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86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二

第七百八十六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二

艾佳亚少校身高1.88米,体格匀称,象他的突击队所有长官一样十分好斗,他留着小平头,小胡子,嘴角总是挂着一丝冷笑,显得十分自信。

9月26日下午,他得到的命令是,叫他带领所辖部队深入敌后,救出900名中华军战俘,大队长和突击队的司令没有向他作任何解释,他也没有要求对方作任何解释,他只是转身对他的大队长龙建强上校开玩笑地说:“你甭想就这样把我甩了,我会回来的。”

上司叫他集合队伍马上出发。

晚上七点钟,中华军突击队第一大队第一中队整装待发:全队307人,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虽然有些疲乏,但都士气高昂,斗志旺盛。

部队配备的装备有:10辆T-10式坦克,8辆重机枪攻击车,4辆25mm机关炮攻击车,三辆105mm口径的自行火炮,27辆运送战俘的卡车,其中包括2辆局部装甲防护的油料车和2辆弹药车,另外,还有10辆吉普车和一辆满载医药用品的履带式装甲车。

艾佳亚少校对他将要做的一切进行了分析,他将要凭这样一支小部队深入敌后200公里,这样一支小部队是抵挡不住敌**规模的攻击的,而部队在强行军通过一个完全生疏的地区的时候必然会造成混乱。

艾佳亚少校甚至连敌人设防的情况也都一无所知,他就是要在这样的情况下,深入到一个陌生的地区去,天晓得会同什么人作战,回来时还要带着900名战俘回来。

艾佳亚少校已经感到焦虑不安了,但是,另一个意外的情况越发使他不快,龙建强上校告诉他,向笑天中校将参加这一行动。

艾佳亚少校疑虑地问道:“这又是在搞什么名堂?”

龙建强上校向他保证说向笑天中校只是以一个观察员的身份前往,并不担负指挥职务,并推测说梅婷婷长官可能是要让向笑天中校学习突击作战。

然而,所有人只须看一眼向笑天中校就会明白,这个人根本不需要学习什么。

有一次,甚至张救国上将在突击队司令部曾哭丧着脸说,他要是有向笑天中校那样一副真正的战士的脸该有多好呀!

龙建强上校知道向笑天中校是为什么而来的,向笑天中校当着大对部的其他几个人说:“我到那里去只是为了吓唬自己玩玩。”

但他却秘密地告诉艾佳亚少校说:“我想老吴曼斯基的表弟就在这些战俘中。”

第一突击中队的人自然对此是毫无所知的,事实上,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还不知道他们是要深入到敌后去解放一座战俘营。

艾佳亚少校有一个很简单的闯过敌人薄弱防线的计划:当装甲部队强行通过刚刚夺取的铁路桥,扫荡美河对岸的那座小城市,然后,第一突击中队快速溜进打开的缺口,直捣距小城195公里的战俘营。

9月27日午后他们就能到达那里,如果运气好的话,两天以后即可返回。

9月26日晚上九点钟,中华军的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步营越过了美河,虽然情报部门曾预计部队不会遇到多大的抵抗,但刚一过河,装甲部队就碰到了麻烦,中华军第11装甲旅不得不把手中的全部兵力投入战斗以便为打开通路。

第一突击中队终于在战车的隆隆声中通过了铁路桥,步兵们趴在坦克上,履带式车辆和卡车装载着备用燃料和弹药,医疗用品,这时已是午夜时分了。

部队接着转而向西挺进,那天夜里,气候干燥而闷热,天空阴云密布,遮住了月亮,部队突如其来地进入头几个村子,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坦克横扫一切目标,突击队员则向门窗里面投掷手榴弹,以便压倒狙击手。

此地防守的苏联第七集团军现在只知道一支装甲部队——很可能是一个装甲旅的先头部队突破了防线,并且还认为指挥官就是中华军第11装甲旅指挥官单嘉筠将军,由于单嘉筠将军善于采用大胆的出人预料的战术,所以前线的大多数苏联指挥官对他比对其他任何中华军指挥官都更为敬畏。

第一突击中队前方的村庄和城市纷纷接到拦截这支部队的通知,然而,第一突击中队的行动是如此之迅疾,攻势是如此之凌厉,以至于他们虽然在每个严格实行灯火管制的城市遭到了一些轻武器和反坦克火箭筒的阻击,但只伤亡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突然,一支打算从北面进入布祖卢克小城的苏联车队迎面开来,突击队员们立即边前进边用攻击车上的重机枪向苏联卡车扫射,当一名年轻军官看到被击毙的苏联人中有一些是身着军装的姑娘时,便破口大骂起来。

第一突击中队沿着美河左岸向东北方向前进,他们超过了一列顺着水流方向行驶的、满载高射炮的苏联火车,第一辆坦克开炮击毁了机车,随后突击队员把手榴弹掷向多管高射炮。

黎明过后,部队来到涅夫捷戈尔斯克以北赫尔小镇附近,涅夫捷戈尔斯克所属的这个小镇是一个横跨美河、位于伏尔加河的辛河和萨勒河汇合处的小镇。

艾佳亚少校知道,这里地势起伏,正是设伏的理想地方,于是,他命令队伍不得使用无线电,甚至不得讲话。

6点30分,全队开进赫尔小镇,坐在后面一辆坦克里的唐德克中尉向前望去,惊讶地看到一些苏联兵在马路上漫不经心地走着,手里拎着公文包,同其他的城市相反,赫尔镇似乎根本不知道一支中华军作战部队已经大摇大摆地来到街上。

在大路的右侧,唐德克中尉看到一辆从调度站开出的列车正向他这个方向驶来,最后一辆坦克上的马林凯中尉一炮就击中了机车,接着就对车箱连续进行炮击,一节弹药车箱轰然一声爆炸了。

当爆炸的烟雾消散后,发唐德克中尉现那节弹药车箱只剩下四个车轮留在铁轨上,前面,25mm机关炮已经把河里的好几艘船打得起了火,一只客船-商船混合船队被拦腰斩断。

T-10式坦克向前冲去,又击毁了12辆火车,使调度站的全部运输线陷于瘫痪状态中,一大批苏联兵刚巧从一列车箱里出来,他们乱成一团,茫然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