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48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九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九

回到天津之后我去试着了解这一段史实,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查找一些资料,但久久不能写出我心里的那般崇敬,那般悲壮,但在自己内心里又要一定写点什么,只是为那些鲜为人知的英烈、那些值得景仰和记住的人们。

我也曾经茫然地发信给航校的杨老师,向他请教我能写点什么?

他说:一个人和一群军人的现场感受。”他们走啦,唱着豪迈的战歌走的、走的是那么的悲壮,战士上战场什么也不想,只有一颗冒火的眼对着狗财狼、牙齿紧紧咬仇恨压胸膛……

我看到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们的墓碑铭文,而且有清晰的肖像,每张脸庞,无不是坚毅、英武,透着年轻。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写就我们这个民族的不屈,换来国家的独立!我打心底里敬佩他们。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贝加尔自治区的华夏汉代文化博物馆占地面积133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100平方米。

馆内建筑有仿汉石阙大门、汉墓保护展示厅、主体中心文物陈列厅、办公楼、保安宿舍楼等仿汉代风格建筑,是华夏贝加尔自治区境内唯一以汉文化展示为主的博物馆。

汉代文化博物馆以收藏、研究、修复、陈列汉墓出土文物为主,兼藏汉代之前的传世文物,藏品的种类丰富、历史悠久。

现有馆藏文物多达5200余件,一级文物21件,二级文物177件,三级文物289件。

文物年代跨度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起至两汉,种类涵盖陶器、青铜器、金银器、玉器、玻璃器、铁器、水晶玛瑙、琥珀松石、书画扇面、古瓷器、明清家具、古册籍、碑刻、竹木象牙工艺品等。

馆藏文物以汉墓出土的带酒铜提梁壶、玻璃杯、六字铭文出廓玉璧、金、玉带钩、紫水晶长串穿珠等闻名于世,反映了汉代文明的悠久历史。

随即,我的老师给我寄来了他的书---我认识的历史,以此作为他对我的回答。

对于历史,我们总是应该用审慎的态度来思考、揣摩,而每个人都会对不同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有着自己的好恶观念。

对于汉武帝,我总的评价是--千古之帝王,旷世之奇才。所谓非常之时需待非常之人,无论从文治武功,还是胸怀肚量,都堪称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

首先说文治。

在先秦,中国文坛上的现象可以概括为百家争鸣,无论三教九流,都可以在这一舞台上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都会在身前生后有无数拥趸,这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思想理念最丰富、最自由的时代。

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后,提倡以法家之道治国,用严刑峻法和中央集权来实现国内的统治,虽然这一举措随着秦王朝的灭亡而迅速被大多数人所忘却,但这却阴差阳错地构成了汉武帝成年后执政的根本思路。

也许大家会问:汉武帝的执政思路不是走儒家的路线吗?不是他为后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文化现象铺平了道路吗?不是他发现了董仲舒、严助等一大批儒学人才并逐一予以重用吗?

不错。这些都是汉武帝的功绩,但我们必须首先明白一个道理。

汉武帝的一大政绩是所谓中央集权,即将朝中三公(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的权利逐渐削夺,将权利集中于中央,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使用强硬的政治手段,行法家之道。

所以我认为,汉武帝是睿智的,他并不将自己的执政手段限制于某一门某一派的思想,而是博采众长,什么有用就用什么。

在他的统治下,一批又一批的旧权贵被打倒,而众多代表新势力的年轻人被纷纷录用,虽然他的做法逃脱不了封建统治阶级的局限,但就当时汉王朝的发展而言,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

在他的朝代中,有董仲舒这样的大思想家,有司马相如这样的大文豪,也有着太史公这样留下千秋奇书的英才,我们平常提到汉朝,总是说文景两朝粲然文治,而武帝似乎一如其谥号,只见武功,其实不然。

虽然经过武帝一朝,中国文人的思维方式开始受到独尊儒术的限制,但在当时,这对于迅速增强国力,团结控制民心,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

其次谈武功。

这一点想必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汉武帝之所以谥号武,也正是为了彪炳其千秋战功。

自秦始,北方匈奴部落的侵犯就已经成为了当时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从蒙恬北筑长城到汉高祖的白登之围,一直延续到武帝初年始终执行的和亲之策,都是纯属无奈,不得已而为之,一味地被动挨打,所签下的也都是城下之盟,带有着显而易见的屈辱和妥协。

客观地说,在刘邦定天下的时候,纵使中原因为长年的战乱而满目疮痍,当时汉朝的整体实力也是远胜过匈奴部落,经过文景之治长达四十三年的医治理疗,国家综合实力又有了一定的提高。

