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36章 必然引发血战

第八百三十六章 必然引发血战

在第109机步营的防区,鲁德中校试图救援被包围在富伦村的4连,但没有成功,在一个坦克排的支援下,1个连被派去救援E连,但无法突破苏军阵地,最终被击退了。

随后,鲁德中校又命令一支巡逻队尝试着在夜晚进入村庄,但也失败了,最后,在18日早上,第109机步营独立侦察排的一辆轻型侦察坦克和一支巡逻队抵达了村庄附近的一处阵地,他们发现4连的指挥所已经被摧毁,村里到处是全副武装的苏军。

中午时分,苏军的前进已经势不可挡,他们实际上正在守军阵地之间的缝隙中穿行,第二天,鲁德中校申请撤往一道新的防线,这个要求得到了科塔将军的批准。

在第106坦克营的防区内,苏军正沿着可以通往阵地后方的道路前进,鉴于此种情况,第19装甲旅的装甲作战群指挥官马罗德上校决定派出一个坦克连保护北部侧翼,负责在努瓦尔河和博福尔之间的道路上巡逻,而另外2个连的部队和1个坦克连将封锁另外两条从河谷延伸出来的通道。

虽然这些措施非常明智,仍然未能阻止苏军继续向守军阵地渗透,苏军首先占领了马勒特尔村庄,控制了从河谷中间穿过的一条公路并对守军牵引炮兵阵地造成了巨大威胁。

下午早些时候,中华军一辆先头坦克被苏军击毁,横在马路中央,标志着这次反击再次失败。

夜幕降临前,苏军已经进入博福尔镇,指挥官被迫下达了撤退命令。

与其他部队相比,第102坦克营面临的形势较为乐观,因为随着预备营的加入,他们的兵力已与苏军大致相当,并且拥有更多的火炮和装甲车。

苏军第274师只有14辆突击炮,而且还在河对面,为了在叙尔河上架起一座桥梁,苏军工兵部队已经做了2次尝试,最终都未能如愿:第一座桥梁刚刚架好就被炮火炸毁。

12月16日,苏军工兵企图趁着天黑架设另一座桥梁,结果也因为守军猛烈的炮火轰炸而被迫放弃,对于苏军而言,要想获得一座可以通行的大桥,他们还需要等上24小时。

当苏军攻陷马勒特尔村并在此等待装甲部队的到来时,雷鸣将军决定组建一支特殊部队向努瓦尔河附近的高地提供增援,这支特殊的部队就是由勒基特上校指挥的勒基特特遣队,大约两个营的步兵兵力。

在第20装甲旅旅部参谋机构任职之前,勒基特上校一直担任第28装甲旅的第102坦克营营长,他的这支特遣队将得到18辆T-10主战坦克和一个自行火炮连的支援,此外,他们还可以调用附近第208机步营的预备队--1个机步连。

当特遣部队到达时,他们发现苏军并没有进攻第102坦克营,感到非常困惑,他们之所以困惑,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苏军并非来自第212师,而是来自第276师,他们正从另外一个不同的方向进攻守军阵地。

随后,在这天剩余的时间里,第102坦克营一直忙于救援防线上需要帮助的部队,同时向处于明显劣势的守军防线增援力量。

在一个坦克排的协同下,2连被派往别尔多夫村增援那里的4连,他们从村庄中的房屋间穿过,在一个旅店附近找到了在此抵御苏军的4连,虽然苏军已被击退,但在天黑后双方停止交战以前,他们并没有被赶出村庄。

当驻守别尔多夫村的守军部队得到增援的时候,坚守埃希特纳赫村的中华军仍然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前来增援的1连和一个坦克排无法在天黑前赶到。

在第一天的战斗结束前,守军被迫调整了自己的防线,但仍在顽强地坚守阵地,守军在奥斯韦勒村和迪克韦勒村的抵抗非常顽强,迫使苏军最终决定放弃进攻。

与此同时,勒基特特遣队也成功地沿着努瓦尔河前线站稳阵脚,守军防线最脆弱的地方就在他们阵地的中心,因为从奥伦堡城通往奥尔斯克的公路上有着一个明显的缺口。

但是,增援部队正在前进的路上,阵地还没有被完全攻陷,如果说守军已经完全阻止住了苏军的进攻,这有点言过其实,因为第18集团军仍然保持着进攻势头,守军在苏军的强劲攻势之下并没有被击垮,这使得双方对当时的形势都产生了怀疑。

苏军并没有像斯大林而不是他的将军们预想的那样实现了快速突进,当时,与第5和第6坦克集团军一样,第18集团军也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苏军统帅部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斯大林制定的战役作战计划过于乐观,这是他的高级指挥官们的一个共识,他们很清楚中华军和乌拉尔联邦的盟军不可能像斯大林想象的那样被轻易地彻底击垮,并且意识到希特勒的孤注一掷将会带来一系列的严重问题。

苏联以朱可夫元帅为首的将军们认为,虽然苏军能够在乌拉尔山脉地区集结起一支人数超过中乌盟军守备部队的进攻力量,但占领乌拉尔山脉的山口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苏军的行动会使中乌盟军感到不安,他们有可能到达欧亚分界线。

苏军可以通过一次大规模的进攻,阻止中乌盟军从东部进攻伏尔加河流域,因此,即便这次进攻未能占领乌拉尔山脉以东一线,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进攻的头24个小时显示,苏军将很快实现进攻目标,但最终的结果表明,他们遇到的困难比斯大林当初预想的要多得多。

1953年12月16日和17日,苏军向防御力量薄弱的守军阵地发起了大规模的猛烈进攻。第6装甲集团军所遭遇的交通阻塞,使得行动在刚刚开始实施时便遭到搁浅,同时也给佩派战斗群造成了负面影响。

一些进攻的失败是因为德军部队缺乏高昂的斗志,另外一些进攻的失败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例如缺少装甲力量、运气太差等等。

但是,众所周知,人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苏军未能在第一天取得快速突破的最大障碍就是守军士兵,尽管对方力量非常薄弱,但还是进行了顽强抵抗。

人们习惯认为,乌拉尔联邦的军队是一支缺乏凝聚力、遇到顽强的敌人撒腿就跑的部队,实际上,这种看法完全缺乏根据。

在当天的战斗中,一些守军的确出现了临阵脱逃的现象,也有一些守军在撤退中慌乱不堪,但绝大多数守军还是表现出了异常顽强的战斗精神,在他们的抵抗下,苏联7个集团军在第一天的许多进攻目标未能实现,推进步伐被严重迟滞。

这种迟滞对于中乌盟军非常重要:一方面,它使得中乌盟军有时间重新组织力量发起反攻,另一方面,还使得中乌盟军能够寻找更为有利的阵地对付苏军的威胁。

我们不能简单地对双方第一天的成败妄加评论。对于一场战役来说,头24小时并不能决定它的最终胜负,如果我们认为仅仅从12月16-17日的战事就能够预测出战争最终结局的话,就将给历史事实带来难以承载的重负。

我们只能这样说:这一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表明,苏联将军们对于进攻难度的预测是正确的,斯大林野心勃勃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但是,就苏军能否抵达乌拉尔山脉以东山口的预测而言,只有从历史中才能找到答案,战役第一天的激烈战况,预示着这场战役将旷日持久、充满血腥。