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66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七

第七百六十六章 天空战记一百四十七

在我们进驻到这个机场的当天夜里,苏军的游击队就向我们机场扫射,我们没有一个人受伤,东西也没有遭受损失,但是,从树林里发出的枪声,却搅扰得我们所有人彻夜无眠,我们不得不把攻击机前起落架下面的土挖出来一些,把飞机前起落架下到土坑里去,以便把飞机摆平,必要时,好用飞机上的机枪扫射敌人,由机械师和机械员轮流着坐在飞机座舱里值班,以防不测,他们不时地对着树林方向扫射。

夜里,当我听到断断续续的枪声时,我就想到白天遇见的马车、妇女和儿童。是啊,一场大战,怎么可能没有叛徒和凶残的敌军小分队出来搞偷袭活动呢?

土匪就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民族主义分子,他们用恐怖手段恐吓平民,也许他们正在执行着苏军给他们布置的任务呢,他们发动小规模的偷袭,以迫使我军进攻部队夜里无法休息,搅得我们疲惫不堪。

我刚入睡,电话铃就响了,我急忙睁开眼睛,窗上挂着窗帘,屋子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耳机里是参谋长莫维上校的声音:“请原谅我把你搅醒了,请你往窗户外面看一眼。”

我把遮着窗户的厚毯子掀开,往窗外一看,只见在对面,在一片田野的尽头,大火冲天,那里正是我白天遇见的那一大群波罗的海人要去的村庄。

我急忙起床,命令机场警卫部队,立即全副武装乘车紧急出动,过了不久,远处响起一片枪声,直到清晨,枪声才停息下来。

早晨,我乘车来到这个村庄,只见到处都是正在燃烧着的房屋和烧焦的尸体,一片劫后的凄惨景象。

迎面跑过来一个小男孩。他用小手抹着眼泪,泪水和着泥土,把小脸蛋儿抹得黑一条白一条的,他的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和悲痛。

我听不懂当地语言,可是,我很想听一听这位小见证人的倾诉,听他对土匪**无辜平民的控诉,从小男孩的断断续续的话语里,我终于知道了一些情况。

土匪来的时候,这个小男孩跑进花园里躲藏起来,当他回到房子跟前时,他的父母已经被土匪打死了,他一边哭着,一边用小手指着那一片树丛——土匪朝着那个方向逃跑了,他叫我们去追土匪,去狠揍土匪,土匪早已匿进茂密的森林……

在我们这个座落在森林边缘的机场上,战斗任务从无间断,工作十分紧张,飞机升空以后,就直奔正西或者西南方向飞去,航线的变化,始终与插入敌军防线的我军坦克部队的进攻方向和进攻速度一致。

在集群司令部的地图上,标示着我军坦克部队突防的箭头,已经指到苏联的伏尔加河,前线的形势变化得如此之快,真是令人吃惊。

这一次会战是从叶卡捷琳堡开始的,如今,叶卡捷琳堡已经远远地落在我们后头,我们甚至连从叶卡捷琳堡城市上空飞越一次的工夫都没有。

我们已经来到苏联的欧洲部分,开始深入作战,当我们从这一片不熟悉的地形上空飞越的时候,我们总是十分注意研究这里的地形特征,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似乎不得不存戒心,现在,我们的飞行员甚至把在这一片土地上迫降视为畏途,谁也不知道迫降在森林里会遭到何种不幸,迫降在村落附近当地居民又会如何对待他。

但是,现实很快就消除了人们的疑虑,恐惧心理迅速烟消云散,现实向我们揭示了很多从前我们不了解的事情,我们同当地人相处得很融洽。

友邻部队飞行员遇到的事情,迅速在我们的飞行员中间传开,谁也不再怀疑我们是这样幸运的来到了兄弟国家,这就是现实。

齐伟金上尉的飞机负伤返航,途中,他只想着如何设法飞过河去,从飞行地图上看,他觉得河的对岸就是乌拉尔联邦领土,而河的这一边是苏联领土,他并不觉得眼下这些用麦秸做屋顶的村落可怕,也不怕那些正在一片片小块土地上忙着收割的农人。

不过,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愿意落到一个不熟悉的环境里去,所以,他千方百计地设法使飞机飞回到自己人那边去。

飞机猛地撞在地面上,齐伟金上尉失去了知觉……待他苏醒过来时,他首先想到的是他已经飞到了河的对岸,他还记得他的机翼擦着了岸边的细柳丛。

一大群人朝着他的飞机跑来,他们都穿着粗麻布衣裤,戴着麦秸编的草帽,手里拿着镰刀或耙子,齐伟金上尉坐在飞机座舱里警惕地盯着这些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个人走到他跟前喊了些什么,可是,他一点也听不懂。他觉得有点不对头,他低头看了一眼放在膝盖上的飞行地图,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乌拉尔联邦达维亚州的领土!

当他正呆坐在那里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围拢来的人见他苏醒过来了,就爬到机翼上去,替他打开座舱盖,温厚地微笑着把他扶起来,帮助他从飞机座舱里爬出来。

这一大群人喜滋滋地把他领进村子里去,为他安排了过夜的住处,请他把内衣和上衣换下来洗一洗,请他洗漱,还乐呵呵地请他吃饭。他们专门派人拿着猎枪去守护这架迫降的飞机。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发现,他们已经把他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摆在他的身边,院子里来了一大群好奇的小孩子。

这天,一架双座飞机降落在迫降战斗机的旁边,这是飞行大队派来接他的飞机,全村的人都跑出来为这两位飞行员送行,这里的人把这两位飞行员看作是上天派来的第一批使者,他们真诚地高高兴兴地接待了这两位从天上来的客人。好客的当地人往这架双座飞机的座舱里塞了不少苹果,投进来无数花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