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3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四

第七百六十三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四

莫斯科离我们这里还远着呢,可是,飞行员们却老早就觉得我们快要打到莫斯科了,我们常常暗自估算着:要打到莫斯科去,得更换多少个机场呢?得更换多少次地图呢?

飞抵新的驻地以后,我们的飞行员可比在刚参加战争时更现实地感觉到这里离莫斯科真的不算远了,不仅仅从地理距离上说离莫斯科近了,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亲眼看见我们在这个地区集中了多么强大的空军力量,这表明,我们即将对敌人发动最后的强大攻势。

我奉召来到空军总司令部,这里聚集着一大批著名的战将,他们都是司令部长官和集群司令,有梁赞上将、迈克尔-道格拉斯上将、卡马宁中将、卢诺加中将、阿尔汉格尔斯中将、钱先勇中将、鲁克为中将、乌京亮中将等将军。

这难道不是我们已经壮大了的最好证明吗?这难道不是我们的空军比苏联空军更强大的最好证明吗?

头剃得溜光铮亮、作风严厉、为人忠厚的空军总司令伍思想将军,首先简要地向在座的人介绍了我们中华军面临的这一带前线的形势,接着就给每一位集群司令布置了具体任务,我们这个集群的任务是从空中掩护张救国上将率领的装甲部队的作战。

新的大规模进攻作战计划已经确定:我军在解放了乌拉尔山脉以东的最后一片土地之后,就要前出到乌拉尔山脉以西,随后,在前方展开消灭苏军的进攻战投。

当我得知此次进攻作战的规模很大时,我多少有些不安,因为在座的各位都比我年长,我能否圆满完成本集群所承担的任务呢?心里不甚有底。

在进攻即将开始之前,命令我们飞行集群转场到离前沿只有几公里的几个机场上去,司令部来了一道补充命令:以双机为单位,利用黄昏时分超低空转场,以免被敌人发现而遭到高射炮攻击,以前,从未有过如此严格的转场要求。

晚上,我飞到这个新机场去察看进场通路和伪装器材。

第二天,我把4个战斗机和攻击机飞行大队的大队长都召集到我这里来,向他们做了必要的指示,黄昏降临,转场飞行开始,双机编队一个接着一个地在新机场落地,转场飞行占用了两个晚上。

在进攻开始的前夜,所有人都在忙于临战准备,几乎通宵达旦未曾合,拂晓,在作战飞机跟前举行了誓师大会。

大会战几乎就在我们眼前猛烈展开了,我们从机场上就能很清楚地看到这惊天动地的壮观场面:在一阵猛烈的炮火急袭和空中突击之后,我方的坦克群立即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猛冲,一举突破敌军防御线,坦克群在炮兵和步兵的支援下,正在扩大战果。

敌人的飞机已经出动,现在轮到我们了,我们战斗机出动的时机已到。

我亲自率领第16飞行大队的战斗机升空,迎着敌机飞去,我们出动52架战斗机,事后得知,敌轰炸机机群足有140多架飞机,必须在他们飞临前线上空以前把他们消灭掉。

敌轰炸机机群由米格战斗机护航。

由于云层的限制,爬升无益,我决定直接对敌机发动攻击,敌轰炸机发现我们,立即组成环形防御阵式,不过,这种战术的弱点,我和我的战友们早已了如指掌。我们立即采取反措施:冲入敌机群环形防御圈的中心去狠揍,我们接连不断地发动攻击。

被我们击落的第一批轰炸机,正在纷纷坠落,我攻击第二架轰炸机后开始转弯,正当我准备从右侧再次发动攻击时,一串炮弹从我的机翼上方掠过,我当即做半斤斗翻转动作,躲过了敌人的炮弹,敌机突然停止射击,与此同时,只见苏霍中尉和杰夫上尉从我的上方一掠而过。好样的!是他们援救了我。

在与我相同的高度上出现一架拉式敌机,这架敌机径直朝我冲来,我知道这种飞机的装甲很厚,而且炮弹又尖又长,是反坦克炮弹,十分尖利。

只要再给我几秒钟时间,我就能追上敌容克式轰炸机,可是,拉式敌机马上就要向我开炮了,如果让它得逞,那我的坐骑就会当即空中开花。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按下射击手柄,成串炮弹直奔敌机飞去,这时,我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同时见那架敌机从我的下方一闪而过,莫非敌机先开炮了?不象。我的飞机依旧是好好的呀,我一眼看见50号飞机——卢别少校的飞机正在向我靠拢。

“你看一看,我的飞机上有没有窟窿。”我向我的僚机飞行员卢别少校说道。

卢别少校靠得更近了些,随后,他摆动了一下机翼向我表示:你的飞机没有负伤。

那我听到的响声是从哪里来的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看来,这是由于当时我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手指一直按住射击手柄竟没有松开,以致炮弹连连出膛,这时,敌机恰从我的下方掠过,我的炮声从敌机机身上反射回来,我听到的却原来是我自己开炮的声音!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也许是我把全副精力都贯注在敌机和我的瞄准具上的缘故吧。

我军大部队越过乌拉尔山脉,正在继续向西推进,坦克部队已经进抵乌法,我们集群的飞行员一直在拉瓦和卢布利涅茨、切沙努夫、谢尼亚瓦等村落上空作战。

克科少校率领的机群和博布上尉率领的机群打得最出色,他们在前线以外很远的地方与一大群无战斗机掩护的敌轰炸机遭遇。

我机群居高临下齐心协力对敌大机群发动攻击,一举击落敌机数架,接着,他们就追击那些四散奔逃的敌机,直到把炮弹打得精光才住手,被击落的十几架敌轰炸机在地面上燃起团团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