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56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七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七

当天,我们就为他举行了授予少校军衔的仪式,他感谢授予他的崇高荣誉,他还向全体飞行员讲述了我们飞行大队战争初期涌现的英雄人物,讲述了索科上尉、宪金上尉、吉亚科少校的不朽功绩。

转场行动已经开始,这时,突然接到一份电报命令,内称:原全集群转场地点变更,命令你们向雅西加一带转场,航线突然改变,这在战争中是常有的事,我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我现在的处境太困难了,因为一部分乘车转移的人员已经上路,而我却又不得不重新组织全体人员转场。

我见机场上停着几架c-47型运输机,从飞机的编号可以认出,这是从阿斯塔纳来的,看样子,他们是要返回阿斯塔纳去的,我想,要是能利用这些运输机把机务人员转移到新的地点去,那该多么节省时间啊。

运输机的飞行员同意帮助我们摆脱困境,条件是我们必须供应油料,这个问题当即解决了,运输机载着我们的机务人员和司令部人员朝着鲁特河方向飞去。

我们飞行集群的航线,将把我们引向直捣乌拉尔山脉以西的胜利道路。

我们飞行集群现在就驻扎在叶尼塞河的东面,其中的两个飞行大队经历了漫长的艰苦考验,如今又返回到驻扎过的那些前线机场上来了。

那些熟悉的绿色丘陵地,辽阔的田野,那些由于盖满尘土而显得灰白的弯弯曲曲的条条大路,星罗棋布的市镇和村庄,又都呈现在机翼下面,可是,那些在战争初期和我们一起且战且退的老战友,有些人是再也看不到这些了,再也不能感受这重返旧地的喜悦了!

我和副司令吴京将军商量过我们飞行集群的部署和当前的任务以后,我就驾机飞到一个绿草丛生的机场,从这个机场上,能够清楚地看到涅斯特河。

我把飞机滑行到停机坪以后,立即打开座舱盖,草原的气息扑鼻而来,沁人心肺,周围的一切多么象1949年的5月啊!在机场南边不远的地方就是别利齐镇,它就隐藏在这一带山岗的背后。

一辆摩托车疾驰到我的跟前停下了,我从座椅下面取出软胎军帽,穿戴整齐,从座舱里跳到机翼上来。

这个人怎么这样面熟呢?难道他就是费吉上尉吗?可不,正是他,还是那满脸的连鬃胡子!

我一直在惦记着他和他的妻子瓦利娅,整整一年半听不到他们的音信了。

“噢,你已经两次荣获华夏英雄称号了,雷金!我可不敢高攀您这位贵人哪。”

“收起你那一副腔调吧!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带着一个飞行大队在这里闲呆着呢……”

“当上大队长了?”

“嗯。”

“这么说,你也不是人人都敢于高攀的了,长官嘛!”

此时的费吉中校谈了谈自己的情况,他从黑字军事大学空军学院毕业以后,就被任命为战斗机飞行大队大队长,他在这一带前线已经打了一段时间了。

“走,到我那里吃饺子去!”费吉中校突然说道。

我很想跟他多谈一会儿,打听打听这一带前线的情况,敌人的动向,当然,也想知道他和瓦利娅的生活情况,可是,飞行集群里的一大堆事情总不能搁下不管哪。

“等我熟悉熟悉情况再说。这一顿饺子,我总是要去吃的嘛。”

“那也好。晚上我派车来接你。”

在集群司令部里,待我处理的文件堆积如山,祖索将军已经离开此地上任去了,也许是他等不及了吧?也许是因为第16飞行大队刚到前线就发生了事故才促使他提前离去的吧?

科拉夫中校从第16飞行大队来了以后,会同集群事务参谋一起,向我报告了事故经过,奥菲上尉的飞机坠入螺旋,他跳伞迟了,坠地牺牲,他的遗体已经埋葬。

我应该详细问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故,飞机是谁经手检查的,可是,我觉得喉咙发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不幸的消息对我震动太大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小伙子、好飞行员,更使我难过的是,他的光辉的战斗历程竟被一次荒唐的事故所断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终于向面对着窗口朝外闲望的科拉夫中校发问了。

“在机身里发现机械师遗忘的工具,盘旋的时候,飞机重心失控。”

这就是说,飞机未经必要的检查就放飞了,我这样想着。看来,科拉夫中校也正在等待着我对他的工作做出这样的评价呢,但是,我没有吭声。

我想待我略微镇定些再说,科拉夫中校似乎猜透了我的想法,故意若无其事地说道:“埋葬了奥菲上尉的遗体以后,卢博少校把奥列菲连科的飞机号码砸下来了……他们都喝得酩酊大醉,胡闹起来。卢博少校在争吵中把邻大队的机械员打死了,遗体已经理葬。”

集群事务参谋马奇涅中校无意中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们这个集群还要出大事呢!”

他和科拉夫中校唱的是同一个调子,好象是在说:“这与我们毫不相干。”

我不满意他们的这种论调。

“照你们的意思说来,那不就是在劫者难逃了吗?请问,未经检查的飞机是谁放飞的?发生机毁人亡事故以后,又是谁放任飞行员不管的?”

科拉夫中校猛地抬起头来,他应当知道他是问心有愧的,因为我不在场时是他负责指挥原来的全大队的,我在等待着他的回答,可是他却一言不发,看来,他是难于反驳我对他的批评的。

为了暂时把这件事搁下,以便研究其他问题,我说道:“算了,以后我们再详细谈这个问题吧。我们大家应当齐心协力地把我们这个飞行集群整顿好。”

在这以后,我不论是在做什么事,心里总是放不下奥菲上尉和卢博少校的事情,列奇洛上尉也是有责任的,他身为第16飞行大队第2中队的中队长,不该如此疏忽大意。

我们这些人既然身为指挥员,就必须对部队负责,随时关心部属的战斗准备,珍惜他们的生命,关心他们的生活,注意他们的行为举止。

飞行员们能否取得战绩,他们的精神状态和纪律状况,一句话,一切关系到我军军威的事情,我们这些当指挥员的和一切机务工作人员,都是举足轻重的。

尤其现在,当战争正处在严峻时期,我们肩负的责任就更为重大。为什么在飞机起飞以前,无论是列奇洛、科拉夫,谁也没有想到要检查飞机呢?为什么谁也没有命令大队机务参谋去做这件事呢?他们全都忘记了卢卡维上尉的惨痛遭遇,难道这样的教训不应当牢牢记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