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8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九

第七百六十八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九

我们草草咽下几口东西,就躺下了,熄灯以后,我久久无法摆脱可怕的幻觉的困扰,总仿佛看见一群人被推进火堆,大火吞没了他们的躯体……这是什么人干的?这些人类的败类,时至今日,他们竟用起中世纪那种惨不忍睹的残忍手段来了!

我觉得似乎刚刚入睡——仅仅是觉得罢了,就听见有人急促地敲我的窗户。

“谁?”

“通信军官,从司令部来。”

“出了什么事?”

“给您的电报,将军。”

我揭起遮在窗户上的毯子。

“是总部来的电报,司令。”

我忘记了开灯,摸黑穿好衣服,副官走进来替我开了灯。

“是总部来的电报。”他又说了一遍。

“我听见了。”我答道。

听到从总部来的,我心里顿觉沉重起来,总部来的可都是关系重大的大事呀。

通信军官立正站在门旁,手里拿着一张纸,从他那喜气洋洋的脸上,从他那高兴的眼神里,从他站在那里略显发愣的神态上,我猜想,这一次从总部来的准是什么好消息。

“请允许我祝贺您,司令。祝贺您第三次获得华夏英雄称号,成为三次华夏英雄!还有,晋升您为中将。”

副参谋长戈利德上校从**蹦起来,司机和卫兵也都连蹦带跳地跑进庄子里里。

电话铃响了。

“我们现在就到你那里去。”是参谋长来的电话。

屋子里挤满了人。

电话铃又响了,从远处传来热情的激动人心的欢声笑语。

天不知不觉地亮了,满院子里都是飞行员——我的战友,热烈的拥抱,亲切的握手。

此时此刻,摩尔维亚上空的空战,中亚上空的空战,库班上空的空战,叶尼塞河上空的空战,里海上空战,都一齐在我和我的战友们的脑海里涌起。

有谁能够说得清楚我们在空中飞行过的路径究竟有多少公里远呢?又有谁能够数得清楚我们向敌人射出多少发炮弹呢?在炮火横飞的蓝天建立起来的友情是朴实的,是无须用语言来表达的。

友情,全都藏在每一个战友的眼神里,全都表现在亲切的拥抱和握手之中。

列奇洛中校、特鲁德少校、卢博少校、罗莫少校、费多少校、苏霍上尉、连科帮少校、别金上尉、赫年亮少校……来的战友可真多呀。

战友们的勇敢、友情和尽职尽责,是我的勇敢和力量的源泉,战友们和我在一起,我总是感到极其快慰的。

我在想,要是法捷上尉、索科洛中尉、凯维奇上尉、尼基京上尉、奥菲少尉这些老战友现在也在这里的话,那我们大家该会感到多么幸福啊。

祖国给了我如此崇高的荣誉,我更要加倍地为祖国出力。

在今天这个美好的早晨,我多么想回到唐山市去看一看我那远在华北大平原的故土啊!

可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又要忙于执行前线的作战任务。

不久,副司令马奇少将和副参谋长戈利德上校就离开丁我们,他们升任新的第九飞行集群司令和参谋长了,伟大的收复华夏故土战争的老战士克明强接替担任集群副司令的职务,他原来的大队长职务由罗夫中校接替,把那些素孚众望受人爱戴的好人提升到重要指挥岗位上来,总是大慰人心的好事。

我们的地面部队正在稳扎稳打、逐渐扩展桑多梅日登陆场,在这个口袋状地带,我军集结了强大兵力,实际上能够随时发动大规模的突然进攻。

想要回到华北大平原故土去看一看的愿望,不久就实现了……

秋天到了,这是一个收获的大忙季节,我的特殊的大忙季节也开始了:为我举行庆功会,接待报社记者和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摄影记者,写复信,发回电,为新闻通讯社写文章,这当然使我高兴,可也把我忙得不亦乐乎。

白天,我必须到前线去指挥机群作战,到各飞行大队去检查战备状况,晚上,既要接待来访的客人又得忙于写复信。

平时,我总是要挤出一些时间来自学的,可是,最近以来,我很担心我的自学时间被挤掉,为了约束自己,我给自己规定了一条纪律:每天必须学习,必须读文学作品。

前线渐渐平静无事,敌人反攻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好依了我们的意志,安分守己的开始谈判。

我们战斗出动的次数越来越少,战斗任务越少,就越要重视组织飞行员们学习,前线平静无战事,会使人不自觉地懈怠涣散下来。

有一天,我来到一个机场,发现几乎所有飞机上,都乱七八糟地画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色调十分鲜艳。

有的飞机上画着扑克牌的黑桃大王,有的画着魔鬼弹吉他……真是光怪陆离,无奇不有。一群年经飞行员见我对他们胡描乱画的东西感兴趣,就都挺着胸脯扬着头,显出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气来到我跟前,看样子,这些愉快的小伙子指望着我夸奖他们一番呢。

“你们画的这些东西都代表什么意思呀?”我问道。

“识别标志嘛。这些那是我们自己画上去的,将军,这比飞机上的号码醒目多了。”敦实的中尉飞行员原籍德国的格拉芬答道。

“酒喝得怎么样,中尉?都喝醉了吧?这些东西,准是你们喝得酩酊大醉以后画上去的,是吧?”

格拉芬中尉不住地闪动着他那棕黄色的长睫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您算是猜对了,司令。”一个小伙子洋洋得意地接口说道。

“格拉芬马上要当上中队长并晋升少校军衔了,我们大伙在一起庆贺庆贺,随后就想出这么一个花花点子来。”

我本来想命令他们把画在飞机上的那些黑桃大王、魔鬼、鸽子之类花花绿绿的东西统统清洗干净,想告诉他们,飞机上的任何鲜艳斑点,都极便于被敌人瞄上,可是,又一想,算了,暂时让他们胡闹一阵子开开心也好。

前线的战事刚刚停下来,这些小伙子只不过一时有劲没处使去罢了,等我们把学习任务给他们布置下来,他们也就顾不上调皮捣蛋了。

于是,当天我就同他们大队长一起,给他们安排了具体的训练计划。

每一个机场都有地下教室,在那里可以学习空气动力学,学习国产无线电台,也可以研究敌情。

此外,各机场都修建了训练靶场,供飞行员练习射击地面目标时使用,我也偶尔升空打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