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77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八

第七百七十七章 天空战记一百五十八

该上靶场去了,大集训的最后阶段就要在那里开始,我们要驾机对靶标瞄准轰炸、空中强击、火炮瞄准射击。

森林,林间空地,标示危险区边界的小红旗,观察塔楼,电话……应有尽有,靶场设施齐全。

那么多将军、上校以及各种军衔级别的不同年龄的年轻人和中年人,都齐集在观察所或起飞机场,观察员可比驾机应试的人多得多,有些将军对驾驶杆或驾驶盘早已生疏了,有些人则缺乏应试的勇气。

第一个驾机升空的是唯一的轰炸机集群的司令迈克尔-张将军,他既是司令,又是他那个集群里第一个也是最好的轰炸手。

说到轰炸飞行,说到如何才能俯冲得恰到好处那他是颇有见地的,只要一提到这些事情,他就立刻活跃起来,立刻变成另一个人了。

迈克尔-张将军经常亲自率领大机群出击,他从作战实践中发现,中型战术轰炸机应当采用全新的战术动作,也就是,把原来一直沿用的一次投完炸弹的战术,改为单枚炸弹瞄准投放,象攻击机那样,兜着圈子轮番攻击。

后来,人们就把这种战术称为兜圈子战术,敌人是吃够了兜圈子的苦头的。

迈克尔-张将军驾机对准目标大角度俯冲下去,随后就是一阵爆炸声Lang,他把飞机拉起来以后,摆动着机翼从我们头顶上一掠而过,观察轰炸效果的人员随后报告说,轰炸成绩优秀,没过多久,迈克尔-张将军就来到我们当中,大家由衷地祝贺他取得最好成绩。

现在,轮到攻击机应试了,给攻击机出的可是一道难题,并排摆着三个靶标,攻击机飞行员必须分别用投弹、发射火箭弹、重机枪或机关炮射击三种不同方式,依次攻击三个目标。

梁赞诺将军和马宁将军手下的飞行员都很争气,可是,这两位将军自己却正如大家常说的那样:飞不动了。

战斗机升空的时间到了,给我们准备的目标更特殊,是一些摆在灌木丛中的大木桶,木桶里边都塞满了用汽油浸过的棉纱,对空中射击能手来说,只要看到木桶起火,无须等待靶场报来射击结果,就能知道成绩如何。

不过,你试试看,大角度俯冲下去能不能击中大木桶?

一架战斗机射击完毕,第二架也打完规定数目的炮弹,紧接着的是第三架,可是大木桶却全都安然无恙。现在,轮到我起飞了。

在我前边的几架战斗机,全都没有击中目标,这一来,我的担子就变得更加沉重了,事关战斗机部队的声誉,我必须竭尽全力打出好成绩来。

我有些惶恐不安,而惶恐总是会影响射击成绩的,我觉得,我是属于任凭风Lang起,稳坐钓鱼船那种类型的人,遇事总能掌握住自己,善于控制紧张情绪,至于我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此时此刻,我的心理状态很复杂,每当我遇到类似情况时,我总是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什么事情上去,多想使人高兴的事情,多想好的事情。

现在,我已经坐进飞机座舱里,我就再也不去想谁没有击中目标啦,我一定要把这些该死的大木桶打起火啦,如此之类。

我倒是想起了家里发来的电报,想起了我的小女儿。可不是吗,给她取的名字多好听啊。

远处,一片呈火红颜色的柞树林,正在朝着我这边移动,再过一会儿工夫,我就能看见那些大木桶了。

……战争要到哪一天才能结束呢?我的小女儿是个什么模样呀?我哪一天我才能够陪伴着马雅丽,牵着女儿的小手,在柔嫩的青草地上玩耍呢?在那遥远的迁西大森林里,林间空地上的青草长很多么高,多么茂盛啊!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那里遍地都是野花!……快要看见大木桶了。

靶场已在我的眼前显现,我立刻全神贯注地搜索目标。

首先需要选准方向,以便看得清楚、瞄得准,我调整好机头方向就俯冲,透过驾驶舱上的透明大圆圈,我看见一个小黑点儿,这个小黑点儿迅速向我这边移动着,变得越来越大。

到开炮的时候了,将军们都在观察所里等待着我开炮,期待着我打出好成绩来呢。

在这关键时刻,我想的只是一定要把大木桶打起火,现在,我把这些大木桶全都看作是必须立即消灭的真实目标,而不是打出好成绩来为了给人家看的,更不是为了挽回战斗机部队的声誉,从我的炮口飞出去的枪炮弹绝不是为了这些!

……不过,尽管我在这样想着,我还是感觉到了人们都已经睁大了眼睛,等着看我的表演呢。

这不是训练用的大木桶,而是火药桶、炸药、炮弹!总之一句话,你把它当作什么东西都行,只是不要把它看作玩具,我朝这些东西瞄了一眼,怒视着这一堆祸害,我要立即消灭它……

我有自己的独特的俯冲方式——在垂直平面内蛇行飞行,大木桶被我的瞄准具光环套住了。

一阵猛射,地面上当即升起一团大火!再次进入,再次攻击,再次开炮——又是一团大火。

现在,我可以坦然地从观众的头项上超低空高速掠过,好让他们都看一看,战斗机飞行员到底是何许人也。

在你做到了你对自己、对战友都应当做的事情以后,你的心情是无比舒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