那么,为什么在如此之长的时间里,汉王朝只能对匈奴采取屈辱的和亲政策呢?我的答案也许是比较有趣的,那就是一位曾经在中国近代政坛掀起惊涛骇Lang却难以善始善终的人物所常说的一句话--攘外必先安内。

为什么人虽多却打不过呢?答案只有一个:窝里斗。

这个也是中国历朝历代都普遍存在的很现实的问题,寥举汉景帝一例,这个在位仅十四年的明君却经历了种种让人难以想象的政治风暴。

从年少时误伤吴王太子而交恶于吴王,到后来的七国之乱,从立太子到废后废太子,从压制亲兄弟梁王到除掉平七国之乱的功臣周亚夫……太多太多的事情让他无暇北顾,只有寄希望于自己的儿子这一辈人来完成。

这都是血淋淋的事实,都是无法更改的历史,中华民族在忍受屈辱的同时也在默默积蓄着勃发的力量。

到孝武初年,汉朝国力以较建国之初为强,军事实力也有了和匈奴比拼的资本,但到武帝真正掌握政权之后,他还是忍耐了数年没有出手。

为什么?还是要先安内,这一次他针对的还是以前他父亲曾经面对过的势力:压制诸侯王,除掉窦家和田家的势力,同时打压地方豪强。

不得不提的是是时尚年轻的刘彻已经敢于小范围地动用军事力量,平定了东南部小国的叛乱,这也为自己全力北顾扫除了后顾之忧,从战略的角度上来讲,这一点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从汉匈双方的总体实力上来讲,其实武帝的胜利应该是历史之必然,只要汉朝军民一心,全力备战,就拥有了战胜匈奴,夺取最终胜利的资本,但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在这场战争中,武帝做出了两个更本性的英明决策,从而顺理成章地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一曰民心。

上文说到:只要汉朝军民一心就可以得胜,可这寥寥数字相要落实起来谈何容易?之前我提到的武帝在掌权之后数年间的对内政策就是对这一点的具体实施。

在朝内,他打击权贵,统一朝臣的意见,重用支持他政见的新人,充分扶植其妻族的力量(即卫、霍两大家族)。

在国内,他鼓励全民养马,积极推广铁质农具的使用,从而增加了粮食产量和政府总体税收。

在有了人气和财物之后,他才能得心应手地去实现他毕生的梦想。

二曰任将。

汉武帝在对匈奴的作战中,主要倚重的是两个将领,也就是后来的两个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和其外甥——骠骑将军霍去病。

这两个任命非常能够显示武帝的用人之道与用人之明。

首先,他像东晋重臣谢安那样任人不避亲,敢于重用两个皇后的直系亲属,当然,这二将也有足够的能力担当重任。

其次,他挑选的这两个将领都是性格鲜明之人:卫青老成持重,是从历次对匈战斗中逐步成长起来的大才。

霍去病则多少给人以有点鬼灵精怪的感觉,他作战不拘于常法,往往能够出敌之意料,是一位少年得志的英雄将领。

二人一奇一正,相辅相成,联袂成为了匈奴人的噩梦。

可以说,汉武帝在这两个将领的任命上是极其英明的,他看中了卫青的持重和谨慎,也看中了霍去病的机制与反常,在他的合理调遣下,终于赢得了对匈战争的全面胜利。

从此之后,匈奴部落远遁西北,余部也再难成气候,最终,汉初屈辱性质的和亲变为了昭宣中兴后恩赐性质的和亲,也终于使中华民族得以扬眉吐气。

最后,我想再简单说说汉武帝执政期间的一些错误和缺点。

其中有若干错误的性质是很严重的,险些造成了当时局势的动荡和政局的颠覆,这其中包括其晚年的太子叛乱事件,还有对李陵降敌一案做出的过激反应。

另外,过分动用武力的必然结果就是穷兵黩武。

武帝一朝,通过对外战争将国家的地域扩大了将近一倍,可全国人口也差不多少了一半,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生活水平这一衡量标准上远远不如文景两朝。

所幸的是,武帝晚年认识到了自己的过失,下诏罪己,以文字形式将自己的罪过昭告天下,这也可被看作是古代封建帝王中一个极为难得的楷模吧。

无论文治、武功,武帝都是帝王中的翘楚,巩固了大一统的汉朝统治,完善了中央集权制,确立了儒学的低位,功大于过,所以有汉朝后华夏族叫汉族,其文字叫做汉字之实。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是当时的话。

和平当然众所欲也,但必要时,以军事手段解除国家发展甚至首都安全的威胁,意义应是积极的,当然,兴师必然动众,劳民就会伤财,但与穷兵黩武之说还是有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