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0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一

第七百六十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一

大清早,当这座这座原来前线城市刚刚苏醒的时候,我就来到大街上,每一栋残存下来的房屋,每一片废墟,每一棵树,都使我回忆起那一年6月的情景,钢索厂和面粉厂都变成一片废墟,到处都是被战火熏黑的残垣断壁。

可是,现在人行道却已打扫得干干净净,残存下来的树木四周重新培起了土,一片片草坪重新陪衬着盛开的鲜花。生活终究是生活,战争带来的灾难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除。

当然,我首先要去看一看从前我住过的那栋房子。

临街大门已经堵死,有些窗口订着胶合板,有的用砖块砌死了,要是能遇见一个人打听打听……我站在无人收拾的脏乱小院当中静静地等着,也许能遇上一个以前的熟人吧?

我原来的邻居家的门打开了,一位年轻女人走出门来,我朝她走去,离她越近,我越觉得她使我想起一个人来。莫非我认识她?

我向她打了招呼,当我看清了她的眼睛,又听见她的声音时,我认出她来了。啊,这不是弗洛丽雅吗?不过我不便直呼她的名字。

我向她打听我的房东,她说,跟许多人一样,被苏联军队枪杀了……我们原先住过的房子,现在被部队暂时占用着。

再也没有什么好打听的了,打听打听我原先没有来得及带走的东西妥当不妥当呢?

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一个胖娃娃跑到弗洛丽雅身边,用一只小手抓着她的连衣裙,她轻轻地抚摸着他那长着银白色卷发的小脑袋,我看了胖娃娃一眼,不由地想起我的年轻战友米洛上尉来……

“这是您的胖娃娃吗?”我问道。

“是的。”

我想把米洛上尉不幸牺牲的消息告诉孤儿寡母,想把米洛上尉的埋葬地告诉他们,可是,这又何必呢?我想,如果有人问起孩子的爸爸来,弗洛丽雅一定会说,她的丈夫、孩子的爸爸在前线牺牲了,一定会是这样的。

我在等待着她问些什么,我希望地能认出我来,可是,她连看也不看我一眼。唉,军人哪!尤其是佩带着空军肩章的人,她见了准会无比难过!

我想去抱一抱她的胖娃娃,可是,他却象小猫怕见生人似的,躲开了。是啊,这个胖娃娃大概还不知道男人的大手把他高高举起的甜美滋味儿呢!

“再见!”我向弗洛丽雅告别。

“再见!”就这样,她始终没有认出来我就是米洛上尉的战友。

我就这样重访了这座阔别三年的小城,我们那漫长的痛苦的撤退岁月,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的战友们就是在这里第一次听到敌人投下炸弹的爆炸声的。

我顺着这个小城唯一的一条主要街道走去,心绪犹如波涛起伏,我在想,战争给我们带来了多少灾难啊!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空军前线宪兵司令部把宪兵总部的命令拿给我看,以此作为对我提出的请求和情况说明的答复,宪兵司令部的命令内容是:把卢博少校押来,降职降级,并剥夺勋章,送往审核部门核实情况。

我立即起飞向空军宪兵总司令部飞去,现在面临的已经不仅仅是恳请从轻判决的问题,而是必须紧急纠正由于某一个卑鄙的家伙暗地里捏造谎言而导致的错误决定!

空军宪兵总司令部是根据空军总司令部发来的关于惩处卢博少校的电令做出决定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前线宪兵司令部这一级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因为调查是由他们进行的。

因此,我不遗余力地说服前线宪兵司令部,敦促他重新审查这一宗被无限夸大了的案件,这一宗案件简直就象从高山上滚下来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我们是要审判他的。”前线宪兵司令说。

“为什么要审判他呢?”

“因为他扰乱了秩序。”

“要查他的这个错误,那是应该的。但是,这就不能作为杀人罪犯来审判了。”

“如果他没有杀人,那我们是绝不会给他编造罪行的。”

这就另当别论了,被别有用心的**肆渲染了的所谓卢博少校杀人案,终于没有任其发展下去,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公正的审理了,只要审理公正,那个一心只想损人利己的卑鄙家伙搞的阴谋就不能得逞,既然远在天津的空军总司令部都知道卢博少校犯下的罪行,那就是说,这个卑鄙下流的东西干起坏事来倒是挺干练的,而且善于歪曲事实真相。

当我返回集群司令部时,刚好收到关于在我们这一带前线敌军已经转入反攻的通报,敌机不停地在前沿上空活动,乌京将军给我打来电话,请我立即赶赴引导站。

我在赶往前沿的途中,顺路到各飞行大队驻扎的机场视察了一遍,我必须把苏军反攻的消息告诉飞行员,而最主要的是同他们一起讨论这一时期我们战士应该怎样作战的问题。

尽管我已经给各飞行大队的大队长下达了指示,叫他们每一次出动都必须派出2-3个八机编队,可是,我希望每一个飞行员都能理解这样做的必要性,以免在战斗出动过于频繁时他们产生埋怨情绪。

飞行员们都愉快地支持我做出的决定,他们都能理解:既然敌人要出动大机群,那我们就必须出动大机群去消灭他们,以减轻我们自己的损失,只有集中强大兵力,使之成为无坚不摧的铁拳头,才能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