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54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五

第七百五十四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五

于是,我立即带着卢别上尉登上火车,列车载着我们慢腾腾地向东驶去,车窗外面,散发着春天气息的西伯利亚大地向后飘忽而去。

途中无事,浮想联翩:前线形势的巨大变化,我们的空军成长之快,使人几乎认不出它原来的面貌了,即将到来的战斗。

我的战友……卢别上尉就在我的身边。他,就是那些和我一起在炮火横飞的蓝天往来冲突的许多飞行员中的一个,卢别上尉是我的第二个僚机飞行员,第一个僚机飞行员早在中亚空战中就牺牲了。

我们拿到F-11型歼击机调拨通知单以后,就动身赶往离城不远的飞机工厂,卢别上尉乘火车去,我是坐着通信飞机去的,这架飞机由一位飞攻击机的飞行员驾驶。

我们在森林上空飞行,飞机颠簸得很厉害,后来,我们看见下面有一条小河,我就请求飞行员让我来驾驶一会儿。我一推机头飞机就朝着河面俯冲下去,在几乎既要接近水面时才改平。

我们的飞行高度几乎与岸平齐,在前线,我们这些好钻玉米地的飞行员常常飞得这样低,为的是不被敌米格战斗机发现。

我迟迟不想把驾驶杆归还给那个飞行员,一直驾驶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忽而从电话线上边跨跳而过,忽而在河流的急转弯处把飞机猛拉起来,左右两侧都是茂密的森林,宛如两堵高墙,把我的飞机夹在中间,触景生情,我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西伯利亚前线,我很久没有见过如此迷人的自然景色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才把驾驶杆归还给那位飞行员,他也学着我的样子,紧贴着河面飞行,这时,我突然发现眼前火花闪耀。

噢,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飞机挂住了电线,电线缠在飞机上,被飞机拖带着呢,火花不住地闪耀,飞行速度在不断地减小着。

我下意识地紧紧攀住座舱的风挡,准备在飞机掉进河里去时好从舱里爬出来,飞机飞得越来越低,尽管螺旋桨依旧动着,可是,那位飞行员却好象是预感到末日来临,无可挽救,正呆坐在那里束手待毙呢。

在这千钓一发之际,我突然产生力挽狂澜的念头,决心把飞机从机毁人亡的绝境中拯救出来,我立即抓过驾驶杆,迅速操纵飞机向着岸边转弯而去,幸好飞机还听我使唤。

河岸在迅速向我移近。我又象以前坠落在达维亚森林里时那样,双臂用力抓住面前的仪表板。

飞机刚飞上岸边,立即摔在一块平地上,一阵猛烈的撞击,随后一声响亮,飞机解体了,就在这一霎那间,我从摔坏的座舱里跳出来了。

只见那位飞行员满身是血。我急忙跑上大路,叫住一辆汽车,我和车上的人一起把他送到就近医院,医院为他包扎了,同意由我把他送回城内家里去。

在护送他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一次的飞行事故,为什么会出事呢?我想起了祖索副参谋长对我的批评。

当时,他狠狠地批评我并不是因为我耍把戏,而是因为我不该在新飞行员面前做那些高难飞行动作,现在,我才真正认识到我的罪过,我不该在一个经验不足的飞行员面前卖弄精神,让人家也学着我的样子飞,这不是,他当即模仿我的样子,结果差一点使我们两个人都送了命。

在远离前线的小河上白白送命,这可太不值得了,我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儿。

我把他护送到家以后,他的亲人无论如何也不放我走,定要留我在他家过夜,盛情难却,我只好从命。

晚上,邻居们都过来看望受伤的人,其中,有一位标致的中年知识妇女,她把手伸给我,自我介绍说:“苏安元兰。”

我真想冒昧地问一句:“您是著名的飞行员苏普中校的亲属吗?”可是,我不便开口,她似乎从我的眼神里察觉到了我的意思。

“我是你们空军装备部长安捷的女儿,请您到我家去坐坐吧,我领您去见一见苏普的母亲好吗?”

就这样,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有幸得以拜访这位具有独创精神的空战能手、斤斗动作的创始人、空战史上第一个以撞击方式消灭敌机的著名飞行员的家,他们给我讲了很多有关苏普中校的趣事,拿出珍藏的照片给我看,而且还送给我一张珍贵的照片留念。

第二天早晨,我动身去飞机工厂,在工厂门口遇见了卢别上尉,我和卢别上尉各领到一架崭新的F-11型战斗机,随即升空向西方飞去,我们要在前线解决为我们飞行部队调试这款原型战斗机的问题。

这款战斗机的性能非常好,飞行员都有一种特殊的鉴别能力,他一眼就能看出一架飞机的好坏、发动机的功率大小、操纵性能如何、整体布局是否协调完美。

我看了看机关炮射击手柄和仪表,心里非常高兴,如果未来我们空军战斗机大队都装备这种战斗机,那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我和卢别上尉比翼飞行,西伯利亚中部的森林和田野从我们机翼下面向后退去。

当我们来到空军司令部交涉飞机调拨通知单问题时,许多人又惊又喜地问道:“你还活着?!”

我开个玩笑敷衍了事。

“你还开玩笑呢,人家说,雷金上校机毁人亡,已经埋葬过了。”

“是谁说的?是飞机工厂来了通知吗?”

“不是。是外电这样报道的,说是已经派遣专人调查事故去了。”

看来,外国记者对我这个人还挺感兴趣呢,要不,他们为什么要散布这样的谣言呢?算了,只要这种无稽之谈不致惊扰司令部工作人员,那就随它去吧。

事情如此出乎意料,使我和卢别上尉都感到震惊:如果司令部里的人也如此认真地看待这次意外的飞行事故,那他们就可能把我们扣留起来,叫我们说明事故发生的原因,我们连午饭也没有顾得上吃,就急忙赶到机场,驾起崭新的闪闪发光的战斗机起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