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3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四

第七百七十三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四

我家的新居既宽敞又亮堂,住着很舒适,墙上挂着的照片,都是我从小就见过的。

母亲走到照片跟前停住了,泪水从眼角淌下来。她转过头来直楞楞地看着我,大概这些照片勾起母亲对我们弟兄几个人小时候的回忆,对父亲的怀念,对自己苦难经历的回忆吧?

“你们弟兄几个都是我的亲骨肉,到什么时候你们才能全都回到我的身边来团聚呢?”

我一时不知该说啥是好,后来,我终于硬着头皮说道:“全都回到您的身边来团聚,这……也许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了,妈妈。弟弟雷强您就只当他已经不在人间就是了……”

“他,死了?”

“我在前线碰见过一个人,他跟雷强是同一个单位的……”

“我心里料着雷强是牺牲了!他的性子憨直,从不畏缩不前。对你我也……”她只说到一半,就哽咽了,泪水夺眶而出。

我拥抱着母亲,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安慰她。

“我是不会出事的,妈妈。我刚才不该说那种话。我走了以后……用不了多久就……然后我就回来……我是一定能回来的……”

玛雅丽领我么看她的居室。见到我俩在前线照的照片,使我俩想起了另一种生活,要是我俩能一起在窗前说上几句话,那该有多好啊,我有很多话要对她说呢:前线的战友,她不在身边我多么寂寞,我的感受……可是,还得招待客人呢。

便宴已经摆好,客人陆续来到。

在餐桌上,唐山市长云明山问我:“我们怎样安排工作计划呢?”

“工作?不是叫我回来度假的吗?”

“不,我的英雄,你是休息不成的了。”他叹一口气说,“那有什么办法呢?工厂,机关……人们都在等着你呢。个把钟头怎么够用呢?要占去你一些时间的!要想什么地方都应酬到,那总得个把月时间才成呢。”

“只给了我5天假呀。”

“这我知道。占用你4天时间,设法给你留下一天就是了。这样行吧?”

“如果必须这样做的话,那我就只好遵命了。”

在吉他伴奏下响起了悠扬的口琴声,在坐的家乡人,都和着琴声欢唱起来。

又听到家乡的歌声了!这歌声悠扬动听,使人振奋,它召唤人们到辽阔无边的华北大平原来,我很久没有听到过家乡的歌声了。

在无数次极其紧张凶险的战斗以后,在饱经战争地狱的长期磨难以后,在摆脱了死神的紧紧纠缠以后,我终于能够回到家里来看上一眼,这本来就是一件喜事,更何况说心里话,这是荣归故里呢!

母亲的欣慰,妻子的温暖。童年时期的好友,同龄人,许多战友,同事,大家欢聚一堂,还有那我从小就喜爱的河北民歌---放风筝。

三月里来是清明,姑嫂二人去踏青,稍带着放风筝。

出了大门往南走,拐弯抹角向正东,观一观是哪风。

老天刮的西北风,放呀拐子松开绳,风筝起在空。

一放放的梁山泊,二放放的祝九红,他二人下了山东。

三放放的张廷秀,四放放的王二英,王二英思盼在楼庭。

五放放的唐三藏,六放放的孙悟空,他二人西天去取经。

七放放的杨八姐,八放放的穆桂英,他二**校兵。

九放放的杨宗保,十放放的刘金童,他二人男学念诗经。

才得风筝放起去,西北悬天起怪风,鼓断了风筝绳。

哎哟哎哟好,有心跟了风筝去,西南来了二位小书生,故意地喊了声脚痛。

难道还有比我现在感受到的这一切更令人兴奋的事情吗?

在我原来工作过的工厂里,很多人都帮助过我,毫无保留地把经验传授给我,而我自己呢,也为工厂做出过些微贡献,我和这里的人之间存在着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情,如果没有技工学校的教育,如果我不在这个工厂的新建工地上和车间里劳动,那我的宿愿是难以实现的。

飞行员的翅膀使我获得了崇高的荣誉,使我成为三次华夏英雄,今天,我要向我工作过的工厂里的人们说的头一句话就是:感谢你们对我的培养和教育,我要和那些正在机床旁边为满足前线战士杀敌需要而忘我劳动的人们共享这荣誉和欢乐。

我走遍了全城,走遍了全城的主要街道,参观了即将开张的歌舞剧院的建筑艺术和它那宽敞的内部空间和漂亮的装饰。

建一座大剧院说起来容易,可是,在那战争异常残酷激烈的非常岁月里,这却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记得早在新西伯利亚大会战以前,正当斯大林在开战后狂妄地叫嚣着要把我们这个国家连同我们的文化一起从地球上抹掉的时候,我们毅然决定:一定要建成这座壮丽的大剧院,那时除了华夏人民,还有谁能顾得上这些呢?

这不能不令人惊叹,不能不使我们感到自豪,我无暇参观别的去处,我的心早已飞到我曾经工作过的工业区去了。

在工业区管委会里座谈的时候管委会主席说,这个工业区正在为改善人民生活而劳动着,他还说到,这个工厂生产的产品,比1945年抗战结束时全国所有工厂加起来生产的同类产品还要多。

在前线的对候,每当我拿起炮弹、看到金光闪闪的炮弹壳时,我总是在想,我们每一天要消耗多少炮弹啊!每一个机场,每一辆坦克,每一个战士,都需要那么多弹药,这怎么能供应得上呢?从战争打响的第一天起,我们大后方的工厂就迅速转入快速轨道。

“您从哪里参观起呢?”管委会主席问道。

“就从技工学校开始吧。”我以前在这里的工友罗丘就站在我的身边,于是,我这样答道,他现在是学校的训练部主任了。

罗丘笑了。他和我的老工友莫强勇从昨天起就一直陪伴着我,他们跟我讲了他们自己的情况,讲到他们是如何成为业务内行的,也讲到一些其他的老朋友现在谁在什么地方。

狭窄的走廊,低矮的教室,难道从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我来到从前我坐过的课桌跟前,来到我交出第一个抛光零件的机床跟前。一时间,我只觉得感慨万千。

年轻小伙子们围过来,欣羡地看着我,看样子,他们是在等待着我说什么,我祝愿他们学习成果与日俱增,接着,我就请他们递给我一把矬刀。

“你还行吗?”肩宽体壮的莫强勇半信半疑地问道。

“试试看吧……”

学徒工们都挤过来看我的手艺,遗憾的是,我的老师没有在场,技术员斜眼看着我的动作,生怕我毁了这块珍贵的半成品,当然了,我得拿出真功夫来才行呢。

零件做成了,技术员急忙接过去用外卡钳测量尺寸,做得还不错,大家都笑了,交口称赞我的手艺。

我在这里学到的手艺还没有忘记!我十分珍惜大家对我的手艺的好评,现在,他们不会把我当成外人看待了。学徒工们紧紧地簇拥着我,请我去参观他们的宿舍和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