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20章 英勇情报侦察排

第八百二十章 英勇情报侦察排

鲍克中尉及时赶回了情报侦察排,此时,苏军正在向守军阵地靠拢,他们似乎对进攻的方向并不是很清楚,整个部队给人的感觉有点不知所措,经过仔细观察,鲍克中尉判断情报侦察排阵地的对面是一群正在讨论作战方案的苏军军官。

当情报侦察排正准备开火时,一个小女孩突然冲到了公路上,守军士兵屏住呼吸,停止了开火的命令,就在小女孩将手指向鲍克中尉隐蔽的位置时,这群苏军立刻散开,四处寻找隐蔽位置,同时其他苏军开始向情侦排开火,但整个火力射击显得比较盲目。

鲍克中尉大声喊叫斯普林格中尉,让他呼叫炮兵火力支援,随后马上加入到反击苏军的战斗中,苏军士兵处在明处,很难隐蔽,因此伤亡很大。

但使鲍克中尉感到吃惊的是,苏军竟然没有想到从侧翼向情报侦察排发起攻击,而是继续从正面向山上进攻。

几次联系失败后,斯普林格中尉继续向炮兵部队呼叫火力支援,随后,几发炮弹落入了苏军进攻部队的人群中,给苏军造成了更大伤亡,让斯普林格中尉感到愤怒的是,仅仅几发炮弹之后,炮兵部队就停止了射击。

当时,第108师野战炮兵团的任务非常繁重,在对情报侦察排进行短暂的火力支援后,还要迅速调整射角对其他部队进行支援,但是,如果他们能够了解情侦排当时面临的险恶处境,就不会对斯普林格中尉的愤怒感到不解了。

苏军继续进攻,在被击退以前,他们距离情报侦察排阵地只有大约150米了。

战斗仍在进行,麦吉上士、西尔沃拉一等兵和鲁宾逊一等兵三人组成的小分队发现,堵住他们返回道路的苏军机枪手已经转移了射击位置,于是开始迅速转移,他们打算沿着通往布赫霍尔茨车站的铁路前进,他们认为现在已经不可能重返情报侦察排的阵地,与那里的部队会合。

就在他们穿越丛林的时候,被苏军第627团的士兵发现,麦吉上士三人知道,虽然自己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还击,几名苏军在他们的射击之下应声倒地,但是其他苏军立即向他们还击。

西尔沃拉一等兵的肩部中弹,鲁宾逊一等兵的腿部负伤,虽然麦吉上士很幸运,没有受伤,但弹药已经用尽,只能被迫举手投降,苏军把麦吉上士带走,将西尔沃拉一等兵、鲁宾逊一等兵与苏军伤兵一起留下,由医护兵对他们进行治疗。

在情报侦察排打退了苏军的进攻之后,鲍克中尉迅速清点伤亡人数,同时重新分配弹药,做好击退苏军再次进攻的准备。

然后,他再次向团部汇报了情况,除了鼓励鲍克中尉守住阵地之外,团部没有做出其他的指示,这使得鲍克中尉确信,团部根本就没有掌握苏军对布赫霍尔茨进攻的规模。

在这种情况下,鲍克中尉只能鼓励他的部下做好击退苏军下一次进攻的准备。

11时,苏军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鲍克中尉始终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苏军的进攻始终如出一辙,使用的进攻战术与第一次完全一样,从正而发起进攻。

就在苏军接近阵地的时候,情报侦察排的火力横扫过去,成片的苏军再次倒下,如同前几次一样,在情报侦察排顽强火力的还击下,苏军再次被击退,阵地前面布满了苏军尸体和伤员。

11时45分,苏军请求守军允许其卫生兵到前沿阵地抬下伤员,鲍克中尉答应了苏军的请求,在此后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苏军卫生兵在守军的眼皮底下,在阵地前沿来回穿梭,他们先将伤员进行临时处理,然后再运送下去。

