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41章 天空战记一百一十二

第七百四十一章 天空战记一百一十二

每当我想到回唐山老家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地想到我那两枚华夏英雄勋章,说实话,尽管我们这些前线战士彼此之间极少谈及奖赏之类,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各级勋章的意义,谁不希望自己的功绩能够得到公正的评价呢?

我国政府先后援予我两枚华夏英雄勋章,第二枚是1950年10月底授予的,这不能不使我回忆过去,不能不使我反复思索人生的意义。

当我接受第二校华夏英雄勋章时,不知为什么,我一下就想到了著名飞行员苏普中校,想到了战前我和他在唐海海边的幸遇,想到了当时他对我说过的话,他深信我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那时他就看出我是一块当战斗机飞行员的材料。

一个人,当他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理想的时候,他总会感到心情舒畅,在我成为王牌飞行员的时候,在我成为全国第十个两次荣获华夏英雄称号的人的时候,我也有过这种感受。

我在人生道路上最困难时期的往事,也就是说,我在选择到底走哪一条道路这个最重要问题的关键时期的往事,又在我的头脑里活跃起来,当时摆在我面前的选择是:是在自己选定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呢,还是半途而废?

为祖国尽义务,这一直是我的最主要的最神圣的理想,我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过,没有违背过自己的良心,也没有在弟兄们面前耍过滑头,在战斗中,我竭尽全力争取圆满完成任务,给敌人造成尽可能大的损失。

我能够获得如此崇高的荣誉,多亏本飞行大队战友们的帮助,如果在战斗中没有他们的可靠支援,那我是连一半战绩也不可能取得的。

当然,在与敌机格斗中,我是不顾一切的,但是,如果没有我的僚机飞行员和其他飞行员的密切配合,那我的勇猛果敢精神也就无从发挥。

在回忆往事的时候,我承认,有时我不太照顾个别上级的情面,但是,他们也往往昧着良心来评价我的见解和我的所作所为,我与科拉夫大队长之间就是这样一种关系。

后来,他不能不承认我的战功,因而他也不得不改变对我的态度,从那以后,我们谁也不再提起以往的冲突,都只当作没有那么一回事,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未能全面和解,这也许是因为我们各自的做人准则不同吧,这当然都是后话。

渴望着能够回到老家去住上几天同想念玛雅丽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她在别的战役集群里工作,她在信里总是用各种暗号把他们部队的驻地告诉我。所以,我们偶尔也能会面。

这种偶然的短暂的会面,似乎不可能有什么有损姑娘名声的地方,但是,人多嘴杂,有的人偏爱凭空臆断,无事生非,各种各样低级庸俗的暗示飘忽而来,给我们之间的纯洁感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玛雅丽尤其受不了这种无端的屈辱,于是,我们俩商定,遇到第一个大城市,就去登记结婚,但是,这座大城市在什么地方呢?我俩何时才能在同一座大城市里会合呢?战争迫使她和我都不得不各走各的路线,战火会不会切断其中的一条路线而使我俩永远无法会合呢?

玛雅丽越来越为我的命运担忧,尽管从感情上说她需要我把她带在身边,但是,她却始终没有提出过这种要求,我们都渴望着在一起生活,我们之间的爱情,都已经向双方的父母说知了,但是,我们怕的是,似乎有人站在一边说长道短,在他们看来,我们的青春似乎不是被战争耗掉的。

对祖国承担的义务,要求我俩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战斗的需要,个人的幸福,那只能是第二位的事情。

到10月底,我军地面部队已经消除了塔夫里地区的敌人,正向更西的方向挺进。

11月初,一直由我们提供空中掩护的第18,19装甲旅,在其他地面部队的配合下,已经前出到彼列科普,苏军发动几次反突击,使这个装甲集团的进攻行动暂时受挫,但是,齐文强将军率领的部队粉碎了苏军的抵抗,强渡了锡瓦什湖,占领了北部的大片登陆场。

我们的部队所经过的道路,正是创建黑字紫色睡莲花旗帜的英雄们所走过的光荣而艰苦的道路,他们也象祖父辈和父辈们从前那样,勇敢坚定地前进。他们扛着炮弹箱,在齐胸深的结了冰渣儿的咸水湖中,不顾一切地奋勇前进,攻击敌人的筑垒防御地带。

敌人妄图用大炮消灭他们,敌人的轰炸机也载着重磅炸弹飞临他们的头顶。

我们飞行大队从巴斯赶到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作战地点附近的新阿斯卡尼亚,我们到达新驻地不久,空军副总司令、华夏英雄明见元将军就来到我们飞行大队。

我去迎接了这位著名飞行员,请他同全大队人员见面,他向大家讲了这一带前线的形势,随后就给我们下达任务:掩护强渡锡瓦什湖的地面部队。

他说:“绝本能让敌人的哪怕一枚炸弹落在我们步兵战友的头顶上,你们可以想象他们的处境该有多么艰难,冰冷的湖水、枪弹、炮弹,都在跟他们作对。我们不能眼看造自己的战友再受到炸弹的威胁。要做到这一点,现在,我们既有足够的力量,也具备各方面的条件,需要的只是充分发挥我们的作战智慧。”

我作为一个指挥员,同时又是一个飞行员,首先要明确的是完成任务的途径和方式,用空中巡逻的方式去完成这项任务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必须动用好几个战斗机飞行大队才行,一个飞行大队是办不到的。

我心里另有一套方案,我仅仅请求空军副总司令拔给我一部雷达和一部大功率无线电台,明见元将军答应明天就送到我们机场上来。

在所有主要问题全部解决以后,我请明见元将军看一看飞行员们穿的靴子,所有飞行员脚上的靴子,全都破烂不堪,看着挺可怜的。

“你们为什么不要求换发新的呢?”明见元将军问道。

“他们不给,说是穿用期限未满。”

“穿用期限?”他觉得这可真是怪事,“这个地方整月泥泞不堪,飞行员们整天在泥里蹚来蹚去,难道飞行员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拼命完成任务是错的吗?”

“我们也是这样跟他们说的。可是,我们的话,他们根本不予理睬。”

“靴子马上就给你们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