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09章 不断推迟的计划

第八百零九章 不断推迟的计划

所有这些情况已经糟糕透顶,中乌盟军的持续进攻更让苏军雪上加霜。

10月8日,在中华军雷鸣上将所部两个装甲旅发起新一轮进攻几小时后,斯大林致电朱可夫元帅,声称他不准备将这些部队派往秋雾行动,这样做固然非常明智,但朱可夫元帅痛苦地意识到,中华军的进攻将把苏联第10近卫坦克集团军和第19合成集团军分割开来,他认为惟一可行的办法是将一部分计划休整的装甲部队暂时留在前线。

到了10月21日,形势更加恶化,苏军装甲教导师奉命从集结地出发,发起反攻,但后来被切断,由于中华军的进攻,即将参加秋雾行动的两个苏军坦克集团军被死死拖住,不能离开前线。

同时,苏军近卫坦克第10集团军在返回集结地前,也遭到重击。

如果进攻因缺乏补给而被迫在部队所在地停止不前,惟一的后果将是:西伯利亚方向进攻前线上将形成一个中华军突出部,从而使消灭大量敌军的计划化为泡影。

11月6日,第三次乌法战役打响,苏军进一步陷入困境,朱可夫元帅被迫派出他的预备队第8合成集团军,但无济于事,乌法很快陷落。

朱可夫元帅继续被迫派出了更多的预备队,但在几天后将他们撤回,随着战斗的继续,为秋雾行动准备的弹药也逐渐耗光。

10月初,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更加确信,秋雾行动的目标根本无法实现,华西列夫斯基元帅一再建议斯大林缩小进攻规模,除非他能够提供更多的作战力量,但是,如何缩小进攻规模,他也无计可施。

斯大林虽然已经将首次进攻时间从11月10日推迟到11月20日,但中乌盟军的进攻使得德苏无法按原定日程将进攻部队调往前线。

到了11月17日,形势已经非常清楚:进攻仍然需要推迟数日。

贝利亚在组建新的战斗部队方面虽然取得了重大进展,但进度非常缓慢,这些新的战斗师主要由海员、转为陆军的空军人员和那些当年被淘汰出局的应征人员组成,但斯大林表示坚决不动用在东欧的部队。

当时,大量的最后准备工作还没完成,因此从表面上看,再拖延一段时间是明智之举。

另外,油料也出现了短缺,装甲和机械化部队消耗的油料比预想的要多,需要不断得到补充,这些因素迫使斯大林将进攻时间推迟到11月28日。

后来,斯大林发现,准备工作还需要更多时间,于是将日期又推迟了48小时,即11月30日,即使在最后阶段,计划仍然没有最终确定。

11月18日,希特勒突然对莫德尔的一个模糊的建议产生了兴趣:空降部队应当在奥伦堡以东50公里地区空降,占领通往法涅高地的公路,这样一来,就可以在坦克部队到达前,阻止中华军增援部队进入战区。

斯大林认为,一个2000多人的空降团足以完成该任务。

然而,该项任务并不像斯大林想像的那样容易,这一带的苏军空降部队在战斗中遭受了巨大损失,已被完全当作步兵使用了,在此情况下,许多伞兵可能还没有学会如何跳伞,担任这项任务的指挥官海德特诺夫上校指出,组建一批伞降兵将非常艰难。

于是,斯大林命令每支伞降部队必须将其中的100名最优秀的伞兵选送到新的部队中来,海德特诺夫上校至少可以依靠自己的250名旧部下为主体进行组建,这些人对他充满了崇敬,自愿继续跟随他,并要求参加此次任务。

在斯大林的允许下,海德特诺夫上校设法将250人全部保留了下来,他的理由是,这些人参战的热情非常强烈,可以在战斗中担当重任。

他的请求得到了批准,这可能是惟一让他感到高兴的事,当他向草包元帅汇报时,海德特诺夫上校发现这位第6装甲集团军群司令喝得酩酊大醉,不愿听取他的意见。

当醒来以后,司令认为伞兵能够对敌人发起奇袭,因此下令海德特诺夫上校必须在地面进攻开始前进行伞降作战,这道命令让海德特诺夫上校感到不寒而栗,这将意味着他的部队要在夜间空降在一片沼泽地上。

他指出,即使对于训练有素的部队,这都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对于他的部队几乎就是天方夜谭,因为在此次进攻中,许多人也许只进行过一次跳伞训练。

草包司令拒绝重新考虑,做出新的决定,海德特诺夫上校被迫将目光转向他的部队,设法在最短时间内,让他们掌握最起码的必备技能。

此时,一个中华军标准步兵班经过一辆被丢弃的T-34-85坦克再向前推进,他们身上背的武器从后往前依次是:反坦克火箭筒,班用机枪,突击步枪和可以摧毁任何苏军坦克的号称坦克杀手的40mm反坦克火箭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