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59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

看到我们的整个机群都紧紧地跟定带队长机卢博少校向敌机猛扑,甚至连在高处的罗菲莫上尉的机组也不远离机群,我心里真高兴,这一来,带队长机卢博少校就能看得见整个机群,就能及时指挥他们作战了,卢博少校以自己的勇猛机智和坚强的斗志,把整个机群紧密地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使整个机群形成一个无坚不摧的铁拳头。

卢博少校真是一个坚贞不逾的钢铁战士呀!可是,这样好的战士竟然无法在飞行部队里继续战斗下去。唉,列奇洛,列奇洛呀,你为什么连这样好的战士也不设法保护好呢?

被揍掉的敌机正在坠落,高处又有一架敌机掉下来,这大概是罗菲莫上尉击落的吧?我们的飞行员干得太漂亮了!敌轰炸机再也顾不得他们的轰炸目标——斯库利亚内的我军炮兵阵地了,盲目丢下炸弹,就没命地逃窜,空中的飞机越来越少了,我们的机群胜利返航,他们应当受到嘉奖啊。

两个小时内发生两场空战,数十架敌机被击落在雅西、乌尔吐尔、斯库利亚内地区,现在,我们是天空的主人,我们的战斗机机群,正在源源不断地飞往战区,它们接连不断地从我的头顶上飞过,天空犹如巨大的银幕,不断地映出英勇壮烈的场面,紧张而残酷的决斗,而结局几乎总是相同的——敌人连遭惨败而被迫首先撤出战斗。

当我离开引导站的时候,我在想,苏军当局是不会甘心于连遭惨败的,他们必定会派出更强大的机群投入战斗,在这个地区,真正的大会战还远未开始,敌人是不会轻易放弃通往欧洲的大门的。

大清早我就来到机场,准备驾机到第16飞行大队去,当我来到指挥司令部的地下掩蔽部跟前时,遇见刚飞到这里来的空军司令部高级参谋戈留诺将军。

他是专程到这里来看望这个在战场上新成立的第六飞行集群各飞行大队的大队长、全体飞行员和我的,为的是大家见见面,认识认识,我不得不留下来,在谈论作战问题和人员情况时,我顺便提起我同他曾经在切尔尼戈夫卡的荒僻山沟里见过一次面。

“我是在切尔尼戈夫卡工作过。不过,我们之间谈的话我可不记得了。”

我提醒他说,当时我用载重汽车拖着一架飞机到过他的司令部。

“原来如此!你就是用汽车拖着一架飞机来找我的那个飞行员吗?那架飞机,我的印象倒很深刻,至于你嘛……那就请你不要见怪了……”戈留诺将军和善地微笑着说。

我向戈留诺将军报告了卢博少校的过失,站在我身边的科拉夫中校一直默不做声,当我说到卢博少校打死了人的时候,科拉夫中校走开了,戈留诺将军听说过卢博这个名字,他命令我亲自调查此事,然后向他报告。

“闲得无事可做就瞎胡闹腾!真正的大仗就要开始了……”戈留诺将军只说了半截话,剩下的那一半却没有说出来,这里边似乎蕴含着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的重大事态。

在我送戈留诺将军上飞机时,他暗示说:最近,各飞行部队都将面临重大而紧张的作战任务,他的飞机起飞以后,我随后也起飞了。

落地以后,空军宪兵司令部的上尉面带笑容迎着我走来。

“你怎么这样高兴呢?”我问道。

“案件完结了,长官。”

“这话怎样理解呢?不是说他打死人了吗?”

“谁也没有把谁打死,事实全都是夸大的。”

我请宪兵上尉同我一起去见一见那位在上送给空军宪兵司令的报告中说是遗体已经埋葬了的机械员,的确,这位机械员在与愤怒的卢博少校争吵中是挨了打的。

如今这位机械员反悔了,他说:“是我不对,长官,是因为我主动跟他吵架才挨打的。”

这就是事实的真相!的确,卢博少校的过错是严重的,但是,究竟是什么人怀着何种不可告人的卑鄙目的如此大肆渲染呢?这可真够你捉摸几天的了!

宪兵上尉庆幸他听从了我的劝告,没有毛手毛脚地逮捕罪犯,如今,他可以一个人空着手回去报告了,可是,我总觉得在这个案件当中,还有一些很使人不平和担忧的地方。

完成战斗任务返航的飞机,已经飞临机场上空,空中飞机很多,都急待落地,空战的持续时间太长,看样子,飞机上的燃料都快要用尽了。

小伙子们在离开停机坪的时候,一边走着,一边神气活现地比划着,轻松愉快地回忆着刚刚结束的这一场激烈的空战。

列奇洛中校是最后落地的,今天,他可和往常不一样,只见他整了整装,差不多是迈着正步走到我跟前来,向我报告大机群战斗出动情况。

从列奇洛大队长这一副庄重的样子和那准确流畅的报告词来看,他显然希望我能宽恕他的过错,同时也在为早已躲到战友身后羞于见人的卢博少校求情,他的这些举动是合乎情理的,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现在,这个案件可不象昨天那样占去我那么多精力,我想把这件事暂且完全搁下,以便集中精力去听一听今天这一场空战的情况,更何况对飞行员们来说,谈与敌机作战的情景,总比说那些部队里发生的不愉快事件轻松得很多。

列奇洛中校率领的这个机群,今天这一仗打得漂亮极了,在谈论中,经常提到的人物有费罗上尉、苏霍上尉,还有列奇洛夫大队长。

空战是从列奇洛中校率先对敌轰炸机机群的带队长机发动猛攻开始的,这一场空战,一直打到我机剩油无几的时候,才告结束,最精彩的场面是,为援救一个战友,我机群一鼓作气,几乎同时击毁敌人的全部19架轰炸机。

在这次空战中被击落的另外16架敌战斗机,全都坠毁在乌拉尔山脉以西的土地上,这里正是我们的阿凯维大队长牺牲的地方,正是从前苏联飞行员猖狂一时的地方,今天,我们也让他们尝一尝这种苦滋味儿。

新飞行员利哈乔夫少尉、万科少尉、基洛中尉和霍夫图中尉,也都首次取得战果,他们显得格外高兴,我们这些老战士就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敌人为我们在1949年夏季所遭受的损失付出了更高昂的代价。

飞行讲评结束,我把列奇洛夫大队长、卢博少校和空军司令部的宪兵上尉叫到一边,我不打算听道歉和保证之类的话,眼下要紧的是,如何扑灭这一场人为煽起的大火,尽管谁也无法消灭这一颗火种,我们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位宪兵上尉身上了,随后,宪兵上尉动身去向空军宪兵司令部报告事实真相。

我又带领机群出动去执行战斗任务。

两天后,这位宪兵上尉又来到集群司令部,他显得忧心忡忡,焦虑不安,说道:“空军宪兵司令部无意改变关于逮捕卢博少校的命令,我们一起去请求从轻判决吧,您必须亲自到前线宪兵司令部去一趟才行呢。”

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回到了阔别三年的城市——库斯塔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