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2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三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三

当1952年3-7月战斗在乌拉尔山脉东西两侧战役打响的时候,我军和乌拉尔联邦的军队已经在乌拉尔山脉北部至里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战役,而且在叶卡捷琳堡消灭了苏联的重兵集团军群,给苏联军队以致命打击。

敌军依旧困守着这一线的若干阵地,我们飞行集群在乌拉尔山脉中部方向作战,我们不断出动飞机去掩护我军地面部队,以防止敌机轰炸。

在这一线敌军发动局部反攻期间,我们飞行集群在这一带的战线上空总共击落600多架敌机,而自己却仅损失120架。

在这不多几天里,仅卢博少校一个人就击落敌机10架,林卡,林格中尉兄弟二人、列奇洛中校、罗菲莫上尉、斯塔尔奇科上尉、苏霍上尉、赫年中尉、乔夫礼上尉、图尔琴上尉、威廉-孙少校、特鲁德少校、杰夫上尉等人也都创造了新的战绩。

在这期间,我们损失了两位优秀的飞行员:佩图霍少校和叶绍上尉。

正当雅西地区战斗紧张激烈的时候,军事法庭的代表来到第16飞行大队,他们声称要见卢博少校,这使大家吃惊不小,以为卢博少校又要遭殃了。

军法官们请求召集全大队的人来参加由他们主持召开的会议,直到会议开始以后,卢博少校的战友们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军法官们要当众宣布免予卢博少校的刑事处分,而且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因为卢博少校建树的战功足以赎清他的过失。

那位吃了亏的机械员也出席了这次会议,他走到卢博少校面前,两个人紧紧地握手,互致歉意。

在这期间,我与科拉夫中校之间发生了一次严肃的是非之争,必须澄清我们之间相互关系的条件已经成熟,我早已确切地知道,正是科拉夫中校本人同时向所有的上级司令部秘密地打了书面报告,大肆歪曲第16飞行大队发生的事情。

正是他,只要逮到机会,就百般试图污蔑我,对于科拉夫中校为了诬蔑我而无端捏造的事情,我总是首先全面地做自我反省,从不急于认定是非。

说实话吧,每当科拉夫中校的行为使我愤慨的时候,每当我发现他贪生怕死、毫无主动精神而感到愤怒的时候,我总是极力克制自己,生怕我的正当想法与从前他对我的诬陷迫害搅和在一起而失公正,但是,科拉夫中校干的坏事有增无减,迫使我不得不更新考虑他的卑劣行径,使我不能不想到我与他再也无法共事。

有一天,在我任职初期曾经给予我很多帮助的第三集群参谋长莫维奇上校给我送来一份注明要我亲收的密电。可是,事实上,这份要我亲收的密电早已公开了!

我问参谋长:“谁看过这份密电?”参谋长如实地回答了我,我大略地看了看电文,这份密电是从空军总部发来的,空军总部认为,在我们这个新飞行集群里违犯纪律的事件太多,认为我这个当司令的袒护罪犯。

现在我明白了,科拉夫中校在某人的支持下妄图诋毁我们这个新飞行集群,贬低我们飞行集群的作战成绩,从而破坏我的名誉。

我当即给空军总部发了回电:“我认为事实不符。本集群无任何违犯纪律的事实,全体人员都在积极作战,请派调查团来调查。”

我无法继续容忍个别别有用心的人背着我在阴暗角落里偷偷向上级打诽谤性的秘密报告,无法继续容忍高级指挥员之间不能齐心协力的状况,在如何对待工作、如何对待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如何对待人的问题上,我与科拉夫中校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

几天以后,空军新任副参谋长召见了我,在他的办公至里,副参谋长把一张大地图在桌子上铺好,乌京亮将军用手指点着一个圆圈说道:“我们要向车里亚宾斯克转场,你们这个集群,全都用于对张救国上将的部队的支援。”

“那就是说,我们是在战线中部作战了?”我问道。

“是调到通往主攻的方向上去,晋升命令已经下来了,你正式成为将军了!”乌京亮将军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提高了嗓门说道。

我们都很激动,彼此会意地看了一眼。

事实上,空军副参谋长说出了我们前线每一个人都在朝思暮想的心事,从车里亚宾斯克出发,穿过伏尔加河,打到苏联的心脏去,我们已经做好把苏联军队一直穷追到莫斯科去的一切准备,我们前线战士,谁没有想象过我军打进莫斯科去的那种无比双快的情景呢?谁不想在主攻方向上亲自参加如此大规模的进攻作战呢?

“我们什么时候转场?”我激动地问道。

“如果那里今天还没有开始工作的话,近日内也就着手干了,明天我们必须赶到车里亚宾斯克去。”

在明确了首次进驻地点以后我准备离去的时候,乌京亮将军把我叫住了:“空军总司令批准了你提出来的请求,决定把科拉夫中校调到别的部队去。”

“好。”我不想掩饰我的高兴心情,我只觉得如释重负。

回到集群司令部以后,我没有见到科拉夫中校,他不辞而别了。我们在一起共事两年。两年的共同战斗往往使人终生难忘,然而,在他的心目中竟然连一点点好的印象也没有留下。我始终希望能够再见到他,跟他好好谈一谈心……

第二天早晨,各大队的飞机全都起飞朝西北飞去,我是随同第16飞行大队一起上路的,西伯利亚大地在机翼下面飘忽掠去,那田野、村庄、森林、河流……今天,风和日丽,天空飘着几朵白云。眼下空中平静无事,我们迎着即将爆发的有决定意义的大规模陆战和空战勇敢地向前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