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1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二

第七百七十一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二

1945年年底,我用三年的时间读完了七年制学校,那个职业介绍所我是白白地跑了那么多次,它白白地Lang费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他们一点也不肯帮助我。

中华军控制区执行第一个十五年计划的第一个年头开始了。

唐海市,也就是从前的小县城,当时看起来只不过是一座小镇而已,第一个十五年计划规定,要优先发展这座城市,于是,大工厂一个接着一个地迅速开始建设。

在宽阔的滦河对岸的大片土地上,紧挨着唐山市,开始建设一个很大的工业区——联合工业园,也就是现在的新国际联合工业区,失业青年们都松了一口气,个个兴高采烈,所有失业人口都有出路了——搞建设去,那个旧世界的产物——职业介绍所,也就从此寿终正寝!

这个新建的规模巨大的工业园所需要的骨干工人,都必须进工厂技工学校接受培训,在这第一批混进工厂里去的30000人当中就有我,我被分配到钳工组。

盼望已久的个人奋斗目标终于稳妥地迈出了第一步,我为此庆幸,可是,当我身穿工厂技工学校的制服回到家里时,家里的人可对我不满意了。

可不是吗,我当铺房顶盖工人时的收入,满够维持这个大家庭的生活的,可是现在呢,只不过拿那么一点点助学金而已。

“白吃饭的窝囊废!”有一次,父亲骂骂咧咧地申斥我一顿。

父亲由于伤心而说的全是大实话,可是,这却很出我之所料,我毕竟受不了。

为了不使自己成为家庭的累赘,有一天,我收拾起自己的常用衣物,就离开了家,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毅然步入青年时期的艰苦而难忘的岁月,从那一天起,我就永远地离开了生养我的家。

我在集体宿舍里安顿下来,这是一幢六层楼房,座落在社会镇的最边缘,一出门,就是一片向远方伸展开去的大地,向右方看去,一眼就能看见滦河,河对岸便是无边无际的旷野。

在工厂技工学校学习期间,我是很苦的,助学金少得可怜,父母又无力接济我,北方的冬天,那股子寒冷的劲头可就别提了,甚至连空气都被冻得又薄又脆!可是,我脚上穿的却是夏天的破皮鞋,有时出去游玩,穿的也是这双破皮鞋……

我有我自己的作息时间,而且定得很死。

下午4时以前在工厂技工学校学习,晚上到厂办机械制造夜校去听课,在这之后,就是按照学校布置的任务,到合理化建议与发明小组去,叫我参加这个小组是因为我提出过几条合理的建议。

我们房间里住着8个人,别的房间里住的人也不少,食品凭卡片供应,对于小伙子来说当然总是不够吃的。

集体生活把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了,我刚到这里不久,就同赫沃特、巴托连、罗丘克、莫夫洛、谢列强、罗佩日等人相处得很融洽。

刚强稳重的赫沃特,制止过很多人的轻率举动,只要赫沃特出面干预,争吵就会很快平息下来,他工作热情,有条理,我们都愿意照着他的样子去做。

我们这个班最先毕业,我被分配到车间当钳工。

赫沃特、巴托连和我共住一个房间,在车间里,我们三个人的台虎钳也是紧挨着的,甚至上夜校,我们三个人也要设法坐在一起,只有在锻炼身体的时候,我们才是各干各的。

我喜爱田径运动、滑旱冰,赫沃特爱好举重,而巴托连则迷恋于猜字谜。

有一次,在我和他们闲聊天时,我提到了飞行的事。

“想的可倒挺美!你拿什么飞?驾着风筝上天?”巴托连挖苦道。

“驾风筝?嘿,明天你们俩都来,我让你们开开眼界!”

这几天建立起来一个滑翔小组,报名参加的人很多,不过,我想让我的好友先参加进去。

在这里的航空建设促进委员会所属的航空俱乐部里,最初的课程内容已经确定,赫沃特和巴托连也来了,而且亲眼见到了崭新的油漆气味儿和胶水气味儿尚浓的滑翔机。

我现在是家里的长子,自从转为正式工以后,我就帮助父亲担负起供养母亲、赡养祖母和扶养正在上学的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的义务。

1946年,我、赫沃特和巴托连,都当上了工厂技工学校的教员,现在,我们已经由别人教的学生变成教别人的先生了。

“请在此处签名。”航空组织的领导人说着,就把红皮的学校介绍信交给我们,那上面印着:“青年们,学飞行去!”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难道这是真的?我高兴得简直要蹦起来,幸亏赫沃特提醒我:“你别高兴得太早了,健康鉴定委员会还要检查身体呢。”

难道我还怕他们检查身体吗?难道我坚持锻炼这么长时间就一点也不见成效?

进飞行航校的选拔条件很严格,落选的人很多,巴托连体检不及格,赫沃特也不够标准,在我们这三个形影不离的好友当中,只有我一个人被录取了,我只觉得我已经上了飞机,多年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看来,再也不会有什么障碍阻挡我实现最终愿望了吧?

5月底,列车载我西行,我坐在车厢里,听见列车驶过滦河大桥时发出的隆隆响声,过了河就是无边无际的大平原了……

没过多久,列车前方就出现了森林和群山,眼前这一片矮矮的山丘,在我看来,那可都是很大很大的高山呢。

我们的专机已经飞到蒙古高原的上空,极目四望,蒙古高原的雄伟壮观景象尽收眼底,这是我第一次从空中俯瞰这纵贯东西的巍巍高原。

飞机开始下滑,我看了坐在我背后的列奇洛中校一眼,他用头向窗外一指点,笑了。

“你看,这就是我的家乡!”

他兴奋地喊叫着,尽管飞机发动机的声音震耳欲聋,依然能够清楚地听得见他在喊什么。

乌里雅苏台城已经呈现在机翼下方,大山,色彩斑斓的屋顶,大路和街道交织成网,无数工厂的烟筒在冒着烟,乌里雅苏台地区现在是中华军巨大的武器生产基地和航空站,这里欢迎我们去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