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2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七

第七百九十二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七

敌我双方在奥伦堡城的战斗愈演愈烈,敌军妄图夺回已被我军占领的半座城,正在疯狂反扑,我军阵地眼下确实被敌军压缩了一点,在这一段时间里,敌人的飞行员有时也明显地表现出垂死前的凶狠劲头。

有一次,我机群掩护在此地区作战的我军地面部队时,与4架米格式敌机遭遇,我机群首次攻击就把敌机赶跑了,这时,只见敌带队长机突然掉转机头,迅速朝着前沿飞来,而且摆出一副挑战的架式,向我机群逼近,我们的莫夫克上尉也掉转机头扑向敌机,准备发动迎头攻击。

迎头攻击我见过不知多少次了,而且我自己就干过鬼才晓得多少次,通常,双方的飞机都以最大速度互相迎头逼近,开炮以后,都迅速向旁边闪去,哪怕双方都处在危险距离以内,也都是如此,因为双方谁都只想要消灭对方而使自己存活下来。

在进行迎头攻击时,不论是哪一方,谁也无法利用对方在退出攻击的一瞬间占到什么便宜,互相逼近到此为止,迎头攻击过程至此完结。

这一次,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双方飞机全速迎头冲刺,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双方同归于尽,我方飞机的机翼被撞飞了,敌机的尾巴被撞掉了,两架残毁的飞机一齐从空中坠向地面。

在地面上观看这一场空中决斗的人们,个个惊得目瞪口呆,木然伫立,也许他们等着看飞行员跳伞呢,可是,这是办不到的,两架飞机一齐坠毁,两个飞行员也同时毁于大地上,彼此相距不过一公里。

我急忙登车,迅速赶往冒着浓烟的飞机残骸坠落地点——城郊北面的一条小河旁,两架飞机的残骸分别坠落在这条小河的两侧,隔岸相对。

我们的飞行员,看上去,象是在飞机相撞时被震昏了,而苏联飞行员则早已被我机的内部爆炸劈成碎块。

苏联王牌飞行员的红星勋章上满是污血,我们就地掩埋了这个坚强的苏联英雄的尸体,随后,我们就把战友的遗体运回来,准备送回祖国安葬。

春天快要到了,今天,天气晴朗,可是,我们却在忙于送葬。

快些结束这一场战争吧,越快越好!

我军地面部队打退苏军的反扑,牢牢地据住半座奥伦堡城,巩固了自己的阵地,战事暂时沉寂,我这个老虎手里的无线电通话器因而也得以暂且沉默一时,我抽空回到集群司令部。

在我不在机场的这一段时间里,他们把这个机场修整得相当不错,他们把干线公路中央的一条纵缝用砖块铺平,这就方便多了,在机场周围还布署了25mm口径的四联装高射炮。

剩下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设置路障了,因为只要在跑道两头设下路障,过往的车辆就只好绕行,载重汽车和辎重车辆倒也通情达理,行驶到被当作路障使用的滑翔机跟前就减速,绕到泥路上去继续前进,可是,一旦碰上开赴前线的坦克,那可就……

有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楞头青小伙子,驾着坦克横冲直撞,毁了我们设置的所有路障,还碾碎好几驾滑翔机,大摇大摆地在我们这一段公路上隆隆行驶。

刚巧此时我们的一架攻击机已经落了地,在眼见得就要与坦克相撞的一霎那,飞行员猛然掉转机头向一旁滑去,螺旋桨撞在地面上毁了,所幸的是,飞机没有翻扣过去,飞行员没有拿大顶。

在我们处境困难时期,这一条公路机场帮了我们大忙,可是,也招来不少麻烦,在奥伦堡城争夺战期间,我们的战斗机十分活跃,这引起苏军当局的注意,他们千方百计地搜寻我们这个离前线很近的秘密基地。

曾经在2月份的一天,我们在机场附近抓获一名空投特务,在我们审讯他的时候,他当场摊开随身携带的几张地图,他的任务是探明我们的机场所在地。

后来,我们偶尔也见到敌人的侦察机从我们基地上面飞过,他们感兴趣的显然是顺着这条公路向前运动的我军地面部队,还有我们这个神秘的机场。

有一天,我们正在进行着紧张的飞行训练,新飞行员和老飞行员的训练内容都是双机升空练习瞄准射击和投弹,空中一直有我们的飞机,所以,高射炮兵就都躲进他们的地下掩蔽部里闲呆着去了。

天上都是我们的飞机,响声又很大,呆在地下掩蔽部里怎能分辨得出敌机飞来的声音呢?自己飞机的声音我们都听惯了,非常熟悉。

突然,外来的声音掺和进来了……是敌机!是一架双发动机的拉式攻击机!可是,发现迟了,只有火力追击而已。

我和机场大队的大队长,都严厉地批评他们一顿,可是,迟了,已经无济于事。苏军前线司令部已经把我们这个机场定为突击目标。

有一件事大概能够证明这个判断吧:第二天,敌人派来的侦察机重复了昨天敌机的航线,不过,这一回高射炮兵表现得可不错,他们给这架敌机来了一个有来无回。

但是,敌机的侦察报告早已发回,敌人就要对付我们了。

这一天,正好苏霍上尉的四机编队在空中,这个小机群在离机场很远的地方开始转弯,向靶场飞去,我们只顾听发动机响,只顾看自己的飞机,竟没有料到敌人的拉式飞机已经飞临机场上空。

敌机投下所谓的子母弹,也就是装满了微型炸弹的炸弹箱,有的人躲进避弹壕,正在飞行场地上忙着来不及躲避的人就地卧倒,只有韦特科少校跑动,因为近处有避弹壕。炸弹碎片击中了他的后背……只是一个小小的炸弹碎片,就夺去了他的生命。

苏霍上尉还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爬升到有利高度,尽管时间紧迫,他还是揍掉一架敌机,敌机连同机上的飞行员,一起坠毁在机场附近。

从这一天起,我们规定了战斗机值班制度,我们这个机场不仅飞行场地非同寻常,而且几乎每天都要遭受敌机空袭,不过,敌机每空袭一次,总得给我们留下几具飞机残骸作为晋见之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