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49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

第七百四十九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

今年,各种庆祝活动既广泛又隆重,数万名军人荣获勋章和奖章,在晚会上和集会上,广大官兵都在悼念为了祖国的荣誉和自由而牺牲的战友。

北方的冬季,天气变化无常,有时甚至冰融雪化,我和马雅丽都很久没有坐过旅客列车了,现在,列车正载着我们东去,列车驰过新西伯利亚以后,大地呈现一片银白色,车窗上布满了冰。

车站,小市镇,大城市,一个接着一个地向后掠去,积雪复盖着那些惨不忍睹的废墟,沿途地名全部是手写在残坦断壁上的,但是,所有这些城市都是有资格自豪的。

新西伯利亚、克麦罗沃、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坎斯克……在这些地方进行了多么残酷激烈的大会战啊!

庆祝节日的标语,以及紧张的劳动生活情景,都使人振奋,这表明,惨遭战火破坏的一切,都将迅速复原。

当列车快要抵达伊尔库斯克时,我想起去年夏天我在伊尔库斯克大街上碰到的一件事,那时,空军总司令部紧急召见林卡上尉和我。

我们都身穿满是汗迹和尘土的前线制服,脚蹬破旧的高筒靴子,头上戴着在飞机座椅上揉搓得不象样子的褪了颜色的军帽,离开了中亚的前线机场。

我们飞行了一个小时就来到人流不断的伊尔库斯克大街上,几个小时以前我们还在小镇机场上呢,几个小时以后就出现在热闹的城市大街上了,这突然的变化,使我们觉得自己就象乡下佬进城似的,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

见到这和平的日常生活景象我们都很高兴,两只眼睛不住地东张西望,什么都想要看上一眼,竟没有注意到一位上校已经走到跟前。因为没有给他敬礼,他把我们叫住了。

“你们不给我敬礼,这是违反规定的!象你们这样的人,我不知提醒过多少了,我都腻烦了。”尽管我们向他道了歉,他还是训斥了我们一顿。

我把这件事说给玛雅丽听,指着她的士兵军大衣说:“你给人家敬礼的机会可比我多着呢。”

“只要我能到大城市去看一眼,那我宁愿迈着正步,老是举着手,从城市大街上走过去。我从来还没有到过大城市呢。”

那时召我到伊尔库斯克去,是为了接受乌拉俄联邦政府颁发给我的一枚战功勋章,当时的伊尔库斯克是乌拉尔联邦的临时首都。

第二天,我们就返回中亚的波波维切斯卡亚机场,现在,又召我到天津的空军总部来干什么呢?我一直在猜想着,我们现在是两口人了,妻子就在我的身边,我不能不为对方着想。

到空军总司令部人事局以后我才知道,他们打算叫我担任空军战斗机部队战斗训练部部长职务,事情如此出乎意料,职位又如此之高,我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是,这位在我当机械师时曾经派我到空军学院去学习的经验丰富的人事局局长尚明山将军很理解我的处境,他没有催促我立即答复他。

“你好好想一想再答复吧。我叫他们给你办理明天的入门证。”

我返回招待所去,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也需要同玛雅丽商量商量,说实话,我随时都能答复人事局局长,那就是我实在不愿意接受这个职位。

当然,空军总司令部工作更稳定些更安全些,不过,我另有想法。我想,我刚刚学会打仗,而现在离战争结束还远着呢,要是我现在离开前线,那我的战友们会怎样看待我呢?他们一定会说我贪图安逸的生活,也许会对我产生更坏的看法。

不行,我不能让我的战友们在背地里这样去议论我,战斗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天,一直打到苏联人不想打了为止,是我唯一的不可动摇的愿望。

当我同玛雅丽商量时,她完全赞同我的想法,她也不愿意离开炮火连天的前线。

第二天早晨,我就去见人事局局长,对他谈了我的想法,他没有料到我会拒绝这个职位,看样子,他似乎不太高兴。

“你怎么一张口就说我不愿意呢!别人都很需要你的作战经验嘛……担当这个职务是要授予你将军军衔的呀。”

我只好另找一条象样些的理由了。

“要说作战经验,我是积累了一些。但是,这样重要的职务,我是担当不起来的。”

“会有人帮助你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只好有话直说了。

“战争不结束,我就不离开前线!”

人事局局长默默地把我的档案材料推到一边。

第二天,他带领我去见空军主帅伍思想上将,在同空军主帅的谈话中,我重复了我拒绝这个职务的理由,他同意放我回到我原来所在的飞行大队去,我无法掩盖此时的喜悦心情,我的心早已飞到我们飞行大队的驻地切尔尼戈夫卡去了。

可是,空军主帅交给我一项任务;“你到几个飞机工厂去看一看新式飞机,我们的新式飞机要比现在的强些,我们打算给你们一批F-10c型或F-10型新战斗机。这都是性能优异的飞机!”

这正合我的心意,我们大队的飞行员早就想要改用新飞机作战了,更何况我还从未到过飞机工厂,也从未见过怎样制造飞机呢。

飞机,这是人的聪明才智和勤奋劳动的结晶,是我的至爱之物。

晚上,我同玛雅丽一起到天津大剧院去观看演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和大剧院的瑰丽环境,新颖的节目,使我们暂时忘却战争,也不再去想前线了。

我们现在置身于和平的生活环境之中,用不了多久这种生活就会全面到来,可以说,指日可待。

我俩谁也不再提起是否留在大后方的问题,我们一心只想着要珍惜我们同战友们建立的战斗情谊。

幕间休息时,我出去吸烟,把玛雅丽留在原来的座位上,待我回来时,玛雅丽不见了,原来她正坐在休息大厅的椅子上伤心呢。

她直言不讳地说,她很不愿意以一个士兵的身份穿着笨重难看的高筒靴子出现在大剧院里,这里的一切,都能唤起人们对美的向往,都与我们前线的观念和习惯毫无共同之处,此时此地她的心情我是很理解的。

第二天早晨,在我到黑字一号机场去飞行以前,我同玛雅丽先来到百货商店,售货员热情地帮她挑选她所需要的东西,于是,我就把她留下来,请售货员帮我照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