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21章 对战的南路

第八百二十一章 对战的南路

就在鲍克中尉领导的情报侦察排与苏军做最后抗争的时候,第394团的其他部队也在坚守各自的阵地。

在布赫霍尔茨车站,穆尔少校没有遭到苏军的再次进攻,他利用这段时间评估了当前面临的形势。

下午2时30分,他已经同营部作战参谋就当前战局进行了充分讨论,一致认为自己将无法抵御苏军的进攻,因此决定撤退,将部队转移到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他们计划向北撤退,穿过连接的公路,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驻扎。

同时,1连将先行出发,留下3连坚守布赫霍尔茨车站,两个小时以后开始撤退。

3连长西蒙斯上尉决定派出一支巡逻队,在黄昏之前摸清该连面临的情况,巡逻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目标,只是在远处的公路上听到大量坦克和运输车辆的声音,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西蒙斯上尉迅速向穆尔少校报告,穆尔少校又将该情况报告给了团部。

就在穆尔少校向1连下达撤退命令之前,第394步兵团团长赖利上校却向1连下达了新的命令,要求他们留下两个排驻守布赫霍尔茨车站,作为警戒部队使用。

穆尔少校对这一决定并不满意,他试图劝说赖利上校改变这一决定,没有得到同意,最后只得向西蒙斯上尉传达了这一命令。

西蒙斯上尉在执行命令时也极不情愿,在安排好约瑟夫-罗斯中尉指挥两个排在布赫霍尔茨车站担任警戒任务后,他率领3连其他人员转移,由于苏军还没有发起新的攻击,四周非常安静,但这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早在1952年12月初,中乌盟军就已经封锁了乌拉尔山脉的所有隘口,虽然中乌盟军高层内部在下一步战役的实施问题上存在着一定分歧,但整个中乌盟军都处在一种厉兵秣马,时刻准备结束对苏战争的状态。

中乌盟军战线拉得很长,从北乌拉尔斯克一直延伸到中亚的阿什哈巴德,就整条战线而言,中乌盟军兵力显得捉襟见肘,因为这么长的战线,再多的兵力也难以坚守每一个阵地。

正是以上原因,才促使南路军考虑自己的防线问题:很显然,按照目前的防线,兵力非常紧张,令人更为头痛的是,盛建文将军此时决定抽调防守南部的部队以配合北路军加强进攻乌法为中心的工业区的兵力。

中乌盟军进攻这里是为了阻止苏军进入这一地区,因为如果苏军继续占领了该地区,北路军的张救国上将统领的部队将失去进军展开部队的入口。

在南部战线北部驻有伦纳德-杰罗将军指挥的乌拉尔联邦第107步兵师,下辖3个步兵团、1个装甲团及其配属部队,另外,还有乌拉尔联邦第1独立旅的1个团,这个独立旅负责防守中华军第22装甲旅和第107步兵师之间的结合部,在第107步兵师和中华军第22装甲旅之间16公里的洛斯海姆缺口上,这是惟一的一支守备部队。

第106步兵师师长艾伦-琼斯少将对自己的部队守卫33公里的战线显然不太高兴,在第106步兵师南侧,第22装甲旅沿着乌尔河一线部署,第107步兵师部署在第22装甲旅右侧。

当时,由于这两个师在以往的战斗中损失惨重,被调往这一地区进行休整,从而能够对9000名补充兵员进行训练,恢复战斗力。

与艾伦-琼斯少将一样,第22装甲旅梁建兴少将也对自己防线的长度感到有些惶恐,第22装甲旅的防线长38公里,从北部的卢茨卡门一直延续到南部的沃登道,在梁建兴少将手中,仅有第210坦克营在此守卫着第22装甲旅防线的中心地段。

梁建兴少将是一位非常沉稳、谦和的将军,在士兵中享有非常高的威望,但他从不张扬,因此知名度并不是很高。

这样一来,2个乌拉尔联邦的步兵师、第14骑兵营以及第22装甲旅将要面对不少于20个苏军师的进攻。

从12月份第二周开始,这20个师的苏军兵力将隐蔽在对面的丛林中,随时准备发起攻击。

关于中乌盟军对苏军进攻这一地区的情报判断失误在上文已经介绍过,但需要指出的是,就在苏军发起攻击的前几天,仍有证据显示这一地区出现了异常情况。

第106步兵师和第22装甲旅将前沿哨所听到坦克和汽车噪音的情况做了报告,但都被判定为部队的正常运动。

12月14日,一位伪装成当地妇女的乌拉尔联邦情报局特工设法穿越苏军防线到达第106步兵师司令部,报告在比特堡附近的丛林中隐蔽着大批苏军。

随后,这位伪装特工被送到了前线司令部,后来又准备被送到南路军司令部,就在12月16日这位伪装特工到达南路军司令部的时候,战役已经打响。

同样巧合的是,就在第107步兵师也接到这位特工报告的第二天,4名苏军战俘也透露,苏军很快就要发起一场大规模进攻,但对于他们提供的情况,中乌盟军认为缺乏可信度,因为苏军战俘在过去一个月中已经多次提到过此类情况,有的甚至说苏军将在未来48小时内发起攻击。

中乌盟军认为,没有充分证据显示这次苏军战俘提供的情况与以往有何不同,如果中乌盟军情报参谋们能够发现苏军正企图对这一地区有所行动,这些战俘的供词就有可能受到重视。

但是,情报参谋们并没有对这一地区将会出现的战况做出正确判断,认为这些战俘所提供的只是一些虚假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