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96章 天空战记一百七十一

第七百九十六章 天空战记一百七十一

我们的装甲部队已经进抵乌拉尔地区,雷鸣将军率领的第22装甲旅旅长打电报告诉我们说,他们刚刚占领于特博附近的一个机场。

我命令我的副官和汽车司机,叫他做好长途行车的一切准备,我们集群的机场机务大队的大队长也准备随我同去,我和他约定30分钟后出发。

我必须再向空军总司令部通一次电话,请求他们把于特博机场拔给我们飞行集群使用,这些天来,两个方面的我军的空军部队都在竭力争着占用离前线最近的机场呢。

我急忙回集群司令部去了一趟,又在机场上耽搁了一小会儿工夫,因为在临行前,我必须向各飞行大队的大队长交代一番,当我办完这些事情朝着我的汽车走去的时候,凑巧遇见刚从引导站回来的我的新副手,我向他交代了在我离开期间他应当干些什么。

“请允许我替您去吧”他突然提出要求说,“您知道,我还不很熟悉各大队的情况,最好让我去察看机场。”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他还不太了解每一个飞行员的情况,指挥5个飞行大队作战是有难办之处的,我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他的要求。

我们等了两天了,可是,于特博方面毫无动静,友邻部队都转场飞走了,而我们派出去的人却始终杳无音信。

第三天,我就同我的僚机飞行员卢别少校一起,朝着于特博机场飞去,这一大,天气晴朗,我们在进入着陆时,看见远方浓烟滚滚——乌拉尔山谷已经淹没在冲天大火之中。

于特博机场原先是苏联的防空基地,在这里,敌人丢下数十架完好无损的苏式,拉式,米格式飞机,我们的机务大队已经把飞行场地整理就绪,只待我们的飞机降落了。

在这些熟悉的苏联飞机当中,我看见几架喷气式飞机,其中就有双发动机的,说不定飞临我们公路机场去空袭我们的那一架双发动机喷气式飞机也在这里边呢。

一个士兵走过来向我指点停机坪的位置卢别少校紧跟着也落地了。

我把飞机滑行到跑道一旁,关闭了发动机,就向这个士兵问道:“你见到我们的人了没有?他是坐车来的。”

“见了,长官。”他说着,就低下了头,“他们碰响了地雷……”

“怎么撞着的?在什么地方?”我急切地问。

“就在这个机场上,他们的车子离开大路,刚接近机场就出事了,昨天我们把他们的遗体埋葬了。”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只觉得那一枚地雷的破片炸中了我自己,我又一次意外地幸免于难。不,确切地说,是我的集群副司令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敌人的地雷掩护了我,因为要不是他一再要求我早已上路了。

我脱下飞行帽,来到我跟前的卢别少校也脱下了飞行帽,我们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过。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滚滚浓烟直冲云霄,苏联这个幽灵在促使我们去战斗,我们来了,我们已经来到你这个恶魔的面前了!你听到我们的强而有力的脚步声了吧,只要我们跺一跺脚,大地就会摆动起来,那两只爪子抓着的鹰徽就会被震落而摔得粉碎。

数小时后,我们第一飞行大队的飞机降落在于特博机场上,我立即率领一个中队级机群向前线飞去,我们要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整个乌拉尔山谷上空飘着淡淡的白云,地上升起的浓烟与那淡淡的白云搅和在一起,凝聚在整个地区上空,在这半昏暗的背景上,前线的位置模糊不清了,只有当大炮轰鸣炮口喷火时,只有当炮弹落地爆炸时,我们才能知道前线在什么地方,这是一幅多么惊心动魄而又使人高兴的景象啊!

我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美,热爱人类的创造,因而我就更加渴望与敌机在空中相遇,把它打下去,把它埋葬在柏林,为了替死难的亲人报仇,为了替牺牲的战友报仇,为了替我在托克马奇卡村见到的被敌人炸死的异族儿童报仇,为了……,必须彻底消灭这一帮杂种,我何必去遮掩这种感情呢?我是人哪!

眼下还没有发现苏联飞机,但是,他们也许会来,一定会来的,我们必须爬升到高处去静候战机,在乌拉尔城西边,敌人还有一些仍在起作用的大机场呢,敌人的战斗机,都是从那些机场起飞的。

我们的轰炸机机群,正在源源不断地从我们的下方飞过,他们在目标上空盘旋着,搜寻着,随后就把炸弹倾泻下去,房屋和墙壁随着炸弹的爆炸而倒塌,变成一堆堆废砖烂瓦而被滚滚烟尘吞没。

当年,苏联该有多么嚣张,只要它一声令下,多少城市就会立即被毁灭,多少国家就会很快踩在脚下,如今,苏联正在自食恶果,正在痛苦中挣扎。

可是,制造了无穷恐怖与灾难的这些人害怕遭受惩处,故意拖延时间,至今还在顽抗,拒不投降。

现在,空中既没有敌机,也看不到我们的飞机,出现了作战间歇。

我们爬升到高处去,过几分钟又下降,只见我们的俯冲轰炸机完成任务后正在返航,现在,敌人的战斗机大概快要来了吧?每当我们的轰炸机脱离目标返航时,敌机总会跟在后边偷袭的,强盗自有强盗的战术。

我们在高空停留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动静就从高空下来,还没等到我们跟轰炸机会合在一起编好队,6架米格式敌机就从我们后上方的云中钻出来,我们又碰上了好运气!

我一边爬高,一边转弯向敌机逼进,但是,这些苏联的空中之鹰们却不敢接战,掉头逃进云中溜掉了,追之无益,随它去吧。

在返航途中,我暗自责怪自己不该过早地向我方轰炸机机群靠拢,要是我们在高空耐心地多等待一会儿,那也许能再教训教训这一帮苏联飞贼,好让他们知道,他们在战争初期用过的战术如今不灵了,没能在这些野兽揍下去,太可惜了。

不过,第二天,别列兹金上尉为他自己争了一口气,也为我们大家争了一口气,仅在一次空战中,他就击落3架苏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