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7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八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八

我很喜欢奥菲中尉这种细心钻研空战规律的顽强追求精神,很支持他努力使自己成为真正王牌飞行员的强烈愿望,为了这个,他毅然放弃了我们空军办公室这个四平八稳的职务,甘愿到前线来当一名普遍飞行员,他的家在哈萨克,他的双亲也都在那里,他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满载着战斗机飞行员的战斗荣誉返回故里。

中午时分,中队长韦特少校单机返航落地,他的僚机飞行员别金中尉没有回来,他们这个双机组与一架可恨的敌炮兵校正飞机遭遇,以前,尼基京上尉就是为了打这种腻烦人的敌机牺牲的。

这一次,这架敌机身边还有4架米格战斗机掩护,韦特少校与4架敌战斗机格斗起来,命令别金中尉去消灭那架炮兵校正飞机,别金中尉连续攻击数次均未奏效,每一次,敌机都以猛烈转弯动作摆脱了攻击。

别金中尉急了,当即果断地采取撞击方式向敌机发动攻击,别金中尉的飞行速度极大,终于把敌机撞毁于空中,别金中尉随即弃机跳伞,他们在前沿上空作战,韦特少校正在忙于对付4架敌战斗机,无暇顾及风把别金中尉吹到哪一边去了。

损失了一位新飞行员,全大队的弟兄都十分痛心,谁都能理解别金中尉为什么要奋不顾身地朝着敌机一头撞去。是啊,他连一架敌机也没有击落过,这个既忠厚又勇敢的小伙子总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如果他能回来的话,那我一定要跟他说一说这件事,开导开导他,叫他沉着些,不要轻易采取这种不必要的自我牺牲行动。

傍晚,地面部队的司令部通知我们说,别金中尉还活着。他负伤了,步兵战友把他从前沿地带救出来,送进了他们的医疗所,这就是说,我们的别金中尉跳伞以后,风没有把他吹到敌人那边去。

这是使人振奋而又令人不安的一天,直到得知我军地面部队进展顺利,我们的心情才略感宽慰些,齐文强将军率领的装甲部队已经前出到敌后,而且他的左翼部队正在向布焦恩诺夫卡和马里乌波尔疾进。

我们的飞行集群司令部决定,我们飞行大队的下一个基地是布焦恩诺夫卡,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为了掩护地面部队,天黑以前我们又出动了几次。

我们每一个人都从空中亲眼看见了那一幅壮观的场面:我军的坦克、自行火炮、装甲车、后勤保障车,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顺着乌拉尔山脉以东的每一条大路向前推进,我军进攻势头之猛,那是苏军无论如何也堵截不过来的,我军已经推进到战役地幅。

傍晚,当我完成任务飞临机场上空时,见指挥所跟前围着大群人,我不觉又惊又喜,这准是哪一位失踪的飞行员回来了。

是自己走回来的呢,还是别人护送着回来的呢?

落地以后,我把飞机送到停机坪,就朝着地下掩蔽部走去,还有不少人,也在陆续往那个方向走,卢别上尉好象知道我心绪不宁似的,从人群里挤出来,笑着朝我跑来,最后,身上裹着绷带的别金中尉也来到我面前。

你们回来了,你们到底都回来了,我亲爱的战友,无畏的雄鹰!我紧紧地握着卢别上尉的手,拥抱着别金中尉的肩膀,别金中尉的一只胳膊缠着绷带,用急救三角巾吊着,另一只手拄着拐杖。

苏霍中尉走过来,一双黑眼睛闪耀着掩盖不住的喜悦,兴冲冲地说道;“我怎么说的来着,中校,我说的一点也不差吧!那时候,您正在全神贯注地打敌人的轰炸机呢,您怎么能知道当时出的事呢?”

身材高大长着鹰钩鼻子的卢别上尉笑呵呵地看着苏霍中尉,看得出,他正急不可耐地想要亲口说一说当时发生的情况,可是,他生来腼腆,到底没能张得开口。

是啊,在敌机攻击我的最紧要关头,正是他,卢别中尉,用自己的飞机连同自己的胸膛挡住了敌机对我射来的炮弹啊!

“我一时想不出别的办法了。”这是我的僚机飞行员卢别中尉好不容易才说出口来的唯一的一句话呀!

为表彰军人这一类自我牺牲的英雄行为,上级不知为多少位无畏的勇士授了勋,报纸也宣扬他们的英雄事迹,现在,猛烈的进攻正在迅速展开,我们大队的飞行员每天都在英勇机智地作战,都模范地履行着军人的天职,在这种时候,我们只有在晚餐桌上举杯庆祝我们为人民做下的好事。

伊诺大队长在时,遇到这种好事情,他总是要把大家召集在一起举杯庆贺的,如今,尽管科拉夫大队长对此无动于衷,但是,我们大家还是自动地凑到一起来了,这是人心所向,是受战友情谊驱使的自发行动。

今天,我们这个飞行大家庭的全体成员,又都自动地凑到一起来了,列奇洛、克卢博夫、特鲁德、塔巴、苏霍、杰夫、奥菲、罗菲、卢别、别金……全都到了,我和他们是心连着心的。

他们当中的多数人是我的学生。不论在空中,还是在地上,我们从不分离,甚至这我的飞机都一直和他们的飞机停放在一起。

今天,大家的情绪都特别好,那么多可喜的事情全都凑在一起了,能不使人高兴吗?我军地面部队突破了敌军在米乌斯地区的防线,正在顺利地继续进攻着,卢别和别金建树了功勋,我们飞行大队即将向布焦恩诺夫卡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