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08章 部队从哪里来

第八百零八章 部队从哪里来

当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返回前线司令部后,他们的各集团军的指挥官在听到通报后都极为震惊,这是两人早就料到的。

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认为,斯大林的计划充满了天才的幻想,但除此之外,他还能说什么。

他认为,这个计划野心太大了,中华军大敌当前,阻止敌军的进攻已经力不从心了,何况再准备发起一次进攻,至于实现攻占叶尼塞河,他认为根本不可能,即使苏军运气不错,实现了这个目标,那么当部队进军奥尔斯克时,其两个侧翼会比斯大林预期的更加脆弱,最后苏军将无法承受中乌盟军的反击。

另外,鉴于中乌盟军目前的实力,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会突然陷入瘫痪,无法对苏军的进攻发起反击。

总之,他认为,进攻有可能迫使敌军防线后撤,除此之外,不会有更大的收获,更为糟糕的是,就是这个极其有限的胜利也要付出巨大的人员伤亡,这将是苏军难以承受的。

朱可夫元帅的反应与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差不多,他认为这个计划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斯大林的计划面前,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设法调整计划,使现有的资源能够满足作战需求。

此时的前线,苏军坦克乘员正在眺望一架飞机,由于中乌盟军的空中优势,迫使苏军的补给运输必须在恶劣天气、晚上或茂密的丛林中间进行,这样才能使铁路运输躲过盟军飞机的空中侦察。

11月3日,费久宁斯基大将拜访了前线司令部,在那里他遭到了所有人的质问,每人都指出了计划中存在的问题。

崔可夫元帅告诉费久宁斯基大将,虽然他相信苏军能够到叶尼塞河,但是这要取决于战争的进程,而且各个集团军的实力也需得到加强。

费久宁斯基大将虽然也有同感,但他只能告诉这些人,斯大林的计划是不可更改的。

他的看法在一个星期后得到了印证:斯大林发布了河流卫兵的正式作战命令,与他原来的计划完全一样。

斯大林否决了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提出的更改计划请求,没有将进攻时间从10月25日推迟到12月10日,要知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准备工作根本无法完成。

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了最后一次努力,11月2日,他们召集各集团军的指挥官在斯大林格勒进行了一次聚会,希望他们能够改变斯大林的观点。

遗憾的是,这一目标未能实现,崔可夫元帅没有发表意见,费佳宁大将只在战术层次提出了一些细小的改变。斯大林接受的惟一更改意见是将作战计划的名称由河流卫兵行动改为秋雾行动。

色子已经抛出,一切已成定局:反击战将按照斯大林的意志进行,而不会因为这些将军们的想法而改变。

此时的苏联斯大林格勒火车站,苏联工人正在卸下火车油罐里的油料,空袭后的残骸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到1952年,苏军的飞机和装甲车辆由于中乌盟军的不间断空袭而严重缺乏油料。

事实上,到战争结束时,许多苏军战机因为缺乏燃料被迫停飞。

这给苏军前线各部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正如前面所述,当斯大林在谋划他在欧亚结合部的巧妙进攻计划时,中乌盟军并没有坐以待毙,这就意味着,理论上参加秋雾行动的部队实力与战役打响后的实际实力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

按照希特勒的计划,将有一支规模空前的部队参加这次进攻,包括15个集团军、45个军、75个摩托化师和123个步兵师。

另外,将有9个炮兵军和17个装备火箭炮的炮兵旅提供支援。

这听起来令人备受鼓舞,但朱可夫元帅和他的下属们非常困惑,这些部队到底从哪里来?

以第15集团军为例,它在此次进攻中的任务决定了它要将两个军总计6个师变为进攻部队。因为已经参加了叶卡捷琳堡周围的战斗,从而在它所面对的中乌盟军部队对进攻做出反应并增援其他部队以前,它将不能加入到战斗中来,因此,只有中乌盟军将大量的部队转移以后,第15集团军才能派出它的各个师加入战斗。

另外,到1951年年底,有关师的组成定义也变得更加灵活,像第15集团军的2个师在合并成一个单位后才勉强达到一个师应当有的实力。

第49步兵师已经被并入第46师,其编制早已不存在,根据惯例,该部队早就应当从苏军总参谋部的编制序列中删除,但并没有被删除,因此,第15集团军在名义上就比实际多出了一个师的力量,第89步兵师仍然存在,但实际人数只能组成一个营。

早些时候前线的参谋人员和朱可夫元帅在作战方案中已经写得非常清楚:解散这支部队,将人员分散到前线其他部队,但斯大林否决了他们的建议,结果,第89步兵师是以满编师出现在作战计划中的,但只能担负较小作战编队的任务。

如果我们能够再多出3个装备精良的集团军,就有可能将中乌盟军打败在叶尼塞河,但是,至于怎样守住如此漫长的欧亚防线,我们当时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的战略形势可能会更糟糕,而不是更好。这是苏军当时的总参谋长费久宁斯基大将在1955年接受采访时所做的评论。

而此时中华军的轰炸机部队在执行轰炸机护航任务前,中华军空军F-10战斗机的飞行员正在召开战前会议,护航机编队的出现使苏联空军很难接近中华军的轰炸机编队,因而无法重创对方。

但此时的苏联装甲集团军在行政管理上也非常混乱,第11坦克集团军和近卫第13坦克集团军从6月份开始就已经投入战斗,至今仍没从前线撤退下来,他们的力量在战斗中严重受损,2个坦克集团军加起来还不足一个坦克集团军的力量,但却是以2个坦克集团军的编制出现在作战计划中的。

近卫第10坦克集团军在叶卡捷琳堡周围的战斗中遭到重创,力量也严重削弱,朱可夫元帅建议将该集团军撤下来进行休整,但接替部队已奉命参加秋雾行动,因此只好作罢。

鉴于第10近卫坦克集团军即将参加此次进攻行动,因此另一个坦克集团军也将无法按照计划实现满编作战,问题并没有到此结束:虽然前线指挥部和其他高级军官对进攻战斗序列的真实性深表怀疑,但对于这些将要转发给下级编队的作战序列,他们也无力解释清楚,这些下级部队在制定作战计划时,只能假定所给的战斗序列是准确无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