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7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八

第七百六十七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八

7月上旬,我军地面部队在行进中强渡了斯瓦河,占领了乌拉尔山脉西岸的登陆场,并在那里巩固了阵地,我们飞行集群也前进到桑河对岸,几天后,我们集群的两个飞行大队又向离斯瓦河只有几公里的机场转移,集群司令部在莫克什舒夫村住了很长时间。

我军地面部队发动的迅猛异常的进攻战役暂时停顿下来了。

7月,我们北方攻击群的地面部队还没有抵达利沃夫城,可是,到了8月初,我们飞行集群就开始掩护我军横渡斯瓦河的渡口了,我军坦克群,以其坚强有力的钢铁双肩,硬是把狭窄的桑多梅日登陆场撑大了。

这些天来,我和集群的主要人员,从早到晚一直坚守在指挥所,空中敌机数量减少了,现在,我们的战斗机机群飞过斯瓦河以后,再也无须特别注意观查空中情况,他们能够腾出更多的精力去监视地面上的情况,以帮助我军地面部队击退苏军的反攻。

从斯瓦河一直到苏联伏尔加河流域,这中间再也没有这样大的江河障碍了,敌军已经慌作一团,他们知道丢掉了桑多梅日登陆场预示着什么。

在我们指挥所附近,大炮不停地轰击敌军阵地,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机群以后,抽空观察在硝烟弥漫中运动的炮兵,战争之神现在可大有用武之地了,被我军大炮和攻击机击毁的无数敌坦克和装甲运兵车,正在堑壕前面燃烧着。

马奇副司令不时地调动攻击机机群,同时也随时派遣战斗机机群出动去掩护战场,我方的飞机不停地朝着敌军步兵倾泻炮弹和炸弹。

是啊,现在,敌军的日子是很不好过的。

晚上,我回到集群司令部以后,就忙着审阅文件,忙着同副司令马奇少将、参谋长莫维奇上校和副参谋长戈利德上校研究各种问题。

这一天来的事情,都应当从头回忆一番,该解决的问题必须定下来,当你顾不上去想你现在住着的是当地人提供的房子时,你是不会觉得身在异国的。

可是,只要前线上的事情稍微消停一会儿,你就会立刻感觉到异国风味,近处就是塔尔诺夫斯基伯爵的城堡,女修道院,小胡同里挂着招牌的私营店辅,杨树和杨树围绕着的天主教旧教堂,教堂屋顶上高耸入云的十字架。

房屋,看上去也都带有浓厚的陌生世界的味道,我现用的这张木床就是雕刻着花纹的,坐的是涂着油漆的长板凳。墙上挂看的画上画的是长着翅膀的小天使,还有用纸做的玫瑰花。

我和副参谋长戈利德上校住的这栋房子的房东,一直在墙根的土台上坐到天很晚也不肯进屋,每当我们从他面前经过时,他总是一声不吭,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我们。

我的副官了解到一些关于这个人的情况,他对我说:这个人在前线打过仗,当过俘虏,双脚的脚趾全都冻坏了,步行困难。我想,这个人的举动是可以理解的,他在观察我们呢,苏联人的歪曲宣传,散市的流言蜚语,使人民不了解我们了。

在与我们相邻的一些村庄里驻扎着坦克部队,还有医院,那里有俱乐部,常举办舞会,姑娘又多,我们的飞行员们都想去玩耍一番。

一到傍晚,年轻小伙子就活跃起来了,都换上新制服。是啊,在我们这个莫克什舒夫村里,处处都能使你感觉到即将到来的空军节的节日气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预感到即将来临的节日的欢乐。

