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6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七

第七百七十六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七

19年以后,当我读到茹科写的一部小说书《神勇的飞行员》时,我才知道卢博中校在牺牲前夜对这部小说的作者说过的话,那是一个忠厚的人面对战友、面对祖国说的真心话呀!

他说:“把我们这些飞行员都描绘成神圣的偶像,那对我们的人民有什么意义呢?你就如实地写就是了,好让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小学生读了以后,都能够想象得出:是啊,这可不是轻而易举地就能做得到的呀,但是,只要全心全意地去干,那就……”

卢博中校的确是一个心地纯洁、刚毅勇敢的好弟兄,我先把话提到前头来说吧,他,如果不是飞机送掉了他的性命的话……可是,他牺牲了,而且死得很荒唐,很悲惨,太使人痛心……

在飞行训练中,他那架飞机的液压系统出了故障,我亲眼看见他驾驶的飞机已经进入着陆,可是,没有落下来,而是从着陆标志处飞了过去,这也许是因为襟翼放不下来,飞机无法减速吧?

当他复飞时,我就再也顾不上别的事情了,一双眼睛只是紧张地盯着这架飞机,我当时正在集群司令部,集群司令部也设在这个机场上。

卢博中校的飞机正从集群司令部屋顶上飞过,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异常,很使人不安,几分钟后,他再次进入着陆。

这一次,他的飞机又飘了,不过,机轮总算接触到地面,而且开始在地面上滑跑,我当时正坐在汽车里,飞机着陆的整个过程,我全看得一清二楚。

直到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刚才的担心真是多余。是啊,当别的飞机在空中出了故障时,站在地面上的人总是替这架飞机上的飞行员担着一把冷汗的。

“飞机拿大顶了!”我的汽车司机突然惊叫起来。

我急忙顺着飞机滑跑的方向望去,只见卢博中校的飞机正在尾巴朝天缓缓地朝前翻扣过去。

当我们赶到出事地点时,卢博中校早已被压在飞机下面了,我们急忙设法把他从飞机下面抢救出来,当时,他还没有断气,但是医生赶到也没能把他救活!

辽阔的天空都被他征服了,可是,一小块泥炭沼泽地却轻易地夺去了他的年轻生命,飞机冲进沼泽地,机轮陷进去了。

全集群的战友们,都为卢博中校的不幸牺牲而痛哭,盛殓着他的遗体的灵柩,已经摆在运输机的前头,我们要把他的遗体送回包头去安葬。

全体机械师和飞行员,都来到卢博中校遗体跟前向战友诀别,送他上飞机做最后一次升空飞行,几架战斗机轰鸣着飞临卢博中校的灵枢上空,同时向空中长时间地鸣炮为战友送行,他们仿佛是在咬牙切齿地向死神开炮,他们要用长串长串的炮弹把首次降临到这个飞行大队里来的死神撕得粉碎。

卢博中校生前,每当他驾机升空时,这个可恨的死神就后退,躲得远远的,然而这一次,在卢博中校已经落了地以后,这个可恨的死神却悄悄地对他下了毒手!

我们都是卢博中校的战友,我们致悼词的时候人人悲痛,个个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们都是男子汉,男儿有泪不轻弹啊!我们永远怀念那些牺牲的忠诚勇敢的战友。

给克卢博夫当过僚机飞行员的罗菲莫少校、特鲁德少校、伊科上尉,都曾经在上百次的空战中掩护过卢博中校,现在,他们又登上飞机,和其他飞行员一起,驾机护送华夏英雄卢博中校的遗体,护送我们的英雄战友返回故土。

卢博中校牺牲后不久,我们的中华军空军节来到,电台广播了中华军总参谋部发布的关于授予卢博中校第二枚华夏英雄勋章的命令。

我们象他在世那样,隆重地为他举行庆功会,祝贺他第二次荣获华夏英雄这一崇高的光荣称号,直到后来,我们仍然觉得卢博中校还活着,仍然觉得他还在同我们一起并肩战斗。

在我的一生中,卢博中校是我心目中最喜爱的人,他在我的思想感情上占有重要位置,我的任何一个最好的朋友,也补偿不了我在感情上的巨大损失。

他无限忠于华夏祖国,忠于航空事业,珍视战友情谊,他为人聪明、直爽,喜欢热烈的辩论,而在作战时既勇猛无比,又细心入微。

我们部队,也象所有中华军控制的地区的人们一样欢度空军节,在这欢庆的重大节日里,我们常常想到我们中间少了卢博中校。

在这个节日里,驻扎在邻村的一大群坦克兵,突然吵吵嚷嚷地冲进我们部队里来,他们都记得卢博中校在利沃附近多次与敌机激烈搏战的情景,都亲眼看见过他横扫敌轰炸机机群的壮烈场面。

“你们为什么不用心保护好这样了不起的飞行员?”坦克兵们质问我们的飞行员。

“我们都很爱惜他,是飞机出了故障呀。”

坦克兵们问清楚卢博中校牺牲的经过情形以后,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空军节刚过,空军总司令伍思想上将立即组织集群副参谋长级以上指挥官参加大集训,在这里,我又见到了那些熟知的军事长官。

大集训从战役问答开始,大会议桌上摆着一张地貌图,集群司令和其集群司令部的指挥官--副司令,参谋长,副参谋长都站在大会议桌的周围,给我们出的题目是,如何配合坦克部队、炮兵部队和步兵部队作战。

第二飞行集群司令梁建明将军答得最完满,他在这种场合下,也和驾机飞临战场上空一样,信心十足,能够毫不费力地抓住地面进攻的关键所在,迅速捕捉到必须突击的目标。

集群司令和大队长们,都是左右着空军大部队命运的关键人物,我们都清楚,我们也和我军地面部队一样,有足够的作战力量,足以摧毁苏军在伏尔加河一线的防御。

现在,空军总司令所关注的是,要周密细致地进行战役准备,以减轻我军人员的伤亡和武器的损失,为了使我军能够推进到这个地区,我国人民付出的血的代价可实在太高昂了。

在课间休息时,有人给我送来一份电报,马上又要上课了,我匆匆扫了电文一眼,就把电报塞进衣袋里去,这几天来,我收到不少家乡人向我祝贺节日的电报,来自各地的这种内容的电报我收到很多。

当我坐下来听课时,我又想起从家里来的信息,于是,我从衣袋里取出电报细看了一遍。

“……我们向你祝贺。女孩。妻子平安。”女孩?这么说,她给我生了一个女儿。如今,我也当上爸爸了!

一种新的,从来没有过的感受……这大概引起了坐在我旁边的人的注意,连元山中将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电报,好象还有谁也看了一眼,于是教室里唧唧咕咕地悄声议论起来。

正在讲课的乌京亮将军停下不讲了,问道:“怎么一回事?你们为什么在下边说话?”

连元山中将连忙站起来说:“请原谅,长官。这里有一条新闻:雷金的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坐在教室里听课的人,一起热烈鼓掌向我表示祝贺,不过课程表上可没有安排祝贺这一节课,乌京亮将军继续讲课。

午餐时间到了,人们把我围在当中,那还用说,年轻的爸爸是要请客的了。

在餐桌上给我女儿取了个名字——雷兰娜,大家一致赞成,并当即隆重宣布乌京亮将军为我女儿主持满月和百岁纪念仪式。

当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又把电文反复看了几遍,想从电文的字里行间发现一点什么新的重要细节,我的女儿,妻子,喜气洋洋的家,仿佛一时全都显现在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