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3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八

第七百九十三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八

事有凑巧,今天我们接到通知,说乌拉尔联邦军队的精锐部队开赴阵地要从这条干线公路通过,我下令撤去岗哨,让友军的摩托步兵、炮车和坦克从这条公路通过,免得他们绕行费周折。

这期间,我们机场来了一大群新闻纪录电影摄影师,他们是来拍摄空战场面的。当波兰军队来到机场区时,电影摄影机忙碌起来了,人们也都跑出来观看这长长的没有尽头的队伍,观看头戴缀有鹰徽护耳棉帽的友军士兵,我们都深深感受到兄弟军队支援我们的情谊。

突然,敌机飞临头顶!到我们这里来拍摄真实战争场面的那一大群新闻纪录电影摄影师,都慌忙躲进避弹壕里去,友军大队人马停住了。

我们的值班战斗机立即起飞,迅速升空。在我机爬升时节,敌机从机场东边飞过去,随即掉头,直奔机场冲来,我战斗机截住敌机去路,一场空战就在云层之下展开。

乌拉尔联邦军队的大队人马又继续前进了,室中飞机轰鸣,枪炮声不断,我们站在地面上紧张而焦急地等待着这一场空战的结局。

突然,一架飞机起火下坠,紧接着又是一架。

“升空的是谁?”我问中队长罗夫波少校。

“卢坎少尉和德别格中尉。”

“你们为什么尽是挑一些新手值班呢?”我很不满意地指责他,“德别格中尉连一架敌机还没有击落过呢。”

“我本想让他们也锻炼锻炼。”罗夫波少校心里也没有底。

他的心情和我的心情一样,他也觉得丢掉两个新飞行员,损失两架飞机,实在太可惜,连旁边听见我们说话的电影摄影师们都觉得失望,当然是不愿意把这种场面拍摄下来的。

这时,只听得飞机轰鸣,紧接着从云中钻出两架飞机来,我们都看清楚了,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我们这两个小伙子——新飞行员卢坎少尉和他的长机德别格中尉,竟出人意料地得胜而归!电影摄影师们又都活跃起来,争先恐后地直奔那两架敌机坠毁地点跑去。

过了一会儿工夫,我们的人就把被捉获的一名跳伞落地的苏联飞行员押解到机场上来,这个飞行员是苏联空军战斗机部队的团长,还得过勋章呢。

他的战斗机部队是最近刚从巴库调到我们这个战场上来的,苏军把它的全部主力兵力,都投到中部战线上来对付我军以阻止我军快速向伏尔加河挺近。

这一场空战,以及后来的历次空战,战果都不小,苏联空军从此尝到了空袭我们机场的苦头,我们这个机场依旧巍然屹立,敌人始终无法动它一根毫毛。

快到日落的时候,罗夫波少校率领机群出动去掩护我军前沿,在前线附近,他的机群碰上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现象:一群苏式战斗机,就象骑马那样,骑在轰炸机上飞来了,这要的是什么鬼把戏呢?

罗夫波少校来不及去多想这些,立即率队发动攻击,当场击落其中一架,其余敌人见势不妙,都慌忙甩掉他们骑着的重型轰炸机,只见地面上升起巨大的爆炸烟团。

噢,这哪里是什么轰炸机呢,原来敌人把sB式轰炸机里填满炸药当作炸弹使用了!

敌机轰炸的目标本来是乌拉尔联邦军队,由于罗夫波少校及时赶到发动攻击,迫使敌机不得不立即慌忙甩掉这些累赘,乌拉尔联邦的军队相信我们会从空中掩护他们,所以,他们敢于白天不加任何伪装,大摇大摆地放心行军。

是的,天空已经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里,敌机再也无力施逞威风了。

今年的秋季依如往年,这里的田地也都深翻过了,不过,可不是用耕地的犁铧去翻的,而是用炸弹、炮弹、工兵锹和坦克履带掘开的,种下去的也不是粮食种子,而是尸骨和弹片。

我们飞行集群的攻击机使用起旁边的土跑道机场,每当我们看到飞机滑跑时机轮在地面上留下来的那些已经变硬了的压痕时,我们就痛心地想到:这里的土地今秋是不会有人来所获了,这也使我也不由地想起遥远的家乡从事田间劳动的人,但愿这一场战争快些结束。

有的时候温暖的南风开始吹拂大地,天朗气清,碧空如洗,乌拉尔联邦的轰炸机机群正在实行他们的穿梭战役,不时地从空中飞过,格外显眼。

它们都满载着炸弹,从中亚或秋明的机场起飞,去轰炸苏联的城市。随后,经乌拉尔山脉的上空飞往叶卡捷琳堡郊外的波尔塔机场落地,他们在波尔塔机场加足油,稍事休息,就返回他们设在中亚和秋明的基地。

有一天,天气晴朗,我们在自己的机场上看见乌拉尔联邦空军的B-17型轰炸机编着严整的密集队形,从我们头顶上飞过,飞机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突然,其中一架飞机渐渐掉队了,大机群是不可能为了一架飞机而耽搁时间的,这架掉队的飞机拖着一条长长的烟带,眼看着就要飞不动了。

看样子,这架飞机不是在目标上空被敌人的炮火击中,就是发动机出了问题。飞机起火了,只见一个小黑点从起火的飞机上掉下来,紧接着又是一个……随后,这些小黑点就都变成白色的大圆盘——降落伞张开了。

我们应当组织人力和物力去援救这些跳伞的飞行员,戈列利中校指挥的那个飞行大队离这里不远,我和他取得联系,由他们派出人员,乘车赶赴乌拉尔飞行员降落的地点去援救他们,他们一共有十多个人。

没过多久,我们派去的人员就把他们送到集群司令部,我们的军官们为他们提供了必要的方便,在乌拉尔通行员和我们的飞行员之间,很快就找到了共同语言——用尽了包括指手画脚在内的一切办法。

当他们所有的人全都聚集到一处时,我们发现,其中有从西伯利亚西部迁居美国的人,他们给我们当起英语翻译来,飞行堡垒的机组人员在我们这里吃过午饭,稍事休息,我们就用运输机把他们送往叶卡捷琳堡的波尔塔机场去了,我们祝愿他们一路平安,顺利地与他们的伙伴们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