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6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七

第七百三十六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七

我们这一带前线的我军部队很快也发动了进攻,地面部队突破了敌军防线,正在向塔甘罗格迂回前进,暑气蒸人的大草原在呻吟,浓烟烈火在熏烧着它,苏军顽固地抵抗我军进攻,死命地守着每一块有利地段不放,在空中,异常残酷激烈的空战也越来越频繁了。

我军部队正踏着那些曾经走过的洒满了血和泪的大路前进。在这熟悉的征途上,我们都不由地想起两年前在斯特河、聂伯河、布乐格河沿岸留下的那些新坟,那些在这一带英勇牺牲的战友,我们和乌拉尔联邦的各民族战士,正在为解放祖国的大地而并肩作战。

我们飞行大队的任务是,掩护已经冲进敌军防线突破口的齐文强将军指挥的配有坦克和大炮的装甲部队作战。

我们的中队作战编队大清早就出动了,引导站此时还没有开机呢,不过,我们是特地选定这个时间出动抵的,因为我们知道苏联飞机最近常在拂晓轰炸我们的前沿。

我们的飞行高度是12000英尺,尽管晨雾弥漫,我仍然能够根据敌机机翼的反光,发现正从我们下方飞来的敌轰炸机机群。看来,敌战斗机一定就在这附近了。

我命令特鲁德少校的那半个中队留在12000英尺高度上,以便牵制敌战斗机,我带领其余飞机发动攻击,但是,敌轰炸机也发现了我们,他们当即组成环形防御阵式。

我的俯冲速度太大,无法调整机头方向以进行瞄准,转眼之间就从敌机身边冲过去了,我不得不迅速改出俯冲,紧接着急跃升,以使飞机减速。我的僚机飞行员卢别上尉跟上来了没有呢?他跟得很紧。

于是,我又发动攻击,一架敌轰炸机当即被我的瞄准具捕获,我打了一个连射,敌机翻了个身,肚皮朝天了。紧接着,我又开火。敌机起火,从他们的环形防御圈里掉出来,坠下去。

“一百号,一百号!狠揍轰炸机,我们立即增援!”耳机里传来引导站的声音。

我退出攻击时,见高处有十几架飞机,起初,我以为是我们的增援飞机到了,可是,临近一看,原来迎面飞来的是14架敌战斗机。

我发动迎头攻击未能奏效果,于是,我掉转机头,准备从敌机后方进入,这时,我朝下方看了一眼,只见敌轰炸机全都胡乱丢下炸弹向西逃去,原来,苏霍中尉和杰夫中尉的那半个中队正在敌轰炸机机群中间往来冲突呢.我方的增援飞机到了,来支援我们的是第二中队的18架F-10B战斗机,现在,我们可以把空战接力棒交给他们,让他们去追击那些逃跑的敌轰炸机吧。

我们这个机群完成任务了,4架敌机正在地面上燃烧着。

“我正在朝古比雪沃方向飞,我正在朝古比雪沃方向飞。”耳机里传来杰夫中尉的声音。

我也该往集合点飞了。

返航时,我们只剩下15架飞机,我的僚机不见了,我完全不知道他是何时如何被击落的,不过,苏霍中尉全都看见了。

他说,在我发动迎头攻击未能奏效转而做急跃升动作时,我的僚机飞行员冲到了我的上方,这时,他发现两架敌机从高处向我袭来,就不顾一切地掉头朝着敌机冲去,以便破坏敌机的攻击势头,我的僚机飞行员有意用自己的飞机去挡住敌机射来的炮弹。他是用自己的胸膛掩护了自己的指挥员哪!

苏霍中尉向我报告的就是这些,可是,卢别上尉到底出了什么事,那只有他自己才说得清楚,但愿他还活着!

没过多久,列卡洛少校带领的那个机群也落地了,奥菲中尉垂头丧气地下了飞机。

“怎么了,你这位哈萨克之鹰?”我问道。

在中亚时,我们就给他起了这个外号,他对这个外号是很满意的,甚至颇引以为荣。

直到这时,颓丧的奥菲中尉才发现他们这个机群的几个飞行员和我这个代理大队长站在他的面前,他连报告也忘记了,把飞行帽从头上一把抓下来,随手往地上一摔。

“太糟糕了,中校!我是一个不够格的战斗机飞行员哪!一句话,我是一个废物!”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慢慢地说。”

“还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不顶用呗!你知道吗,我悄悄地逼近敌战斗机,打呀,打呀,打了好一阵子,可是,它连哼唧也没有哼唧一声,还是象没事的一样,照旧稳稳当当地朝前飞。就是这么一回事!”

“怎么,它连谢谢你了也设说一声就走了?这可真是的!”

列奇洛少校这句俏皮话接的正是茬口,把大家都逗笑了。

“你知道为啥没把它揍下去吗?”

“没打上呗。”

“为什么没打上呢?”

奥菲中尉不吭声,别人也都安静下来了,飞行员们都习惯于落地以后,立即在滚烫的飞机跟前听讲评,他们都知道,只有在空战之后立即讲评,才能把细微末节全都分析透彻,甚至连微不足道的小毛病都能找出来,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现在,他们都在等待着我来客观地评价他们的得与失呢。

“开火时的距离多远?”我问奥菲中尉。

“按照规定距离开的火,200米左右。”

我找到一块平坦地面,用小木棍在地上画起示意图来,从前,我也犯过类似错误,按照老《条令》中规定的距离开火。

“你们看。”我指着地上画的示意图说,“机关炮的弹束是如何散开的,在300米距离上射击时,子弹的散布面积大,只有不多几颗子弹能够打在目标上。而且,贯穿力也不大。要是你跟敌机靠得近些再开火,比如,在100米左右距离上开火,那你就再也不会气得往地上摔飞行帽了。当然,要想跟敌机靠得这样近,那你就必须有坚强的意志、沉着的精神、歼敌的渴望。懂了吗?”

“懂了,中校!”

“你别难过,打仗的机会还多着呢,振作起来,你一定能揍掉不少架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