在此期间,鲍克中尉一刻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寻求团部的增援和炮兵部队的火力支援,始终没有获得成功,斯普林格上尉也极力向炮兵部队说明,自己正面临着强大的苏军的进攻,但他们的努力同样无果而终,惟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远处,一队中华军和乌拉尔联邦军队的战俘正迈着沉重的步伐经过一辆苏军坦克,苏联当局对拍摄敌军战俘的照片非常感兴趣,希望籍此来鼓动国内士气,但是很难说明这种作法能在战争中产生多大效果。

下午2时,苏军伞兵部队发起了第三次进攻,这又是一次正面进攻,此时的鲍克中尉开始对苏军指挥官的意图深感怀疑。

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情报侦察排再一次重创苏军,但苏军的强劲攻势开始产生效果,情报侦察排出现了伤亡,鲍克中尉的步话机听筒被子弹击穿,失去了与外界的通信联系。

两名士兵奉命前往第394团3营或者团部,但他们根本无法突破苏军的进攻,在一个谷仓中隐蔽了3天之后,最后被苏军发现并俘虏。

在苏军的第三次进攻被击退后,鲍克中尉再次对战场情况进行评估,情报侦察排目前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包括鲍克自己在内仅存12人,四挺机枪之中的两挺因为枪管温度过高无法继续射击,安装在吉普车上的那挺机枪因为被子弹击中而出现故障,此外,弹药也已经所剩无几。

鲍克中尉在冷静考虑了目前的形势后认为,除了撤退之外,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于是,他下令部队准备撤退,并将撤退的信号定为一声口哨加三声枪响,就在情报侦察排的勇士们进行撤退准备的时候,鲍克中尉决定留下来继续坚守阵地。

庆幸的是,坎尼卡斯中士这时从被击毁的吉普车方向走过来,他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急忙向鲍克中尉询问,当鲍克中尉说出自己准备留下时,遭到了他的强烈反对。

坎尼卡斯中士说,如果鲍克中尉独自留下来坚守阵地,情报侦察排全体人员都不会撤退,将和他一起战斗到底。

在此情况下,鲍克中尉只好同意一起撤退,当他准备发出撤退信号的时候,苏军从左翼发起了进攻,紧接着,他们又在右翼发现了苏军的进攻。

苏军进攻战术的变化也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在苏军指挥官讨论下一次作战方案时,伞兵部队中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再也沉不住气了,他站了出来,直接指出指挥官们的战术失误,要求立即停止目前这种自杀式的进攻模式,同时阐述了自己的战斗主张——从侧翼对守军发动进攻。

苏军指挥官对这位老兵的建议颇为欣赏,虽然还没有对这种方案进行讨论,他们在内心深处已经接受了老兵的提议,随后,这位老兵在指挥官们的默许下,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指挥所,挑选了几名士兵,开始从侧翼发起进攻。

这一战术果然奏效,情报侦察排现在已经完全陷入坐以待毙的境地,苏军很快就从侧翼迂回到了守军的后部,就在鲍克中尉连续击毙两名苏军后,他与坎尼卡斯中士隐蔽的掩体被苏军攻破。

坎尼卡斯中士本能地将突击步枪瞄准了苏军士兵,但其中一名苏军的波波沙冲锋枪率先开火,一梭子弹朝着鲍克中尉和坎尼卡斯中士横扫而来,鲍克中尉腿部中弹,坎尼卡斯中士身负重伤。

当苏军将他们两人从掩体内向外拖的时候,一名苏军士兵竟然被坎尼卡斯中士的惨状吓跑了:他的右脸几乎被打穿,眼球淌到了上衣口袋处。

令人吃惊的是,坎尼卡斯中士居然还活着,苏军卫生兵很快对他进行了包扎,并且尽力抢救他的生命,通过鲍克中尉胸前的徽章,一名苏军指挥官认出他是守军的指挥官,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此时,阵地已经完全陷落,鲍克中尉也无须继续进行抵抗,紧接着,苏军开始展开搜索,抓捕情报侦察排剩余人员,鲍克中尉和坎尼卡斯中士随后被带到当地的一个小餐馆,此处被苏军指挥官霍夫曼塔斯塔斯中校设为临时司令部。

到此为止,情报侦察排参加的兰泽拉斯镇保卫战完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