晚上,我坐在屋子里又细细地想了一遍这一天来的事情。当我想到在这静静的月夜里我们有些飞行员正躺在医院的病**时,欢乐的情绪就立刻消失了。

我忽然想到,我们的一架飞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消息了,这个飞行员现在的处境如何呢?那是我们驻在前一个机场时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机群从那个机场出动以后,一架战斗机被敌人的炮火击中,迫降在利沃夫城西北方向的一片田野里,这架飞机在迫降中撞断一个起落架。我们得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即派大队领航参谋霍维德少校、一名机械师和一名机械员,赶往出事地点去抢救飞机,把飞机运回来。一周过去了,可是,这个小分队却至今没有发回任何消息来。

我当即给参谋长莫维奇上校打了电话,他也正在为他们担着忧呢,但是,他提供不出任何新的情况来,他只是重复说,前几天,又派去一个由15个人组成的加强小分队。

“赶在18日以前,全都回到家里来才好。”我说道。

“但愿他们都能回得来。大家团聚,那才象个节日的样子。”

看来,他也惦记者这个节日呢。是啊,再过一个星期,就到空军节了。

清早起来,依旧是忙于每天都必须于的那些事情。我驱车赶赴前沿,飞行员们大清早就在各自的飞机跟前待命,现在,桑多梅日登陆场已经成为这一带前线主要的会战战场。我们机场离这里很近,我们和步兵部队与炮兵部队配合作战,共同保卫这一片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此地处在我们前线的最西部。

8月18日这一天,我们举行了隆重的阅兵式庆祝空军节,宣读了本集群的命令,很多士兵和指挥官荣获了奖章和受到嘉奖,随后,一部分飞行员出动去执行战斗任务,其余飞行员在本场上空进行飞行训练。

最热闹的时节是晚上大家全部回来的时候,节日晚餐过后,年轻人都跳舞去了,营房里空荡荡的,在我们住的这个村子里,尽管哪一家的窗口也不见一缕灯光,但是到处歌声荡漾,琴声悠扬,充满一派欢乐的节日气象。

敌人的侦察机不时地从空中飞过,远方地平线上不断出现闪光,不知那是飞机投下的炸弹爆炸的火团呢,还是炮口喷射出来的火焰。

正当我同副参谋长戈利德上校在房子周围散步的时候,副官跑来说,参谋长请我尽快跟他通电话,我在想,难道又是总部来了什么命令?

莫维奇参谋长说,空军总部来了命令,是关于给本集群飞行员授勋的。

接着,他就念名单给我听,这正合我的心意,一张张亲切的面孔,一次又一次的空战情景,都一齐涌上脑际,祖国表彰了它的忠实儿女,现在,这节日的欢乐又增添了新的色彩。

从窗外传来嘹亮的钢琴声。

“派出去的加强小分队,从飞机迫降地点回来了。”他接着说道。

“那里的情况怎么样?飞行员呢?”

“向你报告一个惨痛的消息吧。”

参谋长把加强小分队分队长报告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转述了一遍。

当我们派去的加强小分队来到飞机迫降地点附近的林间村落时,有人从屋顶的顶间里向他们开枪,我们的士兵当即对着村边几栋房子的屋顶开枪还击,随后就进了村子。

他们在这里打听到飞机出事地点以后,就出发了,他们找见了陷在沼泽地里的F-10式飞机,还在离此处不远的土丘上发现一片火堆的余迹。

在未燃尽的劈柴中间的灰烬里,躺着两具烧焦的尸体。从尚未毁尽的面部可以认定,其中一具是大队领航参谋霍维德少校的尸体,另一具是机械师的尸体,机械员的尸体却未找见。

不难想象,这一群土匪该有多么凶恶残忍,我放下话筒,看了副参谋长和副官一眼,他们早已把报纸铺在桌子上,摆好了酒、杯子、小吃。这时我才忽然想起来,我们原来打算请副司令和参谋长来共进晚餐的。

在战争期间,我曾经遇到过一次类似情形,那一次,也是在紧张作战之余,我们刚刚感受到生活幸福的时候,突然得知战友牺牲的消息。

噩耗传来,不胜悲痛,如今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