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43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四

第七百四十三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四

我们返航落地以后,就把照相枪里的胶卷取出,冲洗完毕,飞行员们都好奇地不住地看胶卷上记录下来的敌机从飞行到下坠的全过程,我立刻向集群司令部报告了此次在敌人的后方-前方航线上游猎的战果。

列奇洛上尉听说我们此次出动很成功,就凑到我跟前来,说:“我也想要出去干一次。你把副油箱借给我用一用吧!”

“那你的副油箱呢?”

“你得了吧,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什么呢?”列奇洛上尉生气了,“你不是知道我把它扔掉了吗。”

“你要借用也行,只是你得另外找出一条新的理由来。你还记得你在大队部地下掩蔽部里说过的话吗?”

“你怎么这样刻薄呢!”

“不对!这不是刻薄,而是严格!我早就说过,副油箱是一定用得着的。”随后,我马上改用缓和的口气安慰他说:“你先略微等一等。我再出动几次,把敌机的必经之路探明以后,就让你们出动,行吧?”

列奇洛上尉走了。一位机械师跑到指挥所来,“中校,靴子到了!可是,他们胡乱发放,谁捞到手就算谁的。”

“怎么能这样胡来呢?”

“大队部原来规定的,说是要首先先尽着他们的通信员、书写员、打字员发!”

待我赶到仓库时,崭新的油帆布高筒靴早已分发到大队部工作人员的手里了。

“把靴子全都装到车上去!这些靴子只能发给那些整天在机场上蹚泥的人穿,坐办公室的人穿旧的也行嘛。”

飞行员、机械师、机械员,全都领到了崭新的高筒靴子。

待靴子发放完毕,我和卢别中尉又向天空出动了,这一次,我们又在原先的地方消灭了一架敌机,很明显,这里正是敌机的必经之路!

返航落地以后,我制定一个计划:在这条航线的必经之路上找一块地方,布置一个飞行中队,从那里出动去迎击敌型轰炸机。

在机场上,有人通知我说,副参谋长来电话,命令我立即向他回话。

“你为什么不经批准就擅自出动?”我在电话里报过姓名以后,祖索副参谋长严厉地问道。

“没有规定禁止谁出去打仗呀,将军。”

“我就是要禁止你出去!”

“您怎么能禁止我出去作战呢?”

“我就是要禁止你出去!难道让别的飞行员出去不行吗?”

“在这一带上空,敌机大批大批地飞来飞去。”

“不管怎么说,只要一发子弹落到你的头上,那就……两次荣获华夏英雄称号的人可不多呀,这难道你不知道吗?”

“子弹在什么地方都是可能碰上的。”

“不准你辩解!这是我们总司令的命令!不许你出动……还有,副司令向我说,你搞起游击习气来了,我的雄鹰!”

我一听就知道这指的是发放靴子的事。

“这靴子是我给飞行员们请领的,空、地勤人员都没有靴子穿了,可是,他们却把靴子发给了司令部工作人员。这……”

“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你做得对。明天10点钟以前,你要到达我这里。”

“是!”

机场上有事,耽搁了一些时间,我回到宿舍时,天已经不早了。我在过道里听到一阵阵的哄笑声,于是,我停住了脚步,原来,苏霍中尉正在给战友们讲那一段全大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故事呢,这个故事的结局颇为狼狈。

“就这样,我们跟姑娘们闲聊一会儿,就回家了。”苏霍中尉讲道,“哎哟,熄灯时间已经过了。”

“没关系。那你就接着讲熄灯以后那一段吧。”

“也许是我和杰夫上尉都喝得多了点吧,要去见姑娘嘛,总得鼓足勇气呀。

我们在泥浆地上噗嗒噗嗒地慢慢走着,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走着走着,一下碰到铁丝网上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管它呢,过去再说,反正我们心里有数:大方向没有错。

杰夫上尉在一头使劲往上攀,我在另一头也使劲地往上攀,我从上边跳下来以后,就朝前走去。

突然,眼前出现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那简直就象猫头鹰的眼睛一样,眼睛上头还长着角呢!我连忙倒退,身后就是铁丝网,可是,那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还有眼睛上头长着的犄角,也跟上来了。

我已经退到铁丝网跟前,我把手指插进铁丝网的网眼里,刚要往上爬,这两只犄角就顶到我的屁股上,一下子就把我甩到铁丝网的那一边去了,那简直就象弹射出去的一般。

我仔细看了一眼:到底是一只野山羊呢,还是大角羊呢?一时分辨不清。

这时,只听得杰夫上尉喊道:老哥,我这里有野牛!

我赶紧跑过去救他,他也被什么东西给甩得老高,随后就掉在我的身边了……

总算侥幸,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来。只是我们两个人这刚上身的新马裤,都被豁开两个大窟窿,没办法,我们只好红着脸去央求姑娘们帮我们把这个难堪的大窟窿缝合起来。”

“好一对儿共患难的多情郎官!”

这声音我可太熟悉了,这不是别金中尉吗?我高兴极了!

“可不是,这一次约会我们付出的代价可不小。”苏霍中尉接下去说道:“杰夫上尉的金表都被杂种野牛给踩进稀泥里去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摸见……总之一句话,你别金要想去的话,可得先把每一条小路都摸清楚。”

“我可不让你们把别金也带成象你们一样狼狈的流Lang汉。”我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说笑着打断了苏霍的话。

“在我还没有壮实起来以前,那是自然的了,中校!”别金中尉依然那样消瘦,面色惨白,他向我报告说,他回大队继续服役。

随后,他不无自豪感地说起健康鉴定委员会成员检查他的健康状况时,他是多么起劲地摇晃着他的胳膊,尽管痛得他豆粒大的泪珠子一个劲儿地在眼眶里转悠,他硬是咬紧牙关顶过来了。

我发现,别金中尉的一双眼睛,正在羡慕地盯着杰夫上尉、罗菲莫上尉和苏雷上尉呢。是啊,他们都是一起来到我们飞行大队的,可是,除了别金中尉以外,他们每一个人的胸前都佩带着一枚勋章。

别金中尉说,出院之前,医院要给他开一个月休假期,但是,他谢绝了,决定立即回到飞行大队里来。

“你想飞了吧?”我问道。

“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