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4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五

第七百七十四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五

工业区内的工厂正在扩建中,我们顺着尚未砌完的厂房地基走着,眼前是一片高大的厂房,这都是从前没有的。

在这里,金属件的撞击声,机器的响声,沸腾的劳动热情,烟尘,闪光,叮叮当当的响声,嘈杂声,忙碌着的人群……融成一片。

但当欢呼的声Lang涌起时,这一切声音似乎全都立即被淹没。他们用双手建成这座规模巨大的工厂,他们源源不断地为前线提供武器和物资,他们热切地期望着我军彻底打败敌人,我们打胜仗鼓舞着他们,他们的劳动成果使我们赞叹,大批武器和物资正从我的故乡源源不断地运往那些需要的战士手里。

他们请我参观机床,把他们制造的性能优良的冲锋枪拿给我看,我不断和他们握手致意,当我见到他们那没有血色的疲惫的面容时,我心里真有说不出来的难过。

一位年轻女工两眼满含泪水看了我一眼,随即把目光移开,对着机床低下了头。我走近几步,只见她正用双手捂着脸哭泣呢。

“她昨天收到丈夫牺牲的消息。”罗丘低声对我说。

生活的艰难困苦,劳动的过度紧张,亲人的不幸牺牲,战争啊,它也给身在大后方的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

一群头戴鲜艳的三角巾的姑娘,微笑着把一束束家乡秋季盛开的鲜花献给我,我真想在她们守着的机床旁边停下来,给她们讲一讲我们那里的年轻飞行员的故事,甚至想把第16飞行大队的年轻战友们的姓名告诉她们。

我那些年轻的战友多么需要来自姑娘的温柔甜蜜的书信哪,可是,我不能停住,前头还有很多姑娘也正在机床跟前等着我呢,她们也都想要见一见我这个故乡人,看一看我胸前佩带着的三枚华夏英雄勋章呢。

第二天,我到其他工厂去,那里的人们也都在等待着见一见他们的同乡人,在一个车间里,我遇见一位16岁左右的小姑娘,她正站在一小堆零件跟前抹眼泪呢。

“你怎么了?”我问道。

她急忙理了理衣妆,依旧抹着眼泪:“您瞧吗,我干得可用心了,可么没有评上第一名。”

“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不值得这样难过嘛!”

“我一直是第一名的。可是现在,您瞧……”

“你是做什么活儿的呀?”我又问道。

小姑娘个子不高,聪明伶俐。她听我这样一问,立刻振作起来,敏捷地拾起几个小零件,摆好。原来是青铜做的小开关。

“我是管磨合的,也就是把两个零件磨配严密,不让它漏油……”

我不能不佩服这个小姑娘的手艺,乍看起来,这只不过是出自孩子小手的很不起眼的活计罢了。可是,它却直接关系着战斗的胜败,关系着每一个飞行员的生命啊!我们这些人最清楚,哪怕汽油油路开关微微渗油,那对飞机和飞行员都是致命的威胁。

厂长说,这个小姑娘是本厂这项专业的高手,于是,我代表飞行员向她表示衷心谢意。

到各个工厂里去参加群众大会,到学校里去和学生们见面,到机关里去和工作人员交谈,这些差不多占去我的全部时间。

假期满了,我该回前线去了,唐山市长请求空军主帅伍思想上将再准我一天假去为家乡做些工作,的确,我们前线战士应当感谢大后方的所有人。

在我回到故乡的这几天里,他们发起了向飞行员捐献飞机的活动,我的乡亲们为我们飞行集群募捐了一千八百五十七万八千七百五十八元人民币,折合美元接近300万,作为给我们购买新飞机的费用。

这就是我们新唐山的所有人支援前线的实际行动!

人们都纷纷赶来叫我替他们向我们前线作战的战士们转致敬意,热情而感人肺腑的话语,一副副激励战士斗志的面庞,亲切的握手,雷鸣般的掌声,成千上万人的忘我劳动,人民对敌人的仇恨……

我看见了这一切,我听到了这一切,我的心又飞回到乌法的前线机场,飞回到我的战友身边,这一切对我们是多么巨大的鼓舞啊!它激励着我们去战斗。

我向青年们表示了我们的决心,我向他们保证:为了战胜敌人,为了使我的故乡和全国的城乡全都繁荣昌盛,为了使我们的青年再也不遭遇战争灾难,我们随时都在准备着献出自己的生命。

在群众大会上,当场选定了青年代表团,随我一起到前线基地去向我们赠送他们捐献的飞机。

凌晨,在清冷的晨雾中,我又在座机跟前见到那些熟识的面孔,他们祝愿我们打胜仗,妻子和母亲祝愿我早日返回故乡。

电影摄影师们把镜头对准了我和玛雅丽,我俩实在难舍难离呀!6天,转眼之间就过去了,我俩要说的话,谁也没有来得及说完。

再见了,我的故乡!再见了,我的亲人!我要回前线去!

我们的座机在乌里雅苏台城中途落地,带上列奇洛中校以后继续赶路,后面是我国最新的战斗机F-11的两架原型机,是委托我在战争中检测它的性能的。

我从空中老远就辨认出克什舒夫村了,我们落地以后,驻扎这里的全大队的人都跑过来,大家都为我国能够生产出如此好看而又性能优异的战斗机而感到自豪,这种战斗机可比F-10强多了。

我的房东见我回来,就从墙根的土台上站起身来,我觉得他好象要跟我说话,我甚至在他面前停了一下。但是,他见我胸前佩带着3枚他不认识的勋章,就急忙挺直了身子,双臂笔直地垂下,按照原来苏军军队的规矩,郑重其事地给我敬了一个军礼,他的真心实意使我深受感动。

我的桌子上放着一大堆报纸,我随便翻阅一遍,见报上登着一张照片,照片下边写着:“赠给三次华夏英雄未来婴儿的礼品。

唐山的妇女代表给玛雅丽送去了婴儿衣物,一切又都在我的头脑里活跃起来,我在老家度过了几天美好时光,在这异国的土地上我又亲身感受到了当地人的深情厚意,这可真是福无独至。

“赠给……婴儿……”从今以后,婴儿会常常在我的脑海里出现的。

今天,前沿的炮声,在我的住处听起来,犹如晚秋的雷声,稀疏而喑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