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58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九

第七百五十八章 天空战记一百三十九

空战开始了!叶廖明少校正在与敌机周旋,此时,他正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我只有缄默不语,否则,就必然会分散他的注意力。

叶廖明少校采取的行动完全正确,他正在带领机群迅速爬高,我方的牵制兵力——四机编队,已经向敌护航战斗机发动进攻了,敌护航战斗机正向高处窜去,现在,正是攻击敌轰炸机的大好时机。

我真想立即向叶廖明少校发出攻击命令,因为首次出现的大好战机,常可左右空战的结局,不过,一个真正的战斗机指挥员会放过这种大好战机吗?绝不会的!

看,叶廖明少校已经向敌轰炸机机群的带队长机发动攻击了,我虽然看不见机关炮炮弹划破长空的痕迹,却能听得见炮弹冲出炮口时的轰然巨响。

敌带队长机既来不及向一旁躲闪,也来不及俯冲溜掉,当即凌空爆炸,这架敌机的下场,与被我在托克马克上空击毁的那架敌机一样的悲惨。

“干得太漂亮了,叶廖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连连夸奖。

空中同时出现几处急剧飞转的旋涡,空战同时在几处猛烈地展开了,现在,我必须更加严密地观察这瞬息万变的空中情况。

4架敌机正在向叶廖明少校的双机组猛扑,我必须立即向叶廖明少校报警,可是,用不着,叶廖明少校已经与敌机周旋起来了,这是一处激战区。

在叶廖明少校双机组的上方,斯塔尔奇科上尉率领的四机编队,正在对敌护航战斗机发动垂直攻击,我方这4架战斗机在退出攻击的同时,又向敌轰炸机猛烈地开了火,战斗机在高速飞行中射出去的炮弹,威力尤其可怕,两架敌轰炸机被击中,当即拖着浓烟向地面坠去,这是斯塔尔奇科上尉和托尔别耶中尉的战绩,我方的另一个双机组也冲向敌群。

耳机里传来斯塔尔奇科上尉慷慨激昂的口令:“奥尼先!狠揍!尼基京,狠狠地揍它!”话音刚落,当即又有两架敌机被揍下去。

在高空,我方的一个小编队正在与敌米格战斗机机群激战,我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这个空战区,我从叶廖明少校的报告中得知,这个小编队的长机飞行员是瓦什科上尉。

我一边鼓励他,一边指挥他,空战异常激烈,敌我双方一大群飞机搅作一团,流星闪电般地穿来穿去,简直是一场混战!

只见一架战斗机裹着一团大火向地面坠去,这是敌机呢,还是我机?我连忙举起望远镜看去,只见飞机上的红五星标志从眼前一闪而过……又一架敌机完蛋了!干得太漂亮了,小伙子!剩下的敌机惊慌地退出战斗。

发动攻击的大好时机又到了,不知道又有哪一个倒霉的家伙再也回不了家了。

替换叶廖明少校机群的我方战斗机机群已经飞临前线上空。

“老虎,我是卢博,我是卢博。请告知空中情况。”

卢博!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是那样坚定有力,竟使我感觉不到他离我那样遥远,我只觉得他就在我的身边。

这时,我不由地想到他的情绪,想到那个宪兵上尉,当然,在战斗出动之前,宪兵上尉是不会跟他说什么的,想到空军宪兵司令部关于逮捕他的决定,我想向卢博少校说几句振奋神的话,卢博少校当然知道,现在的老虎就是我——雷金。

从他向老虎发出的简短话语里,我感觉到了战友的深情厚意,他是在向我问候,是在向我诉说他的情况,是在向我表达决心:“你看着吧,你看我怎样狠揍这一群**子!”

我知道,他在飞向巡逻空域的时候,是难于什么都看得清楚的,我向他通报了空中情况,命令他深入到敌后去,因为下一批敌轰炸机过不了多久就会飞来。

卢博少校率领着两个八机编队,他们一边爬高,一边向叶尼塞河彼岸飞去,他们已经消逝在远方的蓝天之中,我能够收到的仅仅是卢博少校发出的寥寥无几的口令:有的是向飞在高处的罗菲莫上尉的双机组下达的,有的是向八机突击编队的带队长机霍夫图上尉发出的。

趁着眼下平静无事,我赶紧点着一支香烟。

提起霍夫图上尉来,我不由地想起他和他的朋友基洛先上尉来,这两位飞行员,也和奥菲上尉一样,都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平静的后方生活来到前线的。

当时,曾经有人命令他们返回阿斯塔纳去,可是,他们硬顶着留在前线不走,尽管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会因为违抗命令而受到严历惩处,这两个小伙子作战英勇机智,完全没有什么可以挑剔之处。

人之所以有时干出蠢事来,那往往是因为客观条件不符合他的意志和愿望,或者触怒了他,如果一切都能如愿以偿,如果他的良好愿望和正当**得以实现,那他就会象戒掉恶习一样,变得更好、更纯洁、更善良。

我在想,卢博少校犯下的不可容忍的大错误应当如何解释呢?

但是,我没有工夫去细想这些了,耳机里传来了卢博少校紧急而坚定的喊声——他在下达攻击命令!我影影绰绰地看见地平线上方有很多飞机,它们正在朝着斯库利亚内方向移动,斯库利亚内有我军炮兵部队。他们正在那里猛烈轰击敌军阵地呢。

敌人的轰炸机分成几个机群梯次跟进,卢博少校率领的战斗机机群占有高度方面的优势,正从敌后向敌轰炸机机群猛扑。

飞在最前头的敌机群被卢博少校率领的战斗机机群冲乱了队形,我战斗机机群再次发动攻击,只见一架敌轰炸机被击中起火,另一架被击中的敌米格战斗机慌忙掉转机头逃跑而去。

卢博少校率领的机群英勇果敢地发动进攻,使我方取得战果,但也促使这一场恶战越演越烈,变得更加残酷,敌战斗机机群更凶狠地向我机群进逼,作战空域越缩越小,机关炮声和机枪声越来越频繁、紧密、急促。

“李清明,狠揍!”耳机里传来卢博少校的喊声。

只见我方一架战斗机正在迅速调整机头方向,捕捉眼前的敌机,这准是李清明中尉无疑,我也很想给他鼓一把劲,告诉他要沉着,要逼近敌机抵近射击,我觉得我正在和他并肩战斗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