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9章 天空战记一百一十

第七百三十九章 天空战记一百一十

塔曼地区还有苏军部队,他们困守在被炸弹和炮弹掀翻的一小块土地上,我们的步兵登陆部队离开了阵地,正向日丹诺城以西出击,每一条大驳船上,都满载着大炮、机枪和炮弹箱。

步兵们就在大白天,乘着这些大驳船在辽阔的大河上破Lang前进,大驳船都由小艇拖着缓慢地行驶,这些满载步兵的大驳船的唯一保护伞,就是我们这些战斗机飞行员。

我们飞行大队的任务是掩护这个步兵登陆群,我们在辽阔的河面上与这些大驳船会合,驳船行动极慢,连海Lang都赶过了它们。

我们14架飞机在驳船上空飞行,时而爬升到高处去,以便看得更远些,时而降低飞行高度,我时常俯冲到离水面很近的地方去观察这些洒满阳光的大驳船。

杰夫中尉也在我这个小机群里,我仔细观察过他的表现,这个在陆地上空的空战中表现得相当勇敢的小伙子,一来到大河上空可就不行了。

他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从他用无线电与我通话中,以及与其他弟兄通话中,都能听得出他精神紧张,信心不足,我很理解他的心情,是下面波涛汹涌的大河把他吓慌了。

杰夫中尉在高处飞行着,当我在这些大驳船的上空飞行时,我在想,这些又大又笨的老船是放在什么地方又是如何保存下来的呢?我也在想,这些勇敢的士兵头顶着烈日,正在为建树丰功伟绩而奋勇前进,他们的生命安全可全靠我们了,只要敌人投下一颗炸弹来,那这些人也就全完了,现在,就看我们的了。

当然,现在苏联人已经无暇顾及这些驳船,在叶尼塞河这一带河面上空,已经有好几天见不到敌机的影子了,敌人的日子江河日下,我们正在一笔一笔地跟他们算账呢!

在我们出动去强击日丹诺城以西各条大路上的敌军时,我们见到大量敌军和他们的军事技术装备正在从前线急速后撤。

敌人慌乱了,在我们的强大力量面前吓得发抖了,此情此景怎能不使人高兴呢!我们一定尽可能多地消灭敌人的汽车、油罐车、牵引车和大炮,要知道,这些东西不知在什么地方,还可能会重新对我们耀武扬威也说不定。

如今我们出动去强击敌军部队,那可真过瘾,我们先飞到遥远的海面上空去,再从敌人的后方,从西边,飞临敌军大部队的头顶上。

敌军误以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飞机,就在敌人还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油罐车早已被我们打着起火,阻塞了道路,随后,机枪子弹和机关炮弹,一串又一串地射进敌军车队和人群。

转眼之间,烈火浓烟腾空而起,遮天蔽日,敌军四散奔逃,这种景观我们是司空见惯了的,但是,如今它的意义却完全不同,那些把儿童、妇女和老人射杀在渡口,射杀在哈萨克大草原每一条大路上的凶手们,如今受到了罪有应得的惩罚。

我们的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地从敌军大部队头顶上掠过,大串大串地喷射着复仇的炮弹。

我们刚刚返场落地,就又接到新的出动命令,而且命令中规定,完成任务后,要在另一个机场落地,现在,我军地面部队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推进,我们跟在他们的后面,也必须不断转场前进。

我们离开这所乡村学校,把它退还给了要上学的孩子们,我们转场到马城附近,以前,我曾经从这座城市上空飞过,如今,看上去,它就象洒满锅底烟黑一般,阴森可怖,这里到处都象发生大地震时地层带动所造成的惨景:房屋倒塌,高炉被拦腰斩断,庞大的车间屋顶坍塌下来,双方的激战把这座城市毁为一片废墟。

我们飞行大队的全体人员,分别住进了这座城市近郊的一些残存下来的房子里,我们从当地居民那里听到不少关于那些溃兵犯下的骇人听闻的罪行,但是,也听到一些使人高兴的事情。

在苏军即将逃跑之前发生在铁路上的一件事,象神话一般,迅速在人们中间传开了,苏联人逃跑时,打算把幸存下来的所有有劳动能力的人,主要是年轻的姑娘,统统送到乌拉尔山脉以西去。

但他们的阴谋未能得逞,在列车驶离火车站以后,空中突然飞来几架我军飞机,我军飞行员就象知道这一列火车是怎么一回事似的,他们不打车厢,专门扫射机车。

机车被摧毁,列车再也无法行驶,苏联押运人员听得射击声很近,吓得四散奔逃,这时,我军地面部队也赶到了,我们的飞行员就这样救下了这个城市的数百名居民。

我们为这个真实故事里的主人公感到自豪,因为这几个主人公都是我们飞行大队的飞行员,击毁那辆拉着那斯坦人到苏联去服苦役的机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小机群的带队长机飞行员巴克中尉。

我和卢别中尉借住的那间房子的女房东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件事。她说:“今年春天,苏军从这个机场起飞去袭击我军,起先,这些家伙蛮横着呢,后来,稍微消停了一点,到最后呢,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的了。

每天早晨上机场的时候,他们全都虔诚地祈祷,祈求上帝保佑他们,不要让死神降临到他们头上,可是,一到晚上,有的苏联飞行员就再也回不来了,侥幸逃生跑回来的,全都喝得酩酊大醉,接着就胡作非为。

第二天早晨,依旧是祈求上帝保佑……”

我们还从这位女房东那里听到著名炼钢工人马扎伊的事迹,他拒绝为苏联人炼钢,被苏联人枪杀了,我们一直赞颂马扎伊的英勇行为,他是一位真正的那他丹徒人,他有很高明的炼钢手艺,可就是誓死不为苏联人效劳。

我们已经对在奥西片克城以西撤退的苏军部队发动过强击行动,现在,我们又开始掩护从河上推进的大驳船,我们的步兵们正在朝着通向奥西片克城的地方前进,这些地方也需要投入登陆部队,以便控制每一条大路。

苏联空军部队的基地已经撤到叶尼塞河彼岸,他们已经开始采取抵抗行动,卢博上尉率领的战斗机机群与敌轰炸机机群遭遇。

卢博上尉打了一个漂亮仗,他在这次空战中,采用了我在中亚时运用的战术,他率领机群,以快速攻击的方式,分头向敌人的2个轰炸机梯队发动了攻击。

他本人在一次攻击中就干掉3架敌机,同卢博上尉一起出动的战友苏霍中尉和杰夫中尉,也照着他的办法干,在这一次空战中,苏军损失6架轰炸机,被击落的敌机在奥西片克城外的一片野地里坠毁,我们不久就要向奥西片克转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