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2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三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三

我们只能在乌里雅苏台城停留几个小时,天色已经很晚,这座大城市的行政长官能让我们这些从前线回来的战士们看一看什么呢?当然,只能是参观工厂,和工人们会会面而已。

山河总公司下属的重型机器制造厂制造坦克的各个巨大车间和成千上万制造坦克的工人,是最能代表这座现在的大城市风貌的,是最能体现前线与大后方的紧密关系的。

我们从一排排机床中间穿过,从坦克装配流水线旁边走过,在高大的厂房里,到处是焊接时迸发出来的刺眼的蓝色强光,白炽的钢锭照得厂房里一片通亮,锻锤落下来时发出沉甸甸的巨响,火花拖着细长的尾巴四处飞溅,大吊车吊着整体锻造成的炮塔缓缓地移动着,一台台坦克发动机正在什么地方轰鸣……

这火热的劳动情景,多么象前线的战士向敌人猛烈进攻,多么象与敌人拼死搏斗啊!各个工厂的白发苍苍的老工人、年轻小伙子、中年妇女和姑娘们,都在紧张地忙于翻砂、打磨、锻造。

在车间里举行了群众大会,坦克就是讲台,人们在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中发表讲话,人人的眼神里都映射着钢水的炽烈火光,燃烧着奋斗的火花。我们这些来自前线的战士向他们致敬,向他们保证把敌人打回老巢去,消灭在老巢里。

这声音立刻被站在讲台旁边和机床旁边的无数工人的热烈掌声所淹没,我们都看得见,工人们早已劳累不堪。但是,在这劳动的旋律中,我们更感觉到了人民的坚强意志和旺盛的创造热情。

他们为我们设了便宴,随后,我们就上机场了,大清早,我们的飞机继续向东飞去。

在我走过了漫长的战争道路,经受了无数次严峻考验以后,今天,我觉得故乡格外可亲,故乡的面貌日新月异,一定变得更加可爱了吧?我急不可耐地盼望着尽快见到童年时代熟悉的一切。

大草原展向远方,铁路蜿蜒前伸,地平线上零零落落地呈现出五光十色的斑点,渐渐融成一片,看上去很大,正朝着我们飞机这边移动,变得越来越大了。难道这就是我的故乡唐山吗?我记得,它比这小得多呀。

是啊,自从1946年离开它以后,整整5年了,我只回来过一次——是专程从前线回来为父亲送葬的。

是了,这正是唐山!几架战斗机升空,编成护航仪仗队形,向我们的座机靠拢,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故乡人民的问候和敬意。

记者们,以及同机来的其他人,都在做落地前的准备,我呢,两眼一直盯着窗外,怎么也不想把视线移开,从前,从城的这一头步行到城的那一头,我不知走过多少次了,可是,从天上往下看唐山是个什么模样,这还是头一遭呢。

可惜,我无论如何也辨认不出它的面貌了,不知是怎么搞的,机场怎么跑到城里来了呢?我记得,它原来离城市中心还远着呢,这么多新建的大工厂,多么大的住宅区呀。

我们的座机已经加入起落航线,准备着陆,地面上人山人海,彩旗飘扬,军乐队的铜管乐器闪闪发光,难道这是专门为了迎接我的吗?

我记得,只有远征的英雄们,才受到过如此隆重的迎接,我只不过和我的同代人一样,为了保卫祖国祖先的领土而与敌人拼了无数次命罢了,激动使我感到不安,只好强自镇定,我能对迎接我的成千上万人说些什么呢?

飞机发动机不响了,我在军乐声中走下舷梯,我的母亲、妻子、故乡的土地,离我都只有几步远了,可是,这几步路该有多么难走啊!人们都在热烈鼓掌欢迎我,军乐队奏着隆重的欢迎曲,我无法克制这既感到荣耀又觉得惭愧的复杂心情……

我好象是从所有来欢迎我的人面前走过,离得近些的我都伸过手去,这时,一群儿童正从成年人的背后向我这边挤过来,我不能辜负孩子们的心意,我迎了过去,孩子们直楞楞地望着我,眼神里充满着羡慕和向往。

我初次见到飞行员时,是否也是这样直楞楞地盯着人家看个没够呢?在这些孩子当中,是否也有渴望着有朝一日上天的呢?

直到欢迎大会结束,我才来到母亲和妻子的身边,我想要说的话可真多,但却连一句也说不出来,能见到亲人,和亲人团聚几天,那可真让人高兴。

温暖的秋日,阳光灿烂,我们手里捧着鲜花,我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幸福吧?玛雅丽说她天天都在盼着这一天早些到来,她为全家人操劳也够辛苦的了,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她尤其需要丈夫的温存和体贴。

在乘车回家的路上,当母亲讲到几个弟弟的情况时,我不由地想起了弟弟雷强,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问了问母亲,她一个人是如何把我童年住过的房子的屋顶修好的。

我们坐的汽车还没有走到市中心,就提前转弯往一条街里驶去。

“我们这是往什么地方去呀?”

同车里的人只是神秘地朝着我微笑,谁也不吭一声,好象有什么好事故意瞒着我似的。

“往什么地方去吗?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你先忍耐一下吧。”唐山市长笑着说道。

这条街上挤满了人,我们的汽车停下了,山河总公司执行副总裁梁建宇走上前来说,我家乔迁新居了。

我向他及山河总公司表示了谢意,可是,我一时还无法看见我的新居,因为人们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挤得水泄不通,我简直连一步也难以挪动。

这里也是无数张笑脸,热情的问候,一束束的鲜花,故乡的父老兄弟姐妹,我感谢乡亲们的热心关注,多么好多么善良的乡亲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