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35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六

第七百三十五章 天空战记一百零六

我们在某城机场落了地,我把飞机滑行到停机坪以后,就朝着指挥所走去,科拉夫大队长在波波维切斯卡亚机场耽搁了,他委托我到了新的驻地以后替他照料全大队。

热风阵阵吹来,暑气炽盛,这个机场,这样的天气,使我想起一件往事……那是一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来到这个机场是为了要把那架米格战斗机转送到斯拉维亚诺谢尔布斯去,那时,我在一架布满弹洞的飞机跟前听说谢列达上尉的不朽功绩,那一天也和今天一样,在这一片草原上,也是吹着这样炙人的热风,烤得小草也垂下了头。

我们是以飞行中队为单位飞来的,进入着陆的动作都做得干净利索,后来,有一个飞行员目测高了,飞机飘过T字布标志。

可是,我看不清飞机上的号码,无法知道这个飞行员是谁,这使我想起为什么参谋长有时站在地下掩蔽部的顶盖上,举着望远镜,象观察战场似的观察整个机场。

飞行员们都聚集在指挥所跟前,等待着分派任务,可是,没有战斗任务可分派的,因为我们这个飞行大队被派了别的用场——被指定为战略方向总指挥部预备队,是不会轻易动用的,彼一时,此一时,形势不同了。

运输机刚一落地,差不多所有的人都朝着飞机拥过去,这架飞机的货舱里装着两只小狗呢!一只是我的小牧羊犬小眼镜蛇,另一只是新来到我们飞行大队的名叫小鹰的达克斯种短毛矮狗,这两只渐渐长大的小狗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呢,这件大事没有一个人不感兴趣。

一大群人吵吵嚷嚷地围着飞机,货舱门打开了,我的小眼镜蛇瞪着眼睛,嗤牙咧嘴,摆出一副凶相,从货舱里蹦出来,有人想要去摸摸它,可是,它却乘人不备猛地从人们的大腿之间钻过去,一溜烟地朝着旷野跑去,叫它,它也不回头,有人想要去把它截住,可是,那是办不到的!我的小眼镜蛇象发了疯似的一直朝前跑去,到后来竟跑得无影无踪。

当我们都在楞楞地呆望着小眼镜蛇那种令人莫解的举动时,那只达克斯种小狗却乖乖地蹲在飞机跟前,伸着舌头象是在等待着人们吩咐它什么似的,这只恬静的小鹰可没有变心。

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那四条腿的朋友,既然它狠心地离开了我们,那就是说,它跟我们飞行员肯定是两条心的了。

我们一直在渴望着打真正的大仗,可是,目前这里还没有仗可打,我军突破马特维耶冈镇苏军防线的战斗停息了,我军地面部队遭到敌军坦克和飞机的猛烈抗击,进攻被迫停顿,眼下,前线逐渐平静下来。

我们飞行大队转移到离前线更近的地方,此地我很熟悉,甚至可以说太熟悉了!一年前,上级曾经派我到这里来通知防空炮兵部队,叫他们事先知道我们缴获的米格战斗机将要从这里飞过,我找到高射炮兵部队的营部,向他们说知这件事。

这里的营长听完我的通知以后,看了我的证件,随后就把卫兵叫来,说--我们要把你逮捕起来,等弄清情况以后再说。

于是,我被关押了半天,直到我们缴获的米格战斗机从这里飞过去以后,才来人把我救出来,不过,高射炮兵到底没有对我们那两架米格战斗开火。

掩护前沿的任务现在多由卢博少校率领的一个中队承担,他的僚机飞行员是奥菲连上尉和别金上尉,他们每一次执行任务回来,我都要向卢博少校打听新战士的表现,卢博少校每一次的回答都是--很好,只是没有跟敌人接上火——敌机老是躲避我们。

叶卡捷琳堡会战爆发了,这个消息直到开始进攻的那一天我们才知道,在地图上,标着很多楔入敌军防线的箭头,现在,我们的全部心思和感情,都已经飞到叶卡捷琳堡去了。

在奥廖地区和哈尔地区爆发的艰苦激烈的战斗在召唤着我们,报纸都报道了那里发生的大规模空战,嘿,这回我们战役总预备队飞行员可大有用武之地了!

当然,即使没有我们,那里的飞行员也都打得很漂亮,进攻已经闪电般地迅速展开,天空显得更加明亮,心情也轻松多了,整个大地都在欢笑。

现在,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今年的夏天是属于我们的,敌人的所谓优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胜利在望。

叶卡捷琳堡一带苏军的弧形防御地带逐渐伸直了,我军接连不断地解放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和乡村,敌军开始从巴斯地区往这一带的所有地区调动部队,我们都在期待着齐文强上将指挥的中亚和西伯利亚的结合部不久也将发动积极的进攻作战。

我们空军部队的飞机,不断空袭哈尔齐斯、亚西诺瓦塔亚、马克耶卡等铁路枢纽,满载坦克和汽车的敌军用列车,成了我们最好的攻击目标。

苏联战斗机疯狂地抗击我攻击机和轰炸机发动的空袭,看来,不封锁敌人的机场不行,我们是随同轰炸机机群一起出动去执行任务的,不过,轰炸机突击的目标是铁路枢纽,而我们战斗机的攻击目标则是敌战斗机部队驻扎的机场。

我们以小机群为单位,猛烈扫射敌人的停机坪。敌战斗机躲在飞机掩体里,连动也不敢动一动,我们在敌人的死气沉沉的机场上空不停地盘旋,在那些躲在掩蔽所里的所谓空中之王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当我们想到我方攻击机机群和轰炸机机群正在毫无后顾之忧地在目标上空活动时,心里该有多么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