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87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三

第七百八十七章 永远的第一突击中队三

此时,艾佳亚少校指示第一小队长威廉-纳托上尉派F-10式坦克驶进市区,一路上把马路两旁的房屋夷为平地,两小队的突击队员紧跟在坦克后面。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突击队员刚踏上市中心的桥梁,桥就爆炸了,两人当场阵亡,F-10式坦克折回来,苏联人把它们同全队隔开,并开始用反坦克火箭筒从窗户和房顶向它们射击。

艾佳亚少校和威廉-纳托上尉正在后面几百米的地方制定新的作战计划,一听到前面打响了,他俩便奔向炸毁的桥梁,正好看见一辆遭到苏联人攻击的T-10式坦克在转动着炮塔,漫无目标地射击着,似乎在试图赶走苏联人。

突然,反坦克火箭筒的火光一闪,一声巨响,艾佳亚少校和威廉-纳托上尉被扔到了圆石铺成的路面上,威廉-纳托上尉感到眼前一阵发黑,用手紧紧捂住了胸口,他的腿受了伤。

艾佳亚少校感到右手和膝盖疼痛难忍,血从裤子里渗了出来,他随即大声喊到:“赶快撤!天哪!”他命令全队掉头后撤。

通向战俘营的大路被切断了,艾佳亚少校立即迅速地选择了另一条行军路线,他命令整个队伍绕到北面,沿着辛河右岸前进,想找到可以渡河的理想地点。

8点30分,他向突击队总部发了第一份电报,要求派空军轰炸这一带的苏联火车调度车站。

苏联第七集团军的司令部刚刚得悉这一带的几个城镇遭到了破坏,便立即命令所有可以动用的部队拦截这支所向披靡的中华军部队。

然而,帮助艾佳亚少校解决了最紧迫时问题的,却是一个苏联人,一名正在家里休病假的伞兵,他对战争已感到厌倦,于是向艾佳亚少校透露说,渡过辛河的理想地点是在赫尔镇北面13公里处的布格辛镇。

在离布格辛镇还有两公里的地方,第一突击中队俘获了另一名军阶较高但却不那么有用处的苏联人——一名身穿皮大衣的将军。

他的汽车误入了第一突击中队的行列,当他戴上白手套趾高气扬地向前走时,艾佳亚少校问道:“你这家伙究竟是准?”他正要用俄语解释,但艾佳亚少校打断了他:“把这个**养的扔进汽车里去。继续前进!”

队伍渡过辛河,然后沿着一条坎坷的山路行进,道路起伏不平,荆棘丛生,但地面却相当坚实,宜于坦克和其他车辆行驶。

几分钟后,一队大约700名乌拉尔联邦军队的俘虏迎面走来,这群战俘一看到对面是中华军的坦克,便纷纷向押送他们的苏联兵扑去,缴下了他们的武器,所有的人看到一个哥萨克人挥舞着刺刀在林中拼命的追赶一名苏联士兵。

艾佳亚少校把抓到的200名俘虏交给了他们,这些战俘中的中校向他保证说,他们将继续在这一带打游击,一直等到自己人打进来。

紧接着,第一突击中队越过弗肯萨勒河,到达离目的地只有8公里远的地方,正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架苏联联络飞机的嗡嗡声,艾佳亚少校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

在相对的安静中,他可以听到不远处有装甲车辆滚动的声音,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必要隐蔽自己了,于是他下令转向东北,直趋战俘营。

少顷,前面出现了苏联坦克,不过数目不多,只有两辆,这两辆坦克随便开了几炮,就溜走了。但艾佳亚少校明白,其他的苏联坦克离这里不会很远。

下午2点30分,战俘营已清晰可见,在离最先看到的房舍还有1800米远时,这支突击队离开大路,开始攀登那座通向战俘营的险峻的山岗。

突然,一辆苏联坦克在拐弯处出现,另一辆也出现了,接着又是一辆。

艾佳亚少校命令6辆F-10式坦克待命攻击,并通过无线电命令雷姜堰上尉把他的三辆自行火炮布置阵地,攻占这个高级军官战俘营的战斗打响了。

战俘们听到了远处传来坦克的短促交火的声音,于是有人拥到战俘营外围的带刺铁丝网前,其他人也跟着跑去。

乌拉尔联邦第106师的东正教会随军牧师保罗-卡瓦诺神甫看到,有两小队苏联警卫正在向沿山顶修建的工事爬去,同时整整一连苏联兵也迅速进入了通向战俘营的大路两旁的阵地,路边,还有两门40mm口径的高射炮。

战俘们望眼欲穿地等待着,一分一秒地等了半个小时。突然,机枪、装甲拳、步枪、迫击炮,一齐响了起来,在草原上交织成一种极不和谐的、乱七八糟的大合奏。

罗德建上校说:“神甫,坦克战就是这样打起来的,这声音我很熟悉。所以,今天我一听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张救国将军的小伙子们正在接近这里,苏联人就要把我们从这儿转移了。”

他说,为了拖延时间,他今天上午已经在格克尔中校面前耍了两次花招,他说他要想办法使格克尔中校放弃转移的打算,直到中华军打进来。

外面,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集中营内,几个战俘离开栅栏,到厨房里取出储存的食品,以便最后饱餐一顿,另外100来人则朝着木板屋走去,保罗-卡瓦诺神甫正在那里听弥撒前的忏悔。

15点50分,战俘营内响起一阵警报,门窗外传来命令:“全体人员都要留在板屋内,原地不动!”几个落在后面的人飞快地穿过营地前去做弥撒。

“既然再没有人来了,我马上就开始做弥撒,在领圣体前给你们赦罪。”过了一会儿卡瓦诺神甫说道,神甫在穿祭披时,把落在身边的几块炮弹碎片藏入一个纸盒,赶快来到祭台——一张桌子前,匆匆祈祷,他感到害怕,他希望刚才的动作没有被人看见。

正当神甫引述耶稣的教义的时候,一颗炮弹呼啸着落在屋子的一角,大家立即惊恐地趴在地板上。过了一会儿,卡瓦诺神甫从祭桌下狼狈地爬了出来,尽管他明白自己并未给大家作出临危不惧的表率,但他仍要大家安静下来,跪在地上。

“如果发生什么事,你们就趴在地板上。现在我要给你们赦罪了。”他说着,哆哆嗦嗦地举起手朝着跪伏着的人们在空中划了个十字。

“安静,孩子们。为了使大家都能领圣体,我将尽可能地缩短这次弥撒的时间。”他转身向祭桌,开始念,“主啊,我们肯求你息怒。”

他以前也常念这段经文,但其中的话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有针对性,这样含义深刻和感人至深。

他念道:“主啊,我们肯求你息怒,收纳我等婢仆及全家所献之礼物,求尔赐我等平安度日,救我等于永罚,使我等入尔预选者之群内,为基利斯督我等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