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85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

第七百八十五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

现在我们暂时告别雷克明将军的回忆录,说说他碰到突击队副司令梅婷婷中将的原因。

9月24日,中华军总参谋部命令部队向乌拉尔城挺进,就在这时,指挥突击队的梅婷婷中将打电话给突击队第一大队队长龙建强上校,给他下达了一个奇怪的任务:要他派一个中队深入到敌人防线后面200公里的地方,去解放关在奥特拉德内战俘营的900名本国战俘,龙建强上校见得这个任务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天黑之前,突击队总司令严明上将又亲自打电话给龙建强上校,他在电话里提高嗓门说道:“我们要让任何国家的突击行动就要相形见绌了!”

龙建强上校没对严明上将说什么,但他却对参谋长吴翔宇上校说,他并不欣赏这个主意,派一个突击中队到战线深处没问题,但在战争即将结束的日子里,为什么要冒这种险?况且,战俘营也不只这一个,有许多许多,奥特拉德内战俘营何以如此重要?吴翔宇上校只好说,他再同大队参谋们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奥特拉德内是一个相当小的城市,位于蜿蜒曲折的伏尔加河的一条小支流上,位于古比雪夫以东91公里的大基涅利河畔,再往西南就是世界闻名的伏尔加河了。

奥特拉德内战俘营设在一个高原盆地的陡峭的山岗上,北面约五公里处就是汉默尔城堡,集中营里关押着1950年一次战役后被俘的约2000名乌拉尔联邦军队的军官和士兵,这些哈卡斯人——他们喜欢别人称他们为叶尼塞鞑靼人,他们—身着破旧的、但很合身的军装,神色傲慢,精力充沛。

他们对那些1950年5月来到这里的中华军战俘很和善,也很慷慨,他们一致决定把150包食品送给他们的盟友。

大部分中华军战俘是在中亚苏军反击战役开始时被迫投降的,所以并不使他们感到自豪,他们对军衔比自己高的军官也不那么尊重。

除了星期日的宗教活动外,战俘营内几乎没有什么有组织的活动,同其他战俘营相反,这里没有田径、音乐或演出等安排,很少有人想越狱逃跑,因为形势很明显,只需再过几个月,战争就要结束了。

战俘营内每个月只分发一次食品,难以改变食物严重匮乏的状况,尽管不时增加一些炖猫肉,这算是战俘营里的佳肴,但仍有许多人患流行性感冒和肺炎,几乎所有的人都闹肚子。

总之,整个战俘营的情景每况愈下,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8月10日,这一天,以罗德建上校为首的430名中华军战俘从昆古尔来到了这里。

一夜之间,罗德建上校和他的参谋长艾思江中校就恢复了营内的秩序和纪律,对于那些厌恶营内生活的年轻军官来说,罗德建成了一个神奇的名字。

他们洗净了军装,擦亮了皮鞋,理了发,刮了胡子,简陋的房间顿时清洁亮敞,战俘们见面时,话题也更多的是军事方面的了。

接着,罗德建上校转而对付战俘营苏联指挥官京特--格克尔中校,于是,伙食得到了改善,风雨天的点名也取消了,战俘营里的现有条件得到了更好的利用,罗德建上校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只有几个人除外,这几个人对罗德建上校的zhuanzhi作风恼怒不已。

9月25日,梅婷婷中将的副官向天晓中校突然来到突击队第一大队的大队部,他从前是黑字的头批突击队员,他沉默寡言,总是板着一副叫人讨厌的面孔。

抗日战争爆发时,他是黑字突击队的一名小队长,向天笑中校直截了当地说,他是来随同部队远征的,龙建强上校听了大吃一惊,他原以为上面早已放弃了这个计划,于是他再次向他提出反对意见,向笑天中校叫他不要着急,并答应让严明上将亲自和他谈一谈。

第二天一早,严明上将和梅婷婷中将乘飞机前往大队部,参谋长吴翔宇上校报告说,龙建强上校和向笑天中校一起出去了。

“给他打电话,”严明上将不耐烦地说。“叫他马上回来,解决这件事。”屋里的人悄悄地消失了。

“明哥,龙哥走时告诉我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如果您到这里叫我下这样的命令,我就回答您说我不下这个命令。”

对这种不服从上级的举动,严明上将没有表示丝毫的愤怒,他平静地说:“给我接通建强,我亲自对他讲。”

过了一会儿,他在电话里命令龙建强--执行计划,而龙建强上校则对他说他一个人也抽不出来,一辆车也抽不出来,一架飞机也没有。

“我保证给你以后补充损失的全部人和车辆!”严明上将象哄孩子似地回答说。

龙建强上校发现严明上将的声音几乎带有抱歉求情的语调,这使他有点为难,他不知如何是好,便转向在旁边听他讲话的向笑天中校。

向笑天中校低声解释说,突击队是下定决心要解救战俘的,他还透露说这批战俘中有乌拉尔联邦吴曼斯基总统的表弟沃特斯,大约在一个月前,吴曼斯基总统曾告诉中华军情报总局局长姚水明说,苏联人将把沃特斯和其他的中华军高级军官战俘向西转移,姚水明把这一情况电告了兰黎明和霍晶,他们三个人联名又转告了严明和梅婷婷。

龙建强上校无可奈何,只好服从严明上将直接下达的命令,他违心地把副大队长罗天明中校派到了第一中队。

在那里,中华军突击队第一大队第一中队刚刚攻占了美河上的一座铁路桥,一听说是要他派一支别动队前往汉默尔堡,指挥官艾佳亚少校就立即打电话给龙建强上校,并肯定地说,一个不擅长野战的突击中队孤军深入,很有可能被歼灭,如果真的一定要去的话,那至少要派一个装甲营一同前往。

龙建强上校则告诉他说,在这之前,司令严明已经拒绝请求装甲部队陪同去完成这一任务,但会配备所需要的所有武器,艾佳亚少校现在就只好照令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