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8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九

第七百三十八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九

别金中尉显得益发消瘦,面色惨白,他委顿在餐桌边上,每当有人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总是提心吊胆地睁大他那一双疲惫的眼睛看着人家,生怕人家碰了他那一条受伤的腿,他说起我军战士如何向他扫射——因为他乘伞飘落在前沿跟前,而且离被他撞毁那架敌机飞行员落地的地点很近。

我望着别金中尉,听他讲述事情的经过情形,我在想,用自己的飞机去撞毁敌机,这固然是一种伟大的英雄行为,而且只有那些忠于祖国而又具有大无畏精神的人,才敢于这样做。

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飞行员一般都不认为非要这样子不可,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当完全没有别的出路,或者弹药耗尽再也无法消灭敌人时,才采取撞击方式而与敌人同归于尽,我想,别列兹金当时是有条件再次发动攻击的。

“你说一说,你为什么一定要用自己的飞机连同自己的生命一起去撞毁敌机呢?”我问道。

“我本来没想用自己的飞机去撞毁敌机,可是,不知是怎么搞的,一下子就撞上去了。”他红着脸憨厚地答道。

他的回答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这怎么可能呢?”我有些茫然不解。

“真是这么一回事,中校,我把飞机给丢了,怪可惜了的。”

“损失一架飞机,那倒不打紧,要紧的是人还活着。”

他长叹了一口气。

“那你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这么一回事,我从高处向炮校机发动攻击,我以为敌机肯定要向一旁躲闪,我打算就在它躲闪的一瞬间向它开火,可是,这时,敌机上的空中射击员却用机枪向我扫射起来。

我突然感到一条腿发烧,心一慌,动作就慢了,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我还没来得及向一旁躲闪,就跟敌机撞上了。……

我好不容易才从座舱里爬出来跳了伞……我的伤势不算太重,在医疗所里躺上几天,骨头就能长好。”

“那可不行,别金。”我不赞成他马虎对待自己的伤,“你必须认真治疗才行,你要是还想继续飞行的话,那你就必须住进医院去把伤治好,明天就用飞机把你送进医院去。”

“那以后您还要我吗?我只想回到这里来。”

“何必老早就想到以后的事情呢?你先去把伤治好了再说,你赶快去休息吧。”

第二天早晨,我们用飞机把别金中尉送进医院,我们飞行大队开始进行向布焦恩诺夫卡转场飞行的准备工作。

我们是在新学年即将开始的时候来到这里的,好象有人故意跟我们为难似的,硬把我们塞进学校的房舍里去,据说,这是一个什么长官想出来的主意!

“我们不应该占用学校的房子,孩子们还要上课呢。”头一天晚上,就有人这样说。

“机场又不是我们从敌人手里夺回来的,我们干嘛一定要住到机场上去呢?”有的人另有见地。

“坦克部队和步兵部队是要前进的,这一点请放心好了!你就只管从空中掩护他们就是了。”

我们都意识到,为了祖国而去战胜敌人,我们的责任是重大的,甚至为了给学生们创造安静的学习环境,也需要我们去战斗,这一切,都给我们飞行员增添了力量。

飞行员们出动频繁,作战勇敢机智,卢博上尉、罗菲莫上尉、苏霍中尉、卢基中尉和杰夫中尉,不久前还都是新飞行员,可是,现在,他们都能带领大机群作战了,而且在任何条件下都能圆满完成战斗任务。

卢博上尉的勇敢精神和空战技能表现得尤为突出,他在平时是那样文质彬彬、慢条斯理的,可是,一到空中,他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变成一个勇猛、果断、十分主动的斗士。

他从不消极等待敌人找上门来,而是主动地去寻找敌人厮打,他充分表现出一个真正的战斗机飞行员应当具备的精神。

同这样的飞行员一起出动去作战,你就会更觉得信心倍增,这样的飞行员不仅受到战友们的普遍尊重,而且战友们都象热爱自己的亲人般地热爱他。

在空战过程中,飞行员的生命常会在瞬息之间陷于千钧一发般的凶险境地,在如此关键时刻,最能发现出一个空中战士的优秀品质。

卢博上尉作战勇敢,但不蛮干,他这个平时文质彬彬头脑冷静的飞行员,在空战的关键时刻却极其勇猛,跟敌人拼起命来,那是谁也比不过他的。

一天傍晚,卢博上尉完成空中侦察任务返航时,可把我们吓得好苦。

不知为什么,他没有按时飞回机场,他的飞机应当在地平线上露面的时限早就过了,我用无线电发射机查问情况,他只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我正在干着呢!”接下去就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飞行员上天以后是讨厌别人在耳机里啰嗦的,的确,啰嗦有害无益,看来,他一定出了什么事,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们的担忧也随之加重,但我相信,卢博上尉是一定能回来的。

卢博上尉的飞机终于露面了……但是,却象瘸子走路那样,一跛一拐地飞来,看样子,准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时,只见机头突然象公鸡啄食似的,上下捣个不停,飞机眼看就要坠毁,随后,却又平飞了一段,甚至还略微升高了一点,如此反复数次。

这时,我们才看明白:准是操纵系统被打断了,飞机是靠他反复增减油门勉强维持着才没有坠毁,飞机遇上这种情况,是随时可能坠毁的。

我通过无线电发射机命令他跳伞,但是,他的电台坏了,他没有听到我的命令。

现在,他正在进行着陆,那种飞行姿态可真够吓人的,当飞机正在下滑的时候,机头突然又象鸡啄食似的猛然向下捣去,在眼见得就要撞到地面的一霎那,卢博猛推油门,飞机又略微抬了抬头,就在这一瞬间,他迅速减小油门,终于使飞机肚皮擦地,迫降成功了,这是多么高超的驾驶技术啊!

我们都朝他跑去,只见飞机上满布弹洞,卢博上尉从座舱里爬出来,把飞行帽往脑后一推,一声不吭,慢慢地绕着飞机走了一圈,随后,他摇了摇头,只轻声说了一句:“真是一场恶战哪!”

他蹲下去,在砂土地上画起空战示意图来给我们看,他的双机对6架敌战斗机作战,他击落两架敌机以后,飞机操纵系统被敌人打坏,机头疾速下沉,他决定立即跳伞。

就在这时,飞机却意想不到地自动改平了,于是,他就千方百计地设法把这架半死的飞机驾回机场来,他讲完空战经过,站起身来,打开飞行图囊,这才开始象平时那样从容不迫地向我报告侦察结果。

已经有5名新飞行员为我们飞行大队增添了光彩,卢博上尉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不仅继承了老战士的战斗作风,而且在空战战术方面都做出了很多新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