荡着,在叶尼塞河两岸绿柳成荫的河流上空回荡着,在那些曾被苏军占据而遭受毁灭性灾难的大小市镇上空回荡着。

中亚大地啊……你已经为前线、为战胜敌人做出了贡献,我们飞行大队和其他部队即将离开你,转向别的战场去作战,苏军在乌拉尔山脉以东残存的那一小块土地,已经被我军牢牢地围困起来了。

我们飞行大队正在向顿巴地区转场,8月天,骄阳似火,雷雨也频繁,浅灰色的天空,尘土飞扬的大路,闷热的夜,季霍列茨卡——罗斯托——新切尔卡斯,这是一条多么熟悉的航线,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们这些老战士不由地想起去年

的夏天。

今天,我们是飞往另一段前线地带去驱赶敌人、消灭敌人的,我们都觉得力量倍增,信心十足,我们都在等待着

即将爆发的决定性战斗,等待着我军的胜利进攻。

1950年夏天的情景,我们记犹新,现在,敌人已经被我们赶出去老远了,可是,它依然是强大的,它的庞大的预

备队,至今还没有动用。

敌人的坦克集团军是不是还会从哪里突破我们的防线呢?敌人是不是还能象从前那样迫使我们丢弃城市向后撤退呢?

这绵延数千公里的前沿,到处如此平静,我军情报总局每天发布的战报也说前线无重大变化,在这异常平静的背

后隐藏着的是什么呢?

是啊,我们都感觉到了这种平静的气息,我们在中亚地区作战时就知道,这种平静绝不意味着不打仗,相反,战斗常常是很艰苦的,只不过这是局部性的战斗罢了,我们等待着的是重大的事态变化,是我军的大举进攻,我们都极愿意参加这种大规模的战役。

即将发生什么事情呢?眼下谁也拿不准,不过,我们在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我们打了胜仗,前景是乐观的。

中亚的天空……在这里,在我军进攻地域,敌我双方同时集中了数百架飞机,被我方俘获的苏联飞行员证实,5月底,苏军把驻扎在乌克兰哈尔科夫地区的精锐飞行部队调到中亚地区来,可是,他们在这里被打得七零八落。

在一次越打规模越大历时一个小时左右的激烈空战中,我们一口气揍掉了42架敌机!凑巧,敌人从我们手里弄走

的那一架为非作歹的F-10B,也被我方击落。

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上级规定我方所有F-10B战斗机,一律严禁升空,这时,敌方的那架F-01B又出来了,当

即被友邻飞行大队的飞行员击落。

在叶尼塞河两岸的上空作战中,我们飞行大队的新飞行员都经受住了初战的考验,他们表现出了英雄战斗机飞行员应有的战斗作风,他们在作战中最令人担忧的那些方面,都已不复存在。

5月份,我们曾经与敌米格战斗机发生过一次相当艰苦的空战,在那次空战中,新飞行员罗菲莫少尉是全大队首开

击落敌机记录的,罗菲莫少尉、克名山少尉、克博中尉、苏霍中尉、热尔杰少尉、卢别中尉等人,都在此次空战中锻

炼成熟了。

在一次空战中,苏霍中尉误把发动机气化器的高空调节器当成加速器打开,以致从发动机里冒出可怕的浓烟来,我立即通过无线电发射机问他这是怎么搞的,他回答不上来,落地以后,我们才弄明白他为什么做错了动作。

“动作要稳妥些才行。”我对他说道。

“这我知道,长官。可是,我恰巧没有学好这个动作。”

这时,卢博中尉走到我跟前来,说道: “你干得可真棒!”

“什么真棒?”我问道。

“刚好揍在敌人的脊梁骨上了呗!”

“这我倒没有仔细看。”

“是真的。不偏不倚,正好揍在敌机的脊梁骨上,我们都亲眼看见了,你打得可真准,敌机当时就起火了。”

在那些天里,我们的战友伊林明少尉,一个快乐的小伙子,在从燃烧着的飞机里往外跳伞时,不幸,一条腿被飞机的垂直安定面撞成粉碎性骨折,他再也当不成飞行员了,加上他还有另一位老战士也不得不离开飞行大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