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1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六

第七百九十一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六

让我们回到雷克明将军的战争回忆录,重温那一段峥嵘的岁月。

早晨,在我们的飞机依然停放在松树林里的时候,一架米格-15战斗机飞临机场上空,来的既然是单机,那准是这架飞机出了什么问题。

这架飞机既不盘旋,也不死死地盯住什么,看来,只这摆在飞行场地一端的几架滑翔机,就足以使他辨认出这是机场了。

我们都尽量沉住气,不去惊吓他。这架飞机终于落地,苏联飞行员刚跳下飞机,我们就缴了他的随身武器,我们这里找不出愿意跟他对话的人来,也没有那个工夫,我们把他送交中路司令部了。

“这架米格-15战斗机怎样处理呢?”机务参谋问道。

“你们检查一下,加足油,晚上我要试飞,这可是一架改进型的新式飞机呢。”

其实,我现在就很想试飞,只是我这个老虎今天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抽不出身来。

我们在这一段公路上驻扎下来以后,我就在想,即使我们在这样的机场上损坏几架飞机,也是得大于失的,因为这个机场离前线近。

其实,实际情况比我想象的更令人满意,飞机损坏的极少,而全集群却能够配合我军地面部队在格尔利茨、皮格尼查、扎甘地区作战,帮助他们击退苏军的反攻。

不久,除了布热格机场和我们这个所谓机场以外,这一带的所有机场,全都无法使用了,从伏尔加河彼岸的混凝土机场起飞的苏联飞机,常在空中与我机遭遇。

当我来到张救国将军的指挥所告诉他说我们的机场完全靠得住时,他说:“你们从空中掩护我们,不要放苏联飞机进来轰炸就行。地面上有我们呢,苏军休想前进一步。”

我手里的无线电送话器又忙碌起来了,空中战场又沸腾起来。

苏联的绰号--框架的炮兵校正飞机又飞临格尔利茨上空,还妄想无忧无虑地盘旋着为他们的炮兵校正弹着点,它刚一露头就被我发现。这时,我的耳机里传来苏霍上尉的声音:“我去上工,请通报情况。”

我当然是有话要对他说的……

苏霍上尉双机组的飞行高度比框架高得多,如果没有人在地面上引导的话,那苏霍上尉他们就可能在此地长时间盘旋而无法发现敌机。

看,我们的双机从高空猛扑下去了,在对付敌人的炮兵校正飞机方面苏霍上尉是老手了,在我们飞行集群里,他是打框架的能手。如今看他再显身手吧……他从敌机下方发动攻击,一举成功,敌机当即起火坠地!干得干净利索。

一场空战,霎时完结。

空中又有4架敌战斗机飞来,他们护送着又一架框架,我把这个新情况通报给带队长机苏霍上尉,此时,我们的双机正在疾速上升中。

“明白。我看见米格了。”苏霍上尉回答道。

苏霍上尉准备怎样对付敌机呢?他和他的僚机飞行员谢辽阳中尉,是一对勇敢的战士,既然他们已经看见敌机,那再命令他们去发动攻击是多此一举的,他们当然不会容许这几架敌机把炸弹投在我军地面部队的头顶上,现在,他们需要用一点时间去抢占有利的攻击位置。

苏霍上尉和他的僚机开始转弯,紧接着就疾如闪电般地猛扑过去。又是从下方发动攻击,命中。框架起火了!直到这时,那4架米格战斗机才开始胡折腾起来。

苏霍上尉在退出攻击时,顺势把敌带队长机揍掉,谢辽阳中尉也把敌僚机揍下去了,剩下那两架敌机掉头就逃,我们的双机在一次空战中就干净利索地干掉4架敌机!

敌人的高射炮倒是一个很使人伤脑筋的问题,低云迫使我们不得不低飞,这正合敌人高射炮的胃口,梁勇少校的飞机,就是被敌人的高射炮弹击落的。

还有一次,苏霍上尉驾驶攻击机返回机场以后,我们见他的飞机遍体鳞伤,飞机蒙皮也被烈火烧焦。

我亲眼看见他的飞机在空中出了问题,当飞行速度减小时,一团火焰立刻喷发出来,裹着他的飞机在战场上空移动,而当他疾速冲向敌机,向敌机发动攻击时,火焰便当即熄灭。

我急忙命令战斗机飞行大队立即出动飞机去援救苏霍上尉,几分钟后,我从耳机里听到梁勇少校那总是高昂而坚定的声音:“老虎,我是伯爵,去上工。”

只要梁勇少校和他率领的机群在空中出现,正在跟敌人干着的战友们就立刻精神大振,空中形势就立即改观而变得有利于我方,他十分骁勇,他具有无坚不摧的个性特点。大家都喜欢他,谁都愿意跟着他一起出动去执行任务。

如今他和他的僚机飞行员一起,又迅速赶跑好几架进攻苏霍上尉的敌机,但是,当我们的机群离开战区时,敌人的高射炮弹击中了梁勇少校的飞机,他坠落在前沿附近,在这恐怖的战争接近尾声时,我们又损失了一位好战友……

在这之后不久,那时我正在奥伦堡附近,听到威震敌胆的轰炸能手宾家兴将军不幸牺牲的稍息。

当时,他率领一个轰炸机机群去轰炸被我军包围的布雷斯劳城,当他对着敌人的一片筑垒房屋俯冲轰炸时,敌人的高射炮弹击中了他的飞机,他也负了伤。

他的飞机缓缓地向斜下方坠去,宾家兴将军曾经试图把飞机驾回到河流这一边的我方地区来,可是,力不从心,飞机坠毁在河中了……

这些细节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在前线听到宾家兴将军不幸牺牲的消息时,心里很难过,他的军衔是将级,职位又很高,可是,他却始终保持着一个普通飞行员的本色,对事业极端热心。

他是为数不多的依然坚持飞行和率队执行战斗任务的将军之一,他虽然身为高级指挥员,却始终保持了这些重要的高尚品德,他自己飞行,率队作战,钻研战术,他是飞行员们的好榜样,鼓舞着飞行员们去创建战功。

在高级指挥员大集训时,我总是愿意细心倾听他的见解,在如何做人和如何当好飞行员方面,他是我的好榜样。

在那些悲痛的日子里,有一天,我途经布雷斯劳城外的一条大路,看见这座敌军盘踞着的地狱上空浓烟滚滚,正是这座凶恶的地狱吞没了我们这位素孚众望的将领。

这升起的浓烟,大概就是宾家兴将军的部下为了给自己敬爱的长官报仇而投下去的数千颗炸弹掀起来的吧!让敌人记住这一天挨炸弹的滋味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