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5章 天空战记一百七十

第七百九十五章 天空战记一百七十

我们飞行集群转移到乌法郊区扎甘附近的几个前线机场,其中有一个是用压路机压平了的砂质土机场,张救国将军率领的装甲攻击群,将从扎甘出发,向乌拉尔城西南郊疾进,我们的任务是从空中掩护他们,轰炸机部队也同我们一起前进到这个机场。

谁都清楚,争夺乌拉尔城的战斗,必将是很艰苦的,会有重大伤亡的,苏军在他们即将失败之前,是注定要孤注一掷的,他们已经用反坦克火箭弹来对付我们的坦克了,他们把飞机塞满了炸药当作炸弹使用,听说,他们还有一种什么破坏力大得惊人的武器呢。

但是,这些东西再也吓不倒谁了,现在不是1949年,甚至连1945年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亲眼看到在这一带宽广战线周围集结了多少我军部队,集中了多少武器弹药,这一股巨大的力量,必将摧毁妄图挡住它的去路的一切,任何阴谋诡计,都救不了他们失败的命运。

我们的强大力量,即将象火山一样爆发出来,我们应当记住这不可再现的一天,记住这一天的一切。

拂晓,在猛烈的炮火急袭之后,我军飞机飞越尼斯加河施放烟幕,工程兵部队开始设置渡口,坦克向岸边疾进,战斗机升空。

我们的地面部队猛烈向前推进,一举突破敌人的三道防线,敌人守备的高射炮部队、曾经猖獗一时的苏联空军的残余部队和新建立的防空部队,全都用来对付我们的空军。

早晨,天气不错。

我们的任务是在战区上空巡逻,由苏霍上尉率领的八机编队首先出动,除苏霍上尉外,其余七名飞行员是戈别上尉、季谢夫中尉、季诺中尉、连科答中尉、杜宁中尉、别列兹金中尉和鲁坚科上尉。

这个八机编队采用了我们在中亚上空和西伯利亚上空作战时行之有效的战斗队形,就是分为四机突击编队和四机掩护编队。

八机编队的带队长机与老虎通了话,可是,今天早晨,烈火浓烟把地空之间遮盖得密密实实的,引导站的对空观察条件太差,好在我们的飞行员自己及时发现了敌机。

4架苏式敌机都挂着炸弹,正朝战场方向飞,敌人又把战斗机当作轰炸机来使用,现在,敌人的处境可太不妙了。

由连科答中尉率领的四机编队掩护的夹击编队发动攻击了,苏霍上尉和卢别上尉每人击落一架敌机,剩下那两架敌机慌忙爬升,企图逃跑,但是,出路早已被堵死,连科答中尉的四机编队正在高处等着他们呢,敌长机吃了连科答中尉的炮弹,坠下去了。

这只不过是一场大空战的序幕罢了,紧接着又有6架苏式和两架米格式敌机飞来,引导站及时把这个新情况通报给苏霍上尉,空战重新爆发。

敌米格式歼击机发现高处有我方4架飞机,就直奔他们飞去,可不是吗,以前,敌人是很善于用箝制格斗法分散我方掩护机群的注意力的,那时,敌人的兵力比我们雄厚,经验比我们丰富,不过,这是--那时,而且早已是遥远的--那时了。

现在,我们的战斗机一齐向这两架米格式敌机发动攻击,敌机掉头俯冲下去,朝着浊水一般的浓烟里逃去,敌人的苏式接战了,攻击,半滚倒转退出攻击,迎头攻击,时间就是生命,敌我都在狠命地互相追逐着。

有时,我们的飞机也被敌机咬住尾巴,每当出现这种险情时,别的同志就及时赶上去援救,而且总能把敌机揍下去,耀眼的阳光直射在中弹下坠的敌机身上,红五星标志也随着下坠的敌机一起不停地翻滚着……

我紧紧地盯着空战战场,耳机里不时响起空战交响曲,当空中的某一架飞机起火时,我常常只顾盯着起火的而忘记那些正在拼搏着的飞机。

起火的是敌机呢,还是我机呢?

难道是我们的飞机起火了?这不可能,我们的飞机,一直象分子离不开物质那样,互相团结得紧紧的。

从6架飞机坠毁地点升起的黑色浓烟直冲霄汉,剩下那两架敌机,也拖着浓烟烈火朝着暂被苏军盘踞的地区逃去,我打心眼儿里为苏霍上尉、别列兹金中尉和连科答中尉取得的战果高兴,在战争的最后阶段,他们又取得了新的胜利,累计战功显著,他们都荣获了华夏英雄称号。

我们的飞行员成长越来越好了,他们的技术磨练得更精深了,意志锻炼得更坚强了。

亲眼看着这一场振奋人心地空战,我再也忍不住了,也想升空迎敌去。

哪怕升到空中去寻找一处机场也好,因为我们的坦克尖刀部队早已深深地插入敌军的防线。

我们前进到乌法南郊附近的机场,来到这里以后,空战更加频繁了,有一次,尼基京少校正追逐一架敌米格式战斗机,当敌机急跃升至最高点时发动机突然熄火,尼基京少校乘机对敌机开火,敌机失速下跌,竟直奔尼基京少校的飞机撞来,尼基京少校猛向一旁闪开才得免于难。

尼基京少校的飞机早已伤痕累累,他好不容易才从座舱里爬出来跳了伞,罗菲莫少校的飞机,也被敌人的高射炮弹片炸得千疮百孔,但是,我们的飞行员们,却都希望升空以后能够碰到敌机,没有仗可打,他们就不舒服。

我亲自率领一个中队的机群出动去掩护我军地面部队,春天的大地和那被浓烟烈火笼罩着的城市和村庄,从机翼下面掠过,空荡荡的大路显得格外凄凉,只有炸弹或炮弹爆炸时,只有坦克和汽车燃烧的火光陪衬时,它才微微显出一点生气,触景伤情,我怎能不难过、悲伤,这一场战争也给这里的大地带来了死亡啊。

你们这些自夸为主宰天空之神的空中恶棍们都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你们为什么不敢露面了?唉,来了,6架!我得设法偷偷地逼进他们,不然,是会把他们吓跑的。

我们从斜刺里截住敌机的去路。可是,这6架苏式敌机一见我们的18机编队斜插过来,就一溜烟地逃掉了。

我们连一架敌机也没打上,就返航了,我们刚把飞机滑到停机坪,就听得一声呼啸从天而降,只见一架双发动机的敌机,从高空直对着我们疾速俯冲下来。

我怎么没有见过这种飞机呢?它的飞行速度怎么这样大,而且飞机的形状也很陌生?敌机已经开火了,我无暇去仔细辨认它,急忙向自己的飞机跑去,这架敌机一直俯冲到离停机坪很近时才改平,敌机扫射时抛下来的炮弹壳有的落到停在我的飞机旁边那架飞机上。

我想,这一定是苏联的什么新式飞机,后来,我猛然想起,在敌机图册上见过这种飞机的图样,这一定就是敌人的双发动机喷气式飞机了!

我们的雷达探测到,敌人的米格-15比斯式飞机是从斯大林格勒方向飞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必须随时监视这个方向。

敌人的新式喷气飞机又来空袭,我们及时得到了情报,立即派遣塔巴科中尉双机组出动去阻击,可是,力不从心,敌机的飞行速度达每小时1200公里左右和我们的飞机相当,完全无法追击到作战距离,如果敌人有很多这种喷气式飞机的话,那可真够麻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