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42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三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三

掩护强渡锡瓦什湖的步兵战友,绝不让敌人的哪怕是一枚炸弹落到他们的头顶上,这是我们飞行大队受领的第一顶特殊战斗任务,我必须周密思考如何才能圆满完成这项任务,找出最可靠的掩护办法来。

我决定把一个飞行中队派驻在离锡瓦什湖最近的德鲁热柳博去,并且在那里建立值班制度,只要敌轰炸机刚一露面,值班中队就立即起飞,这是一个见了兔子才撒鹰的办法。

我们在主机场上用雷达搜索天空,在敌机尚未飞临前线上空以前,雷达老早就能发现它们。

只要标图员向我报告说发现敌机,我就发射信号弹,主机场上的值班飞行中队就立即起飞,在规定时间飞抵锡瓦什湖上空。

派驻在德鲁热柳博的飞行中队,除值班小队外,其余飞机全都由我用电话直接调度,如果我本人未出动,那我就根据雷达的指示来判断情况,并通过无线电指挥战斗。

派驻在锡瓦什湖边的飞行中队由老飞行员费多罗少校率领,从主机场起飞的各个机群,分别由列奇洛上尉、卢博上尉和叶廖明上尉率领出战,这几个人都是久经考验的指挥员,都是经过战火锻炼的空中战士。

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必从天明到天黑没完没了地去巡逻了,在需要的时候,我们的强大机群就会及时出现在锡瓦什湖上空,给敢于来犯之敌以强有力的回击,派驻在锡瓦什湖边的飞行员,甚至在黄昏时分也出动去截击敌轰炸机。

敌人的炸弹始终无法投到我军渡湖部队的头顶上,相反,被我们击中起火的敌轰炸机倒是连连坠毁于湖中。

如果遇上坏天气,锡瓦什湖上空平静无事,我就和卢别中尉一起出动,到湖面上空去搞游猎活动。

遇上低云天气,飞机就无法在前线上空活动,但是,低云天气却不能阻碍苏联飞机沟通后方与战场之间的空中联系,也无法阻止我和卢别中尉出去猎获它们。

我喜欢秋季的阴雨天,因为只有遇上这样的坏天气,我才能暂时摆脱大队里的繁琐事务。我想,这时候敌机一定会在海面上空无忧无虑地飞来飞去,我的和卢别中尉的飞机都带着副油箱,我们能够飞到远离战场的地方去搜寻敌机。

湿透了的土灰色大地,被雨水泡得发胀的草原上的大路,死气沉沉的村落,大河,它的颜色也象悬在我们头顶上的乌云一样,一片铅灰。

我们已经离开陆地。现在,我们耍紧贴着地面超低空飞行一段时间。只有飞到很远的天空去,我们才能碰上敌机。可是,这要飞行很长时间哪!既相信飞机,也要相信自己才行。

我们一心只想着搜寻到敌机,只要能遇上一架敌机,在那条航线上就准能搜寻到随后跟进的几十架敌机,在敌军的后方和前方之间一定有一条航线,因为敌人的陆路联系还没有被我军切断。

我在里海地区作战时,就已经习惯于海上飞行了,后来,又在塔甘罗格、奥西片科、马里乌等地区飞行过,但是,现在,当我向天空望去的时候,就不由地想到它是那样深,而家乡离我们又那样远,万一……什么都是救不了我们的。

能使我镇定下来的,只有均匀的发动机响声和全都处于稳定指示状态的仪表指针,我说我已经习惯于飞行,这未免有些绝对化了。

其实呢,每当我朝飞机外面看的时候,一见那幽深的天空,耳朵就突然听不见飞机发动机那震耳的响声了,这可怕的自然力,完全控制了我。只是靠着坚强的意志,才使我摆脱这块大磁铁的控制,重新回到飞机座舱这个安全可靠的小天地里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仪表指针。

可是,现在,刚一离开陆地,我就觉得飞机发动机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仪表的指针似乎也都跑到临界位置去了……要过一会儿我才能恢复正常感觉,才能感觉到飞机的飞行姿态完全正常。

我和我的僚机飞行员通了话。他的回话使我清醒过来,直到这时我才感觉到我们的飞行是正常的。

基地离我们很远了,为了找到敌机的航线,我们开始在天空中搜索,有时要改变航向。

突然,在我们的左侧,在略高于我们的地方,一架敌机正紧贴着云底飞行,这是一架四台发动机的苏军大型轰炸机。

我下降到离海面很近的地方,偷偷地逼近敌机,很近了,可是敌机仍然毫无反应。看来,敌人可能没有料到,在这样坏的天气里我们的战斗机会飞到这里来。

第一次连射迫使敌机向地面下降,再次连射,敌机被击中起火,向大地坠落,随即爆炸,地面上升起大火。

几分钟后,又飞来一架大型轰炸机,我刚想转弯向它发动攻击,只见地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大批敌机。

怎么办?

我们的燃料所剩无几,而且我们只能一架一架地去吃掉它们,不行,现在不能去惊动敌人的大机群,对付这一大群敌机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我们的燃料不够,又何况这会暴露自己而使敌人知道我们的战斗机到这条航线上来过呢。被我揍下去的敌机当然不可能去报告说,在这条航线上出现了我们的游猎飞机。

但是,如果打大机群,那些侥幸逃生的飞行员却会向他们的上级报告,这一来,就会惊动这条航线上的所有敌机。

我向那架刚刚飞到的敌军单机发动攻击,炮弹直朝着敌机的要害处飞去,敌机的机翼冒出来一缕细细的烟带,我从正在下坠的敌机下方掠过,转变后一看,只见地面上又升起一片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