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4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九

第七百九十四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九

时光催促我们尽快行动,我们预感到伟大的胜利即将来临,但是,我们还必须进行最后的战斗,还必须再努一把力,才能迎来这伟大胜利的喜悦。

在大后方,总参谋部正在研究新的作战计划,为慎重起见,总参谋部特请主要作战方向上的各飞行集群司令和各装甲旅旅长以上的人员赶赴天津。

深夜,空军总司令伍思想将军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正在忙着什么事情,近两三天内准备干些什么,我向他报告过以后,他突然问道:“你愿意跟我同机一起上总部去吗?”

“这种好事情岂有不愿意之理,长官。”

“那你就作为我的战斗机顾问,随我一同去好了。明天早晨我等着你。”

联席会议预计要开好几天,晚上回到下榻处以后,伍思想将军一直同我谈了大半夜,我们各自谈了谈自己,也都谈了各自的家庭,我们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的熟人,我们一起回忆老战友,也谈论战后的生活。

当我提到找还没有见过我的小女儿时,话题也就自然转到我能否回唐山老家去看一看的问题上来。

“一天能到家吗?”

“坐班机也好,坐邮政飞机也好,或者把我塞在货舱里也行,无论如何也得赶到家。”

“你可以在家里住上一昼夜,返回这里来也需要一天,总共给你三天时间能行吗?”

“行。”我心想,要是有飞机,几个小时我就能打个来回,司令还是很照顾我的。

“那你就回去一趟好了。不过,你要注意,你可别让我为难哪。”

“是,长官!”

飞机起飞以后,太阳才从东方升起,当然,家里的人谁也料不到我会突然回来。玛雅丽不在家,她出去给我发信去了,母亲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轻轻地拍着。

“这是谁的孩子?”我问道。

“这不就是你的小女儿吗?”

我从母亲怀里把这热乎乎的白里透红的娇嫩的小东西接过来搂在胸脯上,我屏住呼吸,只听得小女儿的小小心脏,正和我的心脏紧贴在一起砰砰地跳动。

为了这幸福的时刻,即使被飞机颠簸一整天,甚至徒步跋山涉水,我也心甘情愿。

玛雅丽进得门来,停住了脚步——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我只有两天工夫,我是专程回来看看咱们的小女儿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小女儿朝着玛雅丽走过去。

此时,我看着马雅丽和孩子,我也不敢相信,这窗外的城市真的就是唐山市,真的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故乡。

遭受战争洗礼的城市,我见过的太多了,沦为一片废墟的城市,城市里那些被战火揭去屋顶的房子,那些被战火烧焦的残垣断壁,使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恐怖感,从空中看去,被摧毁的市区,竟活象一片阴森可怕的坟地。

在进攻乌拉尔决战的战役即将揭幕的时候,我从大后方赶到前线来,我搭乘邮政飞机从唐山机场起飞,又有机会从空中瞭望西伯利亚和中亚大战战场的遗迹。

眼下就是的叶卡捷琳堡了,我可真不敢说这是一座城市,更不敢说这就是原来沙俄女皇的象征,实际上,这里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一大片杂乱不堪的瓦砾场而已。

我在想,人民花费了好几个世纪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建造起来这座城市,装饰它,美化它,用文化、科学和建筑艺术的瑰宝来充实它。可是,战争却把这一切统统毁灭净尽。难道我们不应当水远记住这些吗?

人民的反抗怒潮,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对于妄图奴役别国,剥夺别国自由,毁灭别国文化的敌人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

向乌拉尔山脉以西退却的苏军,必将会象被困住的野兽一样,拼命地进行抵抗,这些人害怕当地愤怒的人民,他们使多少城市沦为集中营和监狱,他们杀害了多少无辜的平民,他们无恶不作,如今,他们在无可避免的严惩面前,必将更加疯狂。

一场大会战即将开始。不过,胜败己成定局,那些罪恶的人,那些实行焦土战术的人,那些用骇人听闻的劳改农场活活折磨死无辜群众的人,都必将受到严惩。

机场上挤满了P-51改造的攻击机,这里,一切准备就绪,我必须立即赶到自己的位置去,我们战斗机部队也面临着艰巨复杂的任务,苏联准备动用最新式的喷气式战斗机了,我们如何去对付它呢?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

我朝着攻击机大队的大队部走去,打算与集群司令部通一次电话。

他们的大队部设在一栋木板棚里,飞行员也住在那里,当我来到大队部跟前时,只见一个士兵,大概是站岗的,把步枪放在一边,正在台阶上拉手风琴,他拉得倒也很不错。

这个士兵一抬头,猛然见我来到身边,就十分麻利地放下手风琴,顺手抓起步枪,按照《条令》规范干净利索地给我敬了一个军礼,他刚才还在聚精会神地玩琴呢,眨眼之间就站得笔直,变成了一个严肃执勤的卫兵,这倒把我给逗笑了。

我走进木板棚,只见这里也出现了同样的怪事,这哪里象个部队的样子呢,简直成了音乐学院了,没有一间屋子里是没有音乐声的,甚至连值班军官也低着头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吹口琴。

“怎么,你们打算开音乐会吗?”在值班军官带领我去见参谋长的路上,我问道。

“差不多吧。”值班军官笑着说,“您不知道,我们这些小伙子在这个木板棚的顶间里发现了一大堆乐器,那就让他们消遣消遣也好嘛。”

“你说的也是。”我心里明白,再过一两天,不论是攻击机部队,还是战斗机部队,就都将听到为一种完全不同的惊天动地的音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